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林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 定風波

生命的奏鳴曲

發布於
早前看了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想起了日本電影《禮儀師的奏鳴曲》/《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是電影觀後感的上篇。

電影《禮儀師的奏鳴曲》/《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藉著一幕又一幕的入殮儀式,重覆又重覆的指定動作,細說著一段又一段生者與死者之間的動人故事。

每一幕入殮,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觀眾漸進地從初次看到時感到好奇,慢慢地開始感到傷感,當看到有角色突然去世,投入了感情,也跟主角一同流出了眼淚,直至主角親自為父親入殮,已經感受到主角一樣的哀傷,但又感到主角對舊恨釋懷,再次看清楚父親面貎,並嘗試瞭解父親的心意。

就像人生一樣,小時候對死亡是一無所知,也感覺遙遠,當人逐漸長大,對死亡雖然有所感受,但都只是替別人傷感,死亡對自己仍然是瞭解不多,直至有親人去世,或者自己行將就木時,就在不得不面對死亡的情況下,才真正接觸死亡。

人未必因為接觸多而對事情瞭解更多,有時反而更加迷茫。

於是有人看透生死,亦有人害怕死亡。

不知生,焉知死,對生者不知,亦不會對死者明瞭。

看著冰冷不動的軀體,生者是懷恨,是哀傷,是高興,是遺憾,還是冷漠?

或者,逝者已矣,生前的許多愛恨恩怨都變得不再重要,但有人就是生者死者都不放過,最終不放過的卻是自己。

重覆又重覆的入殮,到故事結束後仍然是入殮的畫面,但觀眾感受到的不是對死亡的無奈,也不是對逝者的傷感懷緬,更不是對入殮工作已經麻目,相反,是因為對死亡有了新的體會,原先奏放著的一首哀慟絻歌,竟成了一首動人的生命奏鳴曲。

電影音樂:送行者 - 久石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