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艷秋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阿嬤的智慧

發布於

爸爸只要談起自己的媽媽,神情都夾帶著思念與悲痛,有天父親又想起從前的景象,便對我訴說著小時候的回憶。

爸爸神情透著感恩說,要不是當年媽媽救了我,就沒有現在的他,他微笑地說媽媽是他最敬重的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爸爸緩緩地說,五六歲不知為何就得了一場怪病,太陽穴莫名的一直潰爛,侵蝕得很嚴重,什麼藥草都試過了,可是情況依然沒有好轉,連醫生都搖頭束手無策,最後連我的阿公阿嬤都對媽媽說,妳就放棄他,讓他自生自滅吧!就當沒生過這個孩子。

我聽著就落下傷心的淚水,好像有人推我進深淵裡,內心都感到自己也活不過明天,就在我難過得痛哭時,我的媽媽卻沒有將我拋棄,她拉起我的雙手,說她絕對不會拋下我,你不要哭了,媽媽我都還沒放棄希望,怎你就先害怕了,接下來的幾天,她求神拜佛甚至為我吃素,更跑遍大街小巷,只為了尋找救活我的希望,肯定連上蒼都聽見了,終於皇天不負苦心,出現一道奇蹟。

有人跟她說,把土虱的尾巴,搗一搗泥漿,裹在我爛掉的皮膚上包覆著,果真不到數月就結痂康復了,媽媽不離不棄的模樣,至始至終我都記的很清晰,一刻都忘不了,若是沒有媽媽就沒有現在的我,媽媽才是我的希望來源,爸爸說完眼眶都泛出淚來,我的心也隨著他進入那個畫面感動著淚水溼潤了眼眸。

爸爸繼續說起當年情境,有次放學回家,路途遇到媽媽載著沉重的雜貨,明明背後已經有二十幾斤放在她的腳踏車後頭了,她還問我:「文仔,我來載您。」被媽媽載著,心裏很暖和,我的雙手緊緊地抱著她,就怕放手,那時可以抱著媽媽的體溫,我真的好開懷,爸爸說媽媽不怕堅辛,刻苦耐勞,而我卻是她甜蜜的負擔,她載著我一路到家,只有幸福陪伴著我們。

憶起家裡貧窮,三餐只有地瓜籤粥,父親對我讀書這件事,十分反對,因為不僅增加開銷,也讓家庭手頭很吃緊,畢竟家中還有兄弟姊妹,我實在不敢奢望父親會對我有任何經濟上的幫助,只有媽媽願意支付我學費,可我也常常擔心媽媽付不出學費,就不能去上學,明明星期一要繳,我星期五就特意提醒她,深怕她忘了,她就認真的回我:「不是告訴我了嗎!說到一定會做到。」果然星期日晚上她悄悄地來到我床邊,暗地的拿給我,這時候我才明白了一件事,多餘的操心都是多的

小學中午,媽媽都會騎著鐵馬親自送便當來給我,但她有一隻眼珠白白的,媽媽說小時候弟弟貪玩,拿針不小心搓到她的瞳孔,導致她從小眼白,所以不像其他媽媽擁有正常的眼睛,導致我常常遭到其他小朋友嘲笑與欺負,我總是氣不過他們對我母親的污辱,跟他們拉扯推擠,回到家就是跟媽媽訴苦稟告。

可當時那個年代,女生幾乎都沒有受過正統教育,但是她卻對我說,文仔,時常欺負你的人,他每天都要過的很害怕,深怕後面有人暗算他,時時過的膽戰心驚的日子,可你卻不一樣,你不欺負別人,心安理得,不需要怕這怕那,夜晚都可以好好安睡,如果你跟他一樣,用打架回敬他,你就要天天操心,過著與他同樣的命運,吃虧就是占人便宜,吃人一口就要還人一斗

父親聽到媽媽講出有理的教導,由衷釋懷,不在那麼地難過,但媽媽雖然知道同學都在嘻笑她,她還是每天準時送便當給我吃,既然媽媽被笑都不在乎,我還在乎什麼,心裡實在佩服媽媽對事情的看法。

還有一次是我的爸爸,那個時候經濟狀況差,有一餐沒一頓的,常常得跟朋友借款度日子,借了錢又生意經營不擅,都是媽媽跟他的朋友談說,錢我一定還,就算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一點錢一點錢慢慢地還,一定要還完,爸爸當時覺得很奇怪,朋友怎都不來討債,一問之下,原來媽媽早已還完了,媽媽說今天不還,在借就困難了,做人一定要信用,要不然別人怎麼信您這個人的品行。

如今媽媽不在了,道理卻依然埋藏在他的心中,遲遲未消散,久久不能忘懷。

裘德·貝克(Jude Beck)在Unsplash上攝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