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林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 定風波

生命中的輕與重

早前看了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想起了日本電影《禮儀師的奏鳴曲》/《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是電影觀後感的下篇。

我們都希望在一生人中能成就一番大事,成就不到也希望幹一些有意義的事,意義不大不要緊,也希望是家人為榮的事,跟家人願境不同也不打緊,至少做一些自己認為喜歡的事。

但是,年復一年,成就不到大事,幹不到有意義的事,也没有家人引以為榮的事,更不用說自己喜歡的事了。

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承擔重任,可以成就大事,卻不是苦無機會,就是無人賞識,空有一身本領,但天地之大,竟無一展才能之地。

是誰開的玩笑?一番努力是白費了?還是要等待一個機會?到生命終結前,機會可會到臨?到那時,自己還是有能力承擔重任嗎?

《禮儀師的奏鳴曲》的主角雖不是想幹什麼偉大事業的人,但剛加入了樂團,正可以一展抱負時,卻遇上樂團解散,為了生活,没有堅持什麼自己的理想,或者決心等待機會,反而是很"理性"的向現實低頭,不單賣了剛借錢買來的大提琴,還與妻子離開生活費用昂貴的城巿、一個接近自己理想的地方,返回家鄉,過花費較少的簡單生活,回到一個可能不會再有機會的地方。

雖然主角很幸運地很快找到了新的工作,但這份工作不單是自己不太情願,太太不能透露,就連朋友也會出言責備的工作 - 入殮師。

人人都說放棄,自己也不會驕傲的工作,卻在主角每次的工作,每次的經歷中發現到自己會堅持的一面,因此,就算太太離家,朋友厭棄,主角仍然堅持工作,並無為自己的工作辯駁,也不曾說自己的工作有多意義。

直至太太與朋友看到主角的實際工作,看到他的專業,已經無需再作什麼解釋,他也無需要什麼支持不支持,因為他已經找到了自己可以投入工作的一顆熱情。

有時,就好像主角重拾一個為小童而設的小型大提琴一樣,或許自己有能力使用真正的大提琴,但使用一個小型的大提琴卻反而更覺輕鬆,更能投入。

人的生命總是不自覺地為幹大事而鍛鍊,只是我們都無法預知生命中重要的時刻何時來到,或者是否曾錯過了不少時機。如果我們早些知道,其實無論工作是輕是重,都可以為生命譜出美妙的音韻,我們就不用介意自己手執的是否真正的大提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生命的奏鳴曲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