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艷秋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高齡92歲的阿嬤,認命地過活著

天黑壓壓的,感覺疊了好幾層雲朵,怎麼撥都撥不開,手錶上的時間指著下午三點多,秒針停不了,一直往前流逝,我的身邊多了一個高齡92歲的阿嬤,你會發現她臉頰垂老,心境卻依然年輕,眼睛雖一直線,只能微微張開,說起話卻很有朝氣,你的笑話笑點不高,但都可以逗她發出琅琅的笑聲,迴盪在整個屋子裡。

她嘆氣的說,老了什麼都不行了,什麼粗活的事都沒法子做,自從大腿疼痛後,本來可以走路去巷口的卡拉ok,聽人唱歌,感受一下氣氛,現在顧那條腿後,飯吃的不是滋味,胃口變差了,我輕聲地說以前年輕時,你太勞累,現在就當少奶奶,換人伺候你了,你就好好的休息讓別人服務您,生病了,也就只能依靠別人來照顧,好好休養。

她訴說以前總總,好像只是昨天的事,一轉眼就過了如此多年,歲月不繞人,年輕時,她說胃口極好,一碗兩碗都吃得下,好似裝不滿,一下就餓了,現在老了吃藥當飯吃,配水都灌飽了,我一時無語,也只能安慰她,吃了藥腿才不會痛,而且腿才會乖乖聽話,她望著自己的腿說像白鷺鷥,越來越瘦,我笑著回她,很多人都想瘦,也瘦不下來,您都不用瘦就瘦了,看著她笑的好開懷。一回又說她的手日積月累就變黑了,我說非洲黑人都比您黑,您的手就像龍葵果實一樣,是辛苦過後的甜蜜滋味,摸著她的手,光溜溜的,唯獨手掌粗糙,是苦過的痕跡,我笑著對她說,如果我有您這麼努力的媳婦,我很開心,都不用做,她又笑了。

我知道她是一個親力親為的古早人,連打掃都要很細心,一塵不染,所以她常常從早忙到晚,勞動筋骨,連休息都不想,活力十足,一定忙到天黑了,才肯罷休,可惜歲月早已悄悄找上她,啃蝕她的健康,她的腳有如萬隻螞蟻咬,一痛起來,看著她咬牙忍住哀號幾聲,我跟她說您就放心叫出來,我沒關係,可是她卻說,我不能給別人造成麻煩,我要忍住,看她彎了下去,手用力壓著那隻做怪的腳,我只能稍微幫她按摩,一碰更痛,汗都快要湧了出來,您什麼方法都沒用,用熱毛巾擦拭,她就稍加安定,看著她反反覆覆的過著這樣的日子,您卻看見她想活的勇氣,她吃進大口大口的食物,吞著一點一滴自己的淚水,認命的過活著,這樣的吃苦耐勞,只有在她身上親眼看到,才能體會。

一轉眼晃過,她已不能動了,無力的身軀,只能躺在床上餵食,腳也退化了,腳趾頭黏縮在一起,萎縮令她疼痛難捱,我一來她忍著痛,問我吃飽了嗎?

想起以前,我只是孫媳婦,她把我當作自己的親孫子對待,給我款待,待我如親人,每次我來,水果、飲料、餅乾,就怕我們挨餓,如今她躺著,還是關心我是否吃了,這樣的心有多慈悲,自己都在過苦難,還有心思想別人,這樣的心腸誰能擁有,我眼淚不知不覺都滑落了下來,不敢哭出聲,就怕她聽到,她的眼睛只剩一絲光,耳朵也聽不清了,但對我的關懷依然不減,我跟她說,謝謝您,您就像菩薩一樣,對我好,感恩有您的疼愛。

在我內心裡,您早已像我親生阿嬤一樣,呵護我,我只能心疼您,什麼卻做不到,我摘下我的護身符送她,她卻使盡力氣,把它拿下來,她說她已經用不到了,這個讓您保平安,這個舉動讓我格外傷感,又哭了淚眼汪汪,孩子見狀一把抓我離開,才拭去我的淚水。

外頭的天空依舊如此燦爛,可人卻無常,一夕之間您不能把握,取決您的心怎麼造,阿嬤的心,真誠的待我,時時刻刻想著別人,這樣的人難得可貴,她雖被折磨,心境不屈不撓,一點一滴的接受,寧願委屈自己,天下父母心,有誰能為她分擔幾分,孝順之心不要等她走後,再來哭泣,這樣的淚不值得哭,愛她就要及時,只有為人母才會記得孩子,人都有過錯,媽媽會記得您的錯嗎?只有孩子會記得,因為媽媽老了,記憶都忘了,她只記得您在她心中最美的回憶,而孩子卻記得,對與錯,就這樣錯過媽媽的養育之恩,一生不從來,把握現在,好好愛護自己的家人,善待他們,珍惜父母的愛,竭盡孝道,望子女愛惜父母。

該圖片由Free-Photos在Pixabay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