地方爸爸的生活週記

從小就在北投長大,一個因緣際會的不小心"嫁入"基隆,好像也就順理成章的變成了基隆人,平日在某某媒體當個漂泊的廣告AE,講白的就是一個每天追著廣告客戶,死命必達的要拿下預算,不然會被老闆追著跑的小小業務,假日的時候就是個家事繁忙脾氣不太好又沒耐心的地方長工爸爸,育有一男一女,擅長什麼都寫一點,但什麼都寫不好的偽部落客。

關於氣味,我想說的事

(edited)
曾經聽過別人這麼說道:氣味呢….是一種可以勾出人內心裡某些回憶或是畫面的引子。


 如果說;

要在我腦中存放氣味的記憶庫裡,

要找出那麼一種氣味,是一個能牽動並喚起許多片刻畫面的氣味的話,

那麼也許台鐵便當的氣味,會在我腦海中的某個區塊裡,佔有那麼一些份量吧。


一個鐵路便當,

單單靠著一個滷鍋;和那陳年不變的味道,

把滷蛋、豆皮跟排骨,恰如其份的融合在一起;

而三樣食材這所堆砌出的味道;搭配上帶酸微辣的雪裡紅,

所成就出的就是我腦中熟悉與味蕾所接受的記憶與味道。


便當裡鹹甜氣味,

總讓我想起幼年童時,那時台北車站尚未改建的年代裡,

曾有那麼唯一一次全家到台中出遊的和樂畫面。

那時的便當滋味是帶著一抺既單純又快樂的甜。

同一時刻,另一個隨之而來的畫面;

是我還是中二少年時,隻身離家遠赴南部求學的青澀時期,

除了青澀,更沾染了初次離家的濃烈離愁。

而那時的便當,是鹹的,那是帶著淚水的鹹。

而另一個讓我也難以忘懷的,是在那暫別了佳人之後,

搭上那輛開往成功嶺的莒光號上;

打開那盒初入軍旅的第一個便當,

只記得第一口吃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且微酸帶辣的茫然滋味。

就在這一刻。

所有有關鐵路便當回憶就這麼被勾了出來,

其實那便當滋味從未改變過,

但卻因為人生際遇和景況而讓我吃出了不同的滋味。

而這些滋味與記憶都是我的過去

在未來裡,

台鐵仍會在我的生活裡持續扮演著載運和累積著我的人生哩程的角色之一;

同樣的;

鐵路便當的氣味也會在我記憶中不斷加入新的記號與不同的回憶畫面。

也繼續豐富了我的風景和我的人生滋味。

本文同步刊載於:一張通往改變的車票中http://trainforchange.gvm.com.tw/index.php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