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卒

阮卒写小说。“我可能是错的。” 期待出版机会。联系方式:评论区,或E-mail:[email protected]

阴间疗养院|小说片段

写作/阮卒


每年都会有以十万计的人因为饮酒而死。于是,阎罗王决定建立一所现代化的疗养院,在他们再次启程投胎之前,抚慰酒鬼们不再跳动的心灵。


这一天凌晨,我又因为“那个原因”,来到了这里。


“死亡原因?”

“酒精中毒。”

“对,就是这个原因。”我口齿清晰地插嘴说。

“啊,又是你……”疗养院前台护士说道,“就酒精中毒,没别的了?”


“对,硬给喝死的。”

“这次喝了多少?”

“还好,其实没有很多。”我说道。

“她是在问我。” 把我从救护车抬下来的白无常说,“对,其实就喝了半斤白酒。”

“不是,其实我还能喝……”


“不,你不能。”白无常示意我闭嘴,继续跟前台护士交涉,“今晚能入院么?”

“先等着吧,阳间那边产科今晚刚收了一个,已经在做术前准备了。双胞胎。正好上周不是收了两个工地上冻死的么,差不多焐热了,待会儿再查下体温,差不多的话写完投胎记录就可以安排出院了。”


“行,我等等吧。”白无常瘫坐在我的推车上。“累死了。”

“你压倒我的输液管了。”我微微抬起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对不起。”白无常表情惆怅,转脸对护士说,“希望今晚别再来了。”

“你想什么呢?一到年底,就我这里最热闹。”护士拿出酒给白无常,“你也来一个吧。”

“来一个。”


然后,他们就喝了起来,我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的眼前在晃,整个大厅里回荡着歌声。是白无常推着我满急诊地在跑,边跑边笑,他喝醉了。我感觉很沉重,因为护士像骑马一样骑在我的身上,用马鞭(容我解释一下,在阴间,这个玩意并不罕见)像抽马屁股一样,抽打着我的脸。他们用想象中的德语唱着成吉思汗乐队的《成吉思汗》的高潮部分,他们重复了半分钟以后,我又吐了。


朦胧的远处,是个穿着病员服的女人,她醉醺醺地抱着一个包着病员服的婴儿。

“宝贝乖乖,别再哭了哟。”


可那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在哭。

白无常没再推车了,前台的护士也不再唱了。住院部的护士追了出来,恼火地叫喊着。

后来,我知道:这是1床,她又趁值班护士不注意,穿越整个病区,把50床抱出来了。

可是,喝了酒的孩子啊,睡得最香最省心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谢绝一切形式转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