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宾

由历史看今天、未来,由世界看个人、国家

川普通共的嫌疑

川普通共的嫌疑

——谈谈特朗普这几年对中共政权可能的贡献

撇开一些反共华人对川普的追捧不谈,他们对川普反共寄予了无限希望和梦想,我主要针对美国主流的保守主义,川普不仅不是反共,相反可能是通共,配合中共,你们可能不相信,搞不好会惊掉下巴,我略举几例,看是否属实,还原一个真实的川普,你们再决定,如何对待川普。

不仅美国,包括西方多国,对中共长期的绥靖主义和驼鸟政策是显而易见的,导致中共政权为代表的国家在世界上异军突起,让全球刮目相看。为此,遭致许多民众对美国政客和政府诸多的不满,产生一种普遍焦急求变的情绪。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以另类出现的政治素人川普横空出世,意外当选了美国的总统。人们对于川普反对中共政权、中共帝国寄予了无限期望。川普也许掌握了众人反共的心理,他表面上对中国的强硬,有时喊几嗓子反共的口号,就能博得一片喝彩,让一些人兴奋不已,几天几夜可能都睡不着觉。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川普因为自己的狂妄自大、谎话连天、反复无常、喜怒无常、胡作非为,激起众怒,所以不仅在选民票上,在选区票上都明显落后于拜登,可是他知道输掉总统连任对他意味着什么,输不起,拼命挣扎,本来是自己作弊想操纵选举,但阴谋不成,反咬一口诬陷民主党搞舞弊,要把官司打到底,哪怕法官判定败诉,也不会认输,而是法官不公。由于川普污蔑民主党是社会主义,造谣威胁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就成了中共国,激起了一些有反共意识的人与川普站在了同一条战线,结成了同一个阵营,跟着起哄构陷民主党选举作弊。这也是川普有着极大欺骗性和麻痹性的地方。可是,我要说,川普也许表面上装模作样是反共的,实质上并不反共,甚至有可能通共。

首先,川普口口声声讲与习近平建立了非凡的友谊。应川普邀请,习近平作为全球最大共产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到川普私家饭店海湖庄园做客,进行了两次会谈,还散步进行了私人谈话。而后,川普即对外宣称,“我同习近平谈得很好,建立了非凡的友谊”,两人的关系“特别好”。这我还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美国民选总统(尽管是以少数选民票当选)与共产专制帝国的君王仅仅是一面之交,就如此套近乎,一见钟情,成为了朋友,这未免让人大跌眼镜。自由民主的美国与共产专制的中国,是意识形态和制度根本对立的敌人,这是公开的秘密。美国总统与中共党首会谈,应该是直面分歧对立,表明原则立场,提出中美如何走出制度性对抗的目标、方向和措施,而非是建立什么非凡的友谊,与专制政权领袖拉近个人关系。如果这样,是不是出卖美国利益?要是得出通共叛国的结论,恐怕不是强加之罪。除非有这样一种可能,即川普与习近平会面时,习对川有什么承诺,要改变共产专制的思想制度体系,实现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大变局。否则,没办法理解川普会跟习近平产生很好的关系。还必须指出,美国与中国不同,中国是专制独裁国家,信息不透明、不公开,基本上是暗箱作业。但是美国不同,美国是民主社会,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信息就应该无保留,你川普究竟跟习近平谈了什么,习近平又跟你谈了什么,必须诉诸民众,民众有这个知情权。可惜美国民众至今被蒙在鼓里,没办法知道川普与习近平互相谈了什么,也不知道两个敌对国家的领导人仅仅一次会见就发生了很好的关系,成了朋友。联系到后来川普在多个场合,重申与习近平是朋友。肉麻地吹捧“习近平是很受人民尊敬的伟大领袖”,再联系到川普称与北朝鲜共产政权的金正恩是很好的朋友,对金正恩赞誉有加,结果朝核问题上毫无进展,一事无成。以及对与中共政权勾勾搭搭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口口声声是朋友,加上川普的白宫皇帝角色,专横跋扈,不能不让人怀疑川普对共产政权的立场,不能不怀疑他的通共嫌疑。当然,有人说与习近平称朋友是川普的策略,是为了迷惑习近平,我倒也希望这样,问题结果是怎样。就是这个川普,在香港问题上,他迟迟不在国会两院通过的香港决议上签字,却相信习近平会处理好香港问题。在中国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以后,也认为中国会很好的控制疫情,结果自己对美国的疫情却不当回事,漫不经心,不忠于职守,不认真防控,导致美国死了20多万人。这川普究竟帮了谁的忙?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民众会搜寻到一个真正的真相。

其次。最能让人感到对中共强制的,是川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认为这是川普反共的依据。而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蒙蔽性和欺骗性,甚至掩盖了川普通共、帮共的实质。在中美贸易矛盾争端中,对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大,中美贸易的巨额顺差,川普明确讲不怪中国,认为是美国的错,是他的前任总统如奥巴马、布什和克林顿的错,如何挽回错误,就是对中国向美国的商品出口加征关税。并且,在向中国加征关税的同时,对欧盟、日本、韩国等向美国进口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激发了一连串美国跟世界各国的矛盾,美国在全球树敌,处处受制,也倍受孤立。但在我看来,中美贸易的矛盾,实质反映了民主国家市场经济与专制国家政府经济之间的矛盾。中国经济延续着几千年的历史,即权力为中心,靠暴力强制生产和分配财富。过去几十年里,就是在党国体制下面,党管经济,政府充当经济主体,主导经济增长,典型的就是政府作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党政(实质是党)一把手搞经济的积极性比谁都高,比企业家高,比老百姓高,中国经济本质上就是“一把手经济”。尤其是在朱镕基搞分税制、财政包干、分灶吃饭以后,中国从上到下以经济增长为中心,在资本积累严重不足的条件下,主要是大规模利用外资,吸引外国资本主要是欧美资本到中国投资办厂,全国到处大拆大建,建设开发区即工业园区。所以这20多年来,全球资本蜂拥而至来到中国,尤其是制造业投资,导致中国成了世界加工厂(许多人自命不凡、洋洋得意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就是依托外国资本、外国技术、外国市场扩大中国的GDP,同时出口创汇,导致中国产生了大量的贸易顺差。在这中间,中国充其量扮演了打工者的角色,也有地主的身份,而生产主体是外资企业,出口主体也是外资企业。这就是这20年来中国经济的基本特征。川普可能不知道,许多人也未必知道。理解中美贸易矛盾争端必须搞清楚这个历史背景。离开这个历史背景,不可能深刻认识中美之间的贸易矛盾争端。中国为什么可以大规模利用外资,并且利用各国资本之间的过度竞争、恶性竞争,诱使甚至强制转让技术,就是外国资本到了中国,与中共政权经济相勾结,最终为中共政权所利用。川普真正需要做的,不是简单加重中国对美进口商品的关税,第一,明确指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是集权专制经济国家,中美经济属于完全不同的性质,中美贸易之间没有对等的制度接口,不在同一个轨道上行驶。第二,与欧盟、日本、韩国等同盟国形成统一的针对中国经济的贸易政策,有协商一致的行动。第三,解决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需要找准原因,对症下药,也不是简单加征贸易关税。比如,可以对中国内资企业的出口实行配额制,或出口许可证制度,如果是为了倒逼美国资本回流,可以对美国在中国投资的企业的出口实行配额制和许可证,减少出口。可惜,川普没有这样做,他盲人瞎马,乱枪打鸟,单打独斗,不仅不与同盟国协商,而且同样跟同盟国打贸易战,跟中国一样加征关税,看重的是蝇头小利,结果促使同盟国“去美国化”,加强了与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中国经济没有伤筋动骨,反而得到了发展,增长速度比川普自吹的美国经济快许多。就是与美国的贸易,在数量上并无太大的变化,逆差没有显著改观,而且加重了美国消费者的负担,川普对中国的贸易战被中国一一化解,川普发动的贸易战两头不落好,事实上里外不是人,从侧面帮助了中国的发展。我也听有人感谢川普,说他搞乱了美国,搞乱了世界,加速了美国衰落,让中国超越美国。我认为这种说法有些言过其实。中国有中国的问题,一个有几千年封建专制历史的国家,一个共产专制的国家,面临的更多是灾难。不过话又说回来,川普与同盟国翻脸,一意孤行,胡作非为,在一定意义上确实有助于中共政权。

再次,胡乱的制裁可能不是真正反共,相反帮助中共。川普到底反不反共,确实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川普上任总统这几年,确实有时对中共帝国表现出强硬,当然,好像也听说过他有这样的话,川普讲,你们中国有14亿人,自己不反共,难道还要指望我去反共吗?当然此言难辩真伪。不过,他确实干了一些对中国强硬制裁的事,比如,制裁中国的高官,有汪洋、韩正、陈全国、林郑月娥等,制裁中国企业,有华为等一批企业,还制裁中国高校,有一批名单,影响最大的,当数对中共党员的制裁,党员不得入籍,党员赴美签证由10年期多次往返改为一个月单次往返等。这是一个大概的情况,究竟如何看待?有些人是欣喜若狂的,以为有了救命的稻草,可以致中共于死地。我也希望制裁能加速结束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问题是效果,一切看实际的效果。我认为川普这种盲目的制裁不是在反共,是在通共和帮共,中共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川普做到了。许多人可能不信,这没有关系。我只是讲自己的看法。在胡锦涛当政的十年里面,尤其是习近平任总书记的前三年里面,中国面临这样的一种惨境,就是当官有钱的许多人都不相信共产党政权能有多久,甚至认为很快就要灭亡,认为这个大船要沉。这些人都急于将老婆孩子和财产转移海外,有些身份特殊的人则是一方面将财产、老婆孩子、小三、二奶等转移海外,另一方面继续在国内敛财,其中重要的理想国家就包括有美国。在2016年以前,中国每年有近万亿美元外逃,到美国的可能在5000亿左右,区区3000多亿美元中美贸易逆差不能相比,川普加征关税所得的几十亿美元更是毛毛雨,洒洒水。可是2016年以后,中共明显加大了控制资金外逃和通缉海外腐败分子的力度,目的是害怕大量资金出逃,掏空中共政权的经济基础,进而导致中共统治垮台。那么,再看看川普上任美国总统以来干了什么,他制裁中共官员,要冻结官员在美国的银行账户资产,他制裁中国企业,制裁中国学校,看起来,在表面上,列入川普制裁名单的官员、企业、高校并不多,可以数得过来,但起的作用是什么?川普制裁的信号下面,还有哪一个官员、哪一个学校、哪一个企业敢将本来准备出逃美国的资金汇到美国?已经在美的资金是不是要想方设法转移到其他国家,甚至抽回中国。现在没有准确的数字,如果说2016年以前中国出逃美国资金有5000亿美元的话,近几年可能出逃美国的资金不到百亿。各位想想,美国民众可以责问一下川普,你制裁的中共高官究竟在美国有多少账户资产?你冻结了多少?还可以再想一想,又有哪一个高官会以真实姓名将腐败赃款放在美国?川普这种做法,愚蠢之极。他起不到真正制裁的作用效果,能够起到的效果,是虚张声势,是虚晃一枪,是打草惊蛇。川普究竟帮了谁的忙?是不是习近平难以做到的事,川普帮做到了?这川普到底是真反共,还是假反共?从我的角度,倘若川普真反共,必须跟西方世界结成反共联盟,并且有协调一致的行动。哪怕是单打独斗、孤军奋战,也不是通风报信,打草惊蛇,虚张声势,可以考虑先调查摸底,再只做不说,最后做完了再说。至于他对所谓中共9200万党员入籍和签证的制裁,我认为川普以及他的团队确实不了解中共的实情,做的都是表面文章,最多具有象征性的表态意义,基本不具有实质性,完全谈不上打中中共的七寸和要害,让人觉得荒唐可笑。中共9300万党员,构成情况相当复杂,内心世界更加复杂,这是由中共的欺骗性质决定的。包括党首在内,有哪一个人真正按照党的章程行事?会大公无私,会为人民服务?如果将其看作是一个封建帮派组织,就可以真正认清中共的性质,党内有实权者,无不是将天下之利归为一己之私,所以国是党国,天下是党天下,产为党产。在这里我提醒美国人如何认识中共官员,凡有权官员确实应该纳入制裁的范围,列为制裁的对象。但是,问题是你能否制裁得了,有实际的效果。他们色厉内荏,因为心虚,不会在自己的脑门上公开自己的身份、财产以及背后的人际关系,会造成制裁事实上的困难,让你的制裁落空。至于所谓9200万党员,成分构成非常复杂,我以为其中至少有8700万不是处在有特权的地位,相反处在被奴役、压迫和受剥削的地位,他们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两样,他们入党并无高尚的情怀,有着自己私利,当然没有得到真正的好处。川普制裁中共党员,实际上将中共绝大多数普通党员跟中共有特权的党员官员混为一谈,可能的实际效果是不分青红皂白,制裁中共9200万党员造成的后果,就是将反共与反对中国、反对中国人民、反华混淆起来,真正应该制裁的得不到制裁,不该制裁的却深受其害、深受其累。可能中共政权这些年一直在清理和管控国内资产和国人向国外的流动,川普的做法让人不耻,有意或无意的帮了中共。

最次,川普以反共为名,行的是将民主党栽赃陷害为共产党为实。希望美国民众能一辨真伪,不要受川普的蛊惑,上川普的当。2016年,川普以少数票当选美国总统,他的选民票比民主党的希拉里少300万张,只是选区票多于希拉里,实际上是多数服从了少数,暴露了美国民主致命的缺陷,有违民主的原则。本来,川普依靠少数侥幸取胜当选总统,胜之不武,本应有自知之明,夹着尾巴做人,可是你看川普狂的,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也造成了以他为代表的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矛盾简直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几乎是一国不容两党。看看这几年来,川普对民主党极尽构陷,在这次总统大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川普的眼里,民主党就是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专制,他明目张胆公开污蔑拜登代表中共帝国,选拜登就是选社会主义。不知人们是否看清楚川普的真正用意,他表面上对中共政权的强硬,实质上是为了他个人的总统竞选,将民主党、将拜登污蔑为是共产党、是社会主义,进而威胁选民,投票给拜登就是投票给中共。事情是否如此,需要辨明是非,不能让川普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长期以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作为美国政治经济的两翼,轮流执政,互相制衡、互相监督、互相约束,起着平衡美国发展方向的作用。跟包括共产国家在内的世界上所有专制独裁国家不同,后者将一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维系在一个集权独裁的人身上。美国的左和右,与共产专制国家的左和右也有着根本的不同,共产专制国家的左在政治上是封建专制,经济上是集权经济、特权经济。美国的左和右不是专制与民主的对立,是在普世价值、宪法下面不同的理念政策主张,如同一个座钟的钟摆,或偏左,或偏右,也如坐标中轴线的两边,一在左,一在右。在一般情况下,左右不会偏离中心、中轴线太远,左右的主张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对偏离中轴线的纠偏,意思是尽可能接近中心,而非越来越偏离中心。从美国的实际看,民主党偏左,共和党偏右,在政策主张上,民主党主张大政府、增税、高福利,共和党则主张小政府、减税、低福利。但是,民主党的政策主张,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动摇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不会搞收入平调。即使是桑德斯在竞选美国总统候选人时提出的主张被人认为是社会主义,好像桑德斯也自认是社会主义者,但我认为桑德斯的社会主义也绝对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的共产党、社会主义。不能将中共强加到桑德斯身上。同样,共和党强调小政府也不会滑向无政府主义,减税也不会取消收税,就是向中心点的微调,尽管有时调整的幅度偏大,也是有限制的。左不是越左越好,右也不是越右越好。假如左右极化,左右到了极端,左到极处,右到极处,只有一个结果,就是破坏和摧毁整个国家的民主根基,走向具有丛林法则的弱肉强食、胜王败寇,倒退到封建专制社会。这需要人们引起高度警惕。不过,这些年来,诚然民主党的政策主张确实偏左,但离中心点不远,民主党离中共主张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而相比之下,共和党的政策主张则明显太右,否则,没办法理解川普这样的极右翼人物会被共和党推上总统位置。联想到川普口出狂言,威胁要将奥巴马和希拉里送到监狱,理由也是川普认定的民主党属于中共和社会主义的前提。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证明奥巴马、希拉里与中共有什么勾兑,川普诬陷希拉里“邮件门”,用私人邮箱处理公务,但至今没有发现希拉里有腐败和通共事实,川普难以回避他滥诉和栽赃。川普还对民主党对他的弹劾说成是“猎巫”、“政治陷害”、“政变”等,实际上都是将民主党当作是共产党、社会主义看待的,也反映了川普的内心世界,将民主党作为共产和社会主义加以污名化。

最后,有必要对川普是否通共展开调查。我这里只是提出川普有嫌通共的怀疑,仅仅是嫌疑,真正是否反共还是通共,需要深入细致的调查,才能做出结论。最重要的,川普口口声声讲他为的是国家利益,做了许多伪装,如果假反共,真通共,他就不是代表国家利益,是背叛国家利益。最重要的,是调查川普家庭在中国的投资和贸易,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川普以商人的形象呈现在人们面前,但根据他迟迟不报税,卖弄交易的艺术,其实有点类似于厚黑学的东西,缺少的是诚实和信用,商人可能也是奸商。依据他一身的作为,包括当总统的目的,通过当总统要求下属绝对忠诚,滥用公权谋私等,他应该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对美国是个威胁和危险。他在中国的生意很难说与中共没有勾兑。熟悉中国国情的人会明白,到中国的投资主要是跟中共政权打交道,离开中共政权嫌不了钱,赚了钱也不一定保得住。川普到底在中国办了多少企业,有多少生意,赚了多少钱,这样一个曾经的总统人物,不能不调查清楚,这倒不是对中国民众负责,是要给美国民众一个交待,还原一个真实的川 普,不再被虚假现象所迷惑。(非经作者,不得转载)




的川普,不再被虚假现象所迷惑。(非经作者,不得转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