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艷秋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困住的是我的身,但我的心早已脫困了

發布於
破繭而出的是您的心

兒子功課還沒複習完,就偷溜去外頭打籃球,等我發現時,心中只有無比的沉痛感,雖然我很不喜歡用太激昂的方式,但我比須承認我還是用了,我殘酷的叫他跪著,那怕他淚眼汪汪的,我就是不叫他起來。

我嚴肅的說著,「你必須習慣這樣的方式,如果你不讀書,你就得等著別人來幫助你,所以你得跪著求別人,你以為那些乞丐,隨便坐著就有錢嗎?他也必須拉下面子,不在乎別人的眼光,還要沉的住氣,才會有人同情施捨於你,你可知道他們要跪多久,那是一輩子。」我深了一口氣,緩和情緒的說,「若你不想要跪著,你就得好好『用心』站著學會幫助人,但前提是要好好讀書,我希望你去救助別人,而不是等人來施捨你。」兒子被我唸的,慚愧的低下頭,我走上前,用擔心的口語說,「未來媽媽不可能陪你走一輩子,你還是得靠自己。」隨後我叫他起來,他小聲地說,「媽我想要好好讀書。」我對他淺笑著,總算讓他肯待在書桌上認真地複習功課。

我又淡淡地對他說,「一個人想要做大事,只要有心,不管是跪著,或是站著,都可以辦到,因為心沒有框架,可以把你約束著,只有你自己會困住自己,知道嗎?」兒子低著頭,埋頭苦幹的複習功課,嘴上說,「有的人躺著也可以讀書。」我輕聲地說,「那你要躺著讀書嗎?真的有人躺在病床上讀書,沒有辦法坐起來,你要嗎?」兒子趕緊拉高音調說,「不要———」又繼續寫課業。

我站在他的旁邊,拿起一張白色,畫了一個蜘蛛網,中間畫了一個被蜘蛛困綁的昆蟲,我低頭問他,「你有什麼辦法脫困呢?」兒子頓住了,想了一會依然無解,搖頭說,「只能被吃掉。」我露出微笑地說,「你把它當繭看,幻化成蝴蝶突破難關,我想很多事都難不到你了。」兒子聽完後,眼睛亮了一下,直說「好」,又面對著功課,下苦功夫。

Photo by Boris Smokrovic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