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艷秋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一個人依然可以活得精采

發布於
或許命運很坎坷,但至少心安理得。

天氣又變的冷颼颼的,我整個狀況外,竟然只穿了件單薄的外套就出門,只好強忍住冷風的侵襲,趕緊騎到目的地。

就在快抵達時,紅綠亮起,眼睛意外地瞄到多年未見的房東,只是這一見,他卻拿起了拐杖一跛一跛的喘息著,就連大門都跨不太進去,這個情景好令人傷感,想起以前是如此風光,真的是賺了不少錢,堪稱這裡的大房東,只是聽媽媽說,錢賺再多,也不夠兒子一夕之間欠了一屁股債,逼得兩老,變賣了一大筆金錢,度兒子到大陸去跑路,只剩這一棟搖搖欲墜的房屋,跟他年邁的老婆一塊生活,晚景變的不勝唏噓。

此時綠燈亮起,催促我離去,別再想了,我只好止住自己的情感,放下這一幕,繼續航行,沒過多久,我就悄悄地走進店內一屁股就坐了下來,還在恍神的我,無所事事的,大嫂看我沒事做,就吩咐我去幫她剝蛋,我走進廚房內,一端出就看到冒白煙的蛋,趕緊把蛋沖涼水,就接著敲起蛋來,不過這個畫面,讓我回到高中時期。

有一天我帶著白色的乒乓球,在店外的紅磚地玩了起來,恰巧被一個三歲的孩子碰見,他兩眼好奇地盯著我看,突然就轉身跑進屋內,不一會又走了出來,只是他手上拿了一顆雞蛋,還學我把球丟了下去,只是這顆蛋沒有彈起來,卻破了,蛋液都流了出來,他被這顆蛋嚇得驚訝地說不出話,而我也傻了。

多年後姐姐帶頭揪弟弟一塊做壞事,我就把這故事跟姐姐說了一遍,甚至念了她一頓,我生氣地對她說,「弟弟還小,他現在有樣學樣,完全沒有判斷力,妳比他年長,更應該好好帶領他。」姐姐被我罵的頭都垂了下來,不敢吭聲。

現在想起來,其實父母真的是個關鍵的人物,不管你在如何會賺大錢,孩子沒有教育好,就是等著你去收拾。

不過也讓我想起另一個故事,一名婆婆早年跟她先生離婚,獨自養育一個女兒,可說是跟女兒相依為命,當時的她,白天辛辛苦苦的在菜市場擺攤,就為了把女兒撫養成人,如今女兒學業有成,但因為她早期工作的關係,雙腿都已退化到不行了,她跟女兒訴說自己必須到醫院做治療,可惜她女兒壓根都不想去照顧她,讓她十分痛心。

後來這位婆婆領悟到一件事,既然沒有人照顧,今世不用在欠誰了,來世也不需在還,也是功德無量,起碼自己心甘情願地付出一生,沒有對不起誰,更何況以前都一個人走來了,現在為何不行。

Photo by Chastagner Thierry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