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特白
傲特白

一個精神病患的自言自語

精神寒冬的第一

瘋子自言自語

我是不是沒資格憂鬱?

我不缺錢,父母都健在,家庭也很和睦

我沒有值得憂鬱的點,我只是個玻璃心的賤人

我身邊其他的人都有他們的難處才憂鬱的,而且也沒有像我搞得這麼嚴重,相比起來我根本就是個裝憂鬱的婊子

我之前說我不會割腕,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很怕,我很怕痛,但我想如果我把自己搞得可憐一點,慘一點,是不是就沒有人會覺得我在演戲,是不是就沒有人會覺得我只是抗壓性太低的草莓,每天睡覺前我都在想,可不可以不要醒來就好了,可不可以永遠不要面對明天,我好累了,真的好累了

我真的很不擅長說話,我沒辦法好好的說出我的感受,我的想法,我也漸漸喪失我的語言能力了,現在不只不會表達,甚至連講出簡單的幾個字我都覺得困難,我快要變成啞巴了,是不是?

別人對我越好,把我照顧得越周全,我的罪惡感越深,這場病就像流沙,越努力掙扎我陷得越深。

我真賤。

關心我的人被我趕走了,在意我的人被我罵跑了,沒有人懂得了我的委屈,我也不會講,最後只得兩敗俱傷。

我哭的時候幾乎都是沒有聲音的,因為我最怕聽到我媽的嘆氣,讓我覺得我就是個麻煩,是個累贅,就算心臟痛得有多難受,呼吸有多麼困難,我還是不敢出聲。

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太小題大作了?我也知道可能根本沒有人懷疑我的病,只是那個想法一直在我腦中徘徊不去,我只能把自己關起來,不要接觸別人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