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肉魚

人為刀俎

肉魚言語 | 最近

發布於
2019 Berlin, by 肉魚


六月

三三兩兩,快一年了。舊年是六一,兒童節讓後面的故事兒童不宜。

喋喋不休。

那時候我還看書,自信,相信會變好的,覺得很多事在變好。不到一年就全部都擊碎。現實撲面而來……我好討厭世道啊,可我也不怪——沒法怪。喝一點呀!然後睡覺。書寫終止了。

冰雹打進心裡的房間——呀,好冷。我說哎呀我不想debug了,可是還是在競賽。「房間好破啊」「但是只是做夢而已」夢里的姑娘這樣說著「我們明天會去哪間?」

「不知道」打寒顫。

發夢!發夢的歌謠。誰不是傀儡呢?




歷史學者

憤憤然不知道說些什麼,或者,叨叨然不斷念著萬萬千千。

她曾坐著一萬匹牛拉著的火車來到南方,瘴氣裡面她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興趣——雖與家族斷了聯繫,她仍要證明自己的生活。

「我的生活很好」。

穿針引線,她是時間的裁縫——或者說,她是裁縫的研究者,針法與樣式,緣由與構成她都能言說。她也編織,用散落的舊的線編織舊的故事——也是這樣,二手店裡人們才總買到珍寶。

然後她成為了母親——「我擁有了一段個人史」。她欣喜,生命在她手上——於是不再怨恨。

而上帝與她開玩笑。憤憤然不知道說些什麼,這是現在。

潑灑的時間碎片——明明曾織起來的為什麼散了,陽光也顯得破碎。她有時候握身邊的人手,跟他們說很多他們並不能懂的事情。

「這些人都真的太傻了!」你望著黑洞洞的雙眼,也許也是望向自己吧。

無力地叨念著萬萬千千——沙子做的堅持,也許要等到堅持變成影子才好。

才好望向遠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