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了吗
🦉起飞了吗

前方有光。

亮黑 第八章•血色

“要下雨了,我的羽毛会被淋湿。”

时间已经是半夜,从落地窗望出去,漆黑之中,城市被灯光割据成一块块岛屿。

凯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正准备细细品味时,扔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一串数字,笑着接起:“顾,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吗?”

手机另一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晚上好,凯特。我要去一趟宁朴先生的家,可以请您陪我一起去吗?”

“宁朴先生?你不是昨天刚刚去拜访过他吗,而且……这个时间?”凯特愣了一下,放下了酒杯。

“有件事我放心不下……我们路上说吧。我就在您家楼下。”对方没有征求她的意见,但也没有挂断电话。凯特只得抚着还在滴水的金发说:“好的,我一会就来。”

当顾海兮看到缠着干发帽裹在皮衣中的凯特时,忍不住笑道:“不好意思,店员只告诉我说这个时间你还没有睡,是我考虑不周了。”

“这么急来找我,我猜也不是什么需要特别注意形象的事情。”凯特做了个鬼脸,“走吧,我来开车。”顾海兮点点头,让开驾驶座的一侧车门给她。

“就在今晚,宁朴先生突然打电话告诉我最近一段时间要小心。说他自己被盯上了,他希望自己还能够看到我的作品演出。我觉得他那边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所以想去看一下。”路上,顾海兮向凯特解释着,“但是我有点担心,万一遇上想要害他的人,现在的我可能招架不住。你知道,他在那边生活,治安到底是差了些。”

“别担心,我们一起过去,如果发生什么的话……我们就报警。”路灯的间隔变大了,凯特盯着车灯照亮的前方,沉稳地说。

之后,两人一路无言。凯特摘下发帽捋了捋已经半干的金发,得到顾海兮目光首肯后把发帽丢在了后座。也许是因为手指上潮湿的触感,她突然觉得烦躁,胸口像是有什么在憋闷着,想要呼之欲出。她甩了甩头,终于开口:“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当然,您说。”顾海兮指了指前方,“哦,我们就要到了。”

“为什么要找我陪您?我的意思是,您身边有很多伙伴、朋友,为什么是我?请别误会,我很开心您愿意信任我。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问题一出口,凯特就后悔自己表达得过于直接,于是连忙在后面解释了一通。

“我明白您的意思。”顾海兮歉意地微笑说:“您要听实话吗?”

“我不知道顾导演也会撒谎。”凯特挑了挑眉毛。

“您说的很对,我并不是孤身一人,我有最信任的剧团伙伴。但他们有自己的任务,我不想再把他们牵扯进来。或者说,他们不合适。”顾海兮的语速并不慢,但吐字清晰镇定。

“所以要把我牵扯进来?”凯特皱着眉问,然而语气并无责备。

“对不起,除了他们以外,我只能找您了。”顾海兮真诚地注视着凯特,答道。

“知道吗,顾?听到你这么说,我其实很开心。在荣耀之东这样的国家,能被你这样的人信任,我很开心。”凯特在距宁朴家不远处停车熄火,灯光熄灭前的最后一丝亮光照亮了两人对视的眼睛。面对那双琉璃一样的黑眼睛,凯特轻声说:“希望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顾海兮闻言似乎吁了一口气。光线不足,凯特已经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对方轻快地说:“那我们走吧。”

来到宁朴家门前,正准备敲门的顾海兮看着开了一条缝的大门,还未做出下一反应,凯特碰了碰她的肩膀,示意她低头。顺着对方的手指方向,顾海兮看到了即将蔓延到自己脚边的液体。

屋内没有光透出来,顾海兮弯腰蘸了蘸那片液体,闻到了血腥味。

“报警。”凯特用气声说。话音刚落,老人的呻吟和沉重物体落地的声音从门后传来。顾海兮当即伸手推门,这时两人才发现老妇人仰面倒在门前,鲜血正是从她的胸口流出来的。

“最后也不肯告诉我录像带在哪里,老不死的。”这时,屋中又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因为翻找的动作而掉落的书本的声音。顾海兮扫视了一下杂乱的客厅,抓起了落在地上的金属酒壶。她转头看向凯特,后者点点头,从地板上捡起了一根木棍——大概是曾经用来支撑窗户的,二人一同往声音来源处逼近。

“不许动,把武器放下,手放在脑后蹲下。”正在翻找书柜的男人被脑后的金属抵住,怔了一下。

“警察?”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尖利。身后的人加力抵住他的后脑,正要再次警告,然而男人迅猛地甩头直接砸在那块金属上!对方显然没有料到他的反应,金属脱手飞了出去。没有给对手任何震惊的时间,男人拧过身子,五指钩成爪向上袭来。顾海兮侧身,抓住男人的手臂发力,借力将他过肩摔出去——可是男人还能笑得出来!他用左手扯住顾海兮的腰带向前一带,后者重心不稳,两人一同摔在了地上。

细瘦有力的五指紧紧锁住顾海兮的下颌与脖颈,呼吸被抑制的同时,视线也被固定在无法看到对手的区域。顾海兮努力后仰想要挣脱束缚,同时猛踹对方的腹部。然而对手却像是没有痛觉一样任她踢打,沉默着收紧掐住她的手。

视线逐渐变暗,顾海兮几乎忍不住痉挛起来……突然有温热的液体溅在脸上,钢筋一样的手指完全松开。顾海兮急促地喘息,在发暗的视线里看到了抱着被刺穿的小臂嘶吼的男人。凯特拔出匕首的手有些颤抖,她低声对咳嗽着站起的顾海兮说:“宁朴先生已经死了。但这个人似乎还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话音未落,呼啸的风声飞旋而至。凯特招架的动作慢了一步,视线中自己的胳膊被拧转到背后,然后在看不到的地方掰成反常的角度。

惨叫声中,匕首掉落在地上。

“对不起,卸了你一条胳膊。因为你也把我刺伤了。”男人贴着面色苍白的凯特,咧着嘴轻笑,“你们是谁,为什么来打扰我?”他看向顾海兮,用铁灰色的、狼一样的眼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亮黑 第七章•牵挂

亮黑 第一章•异乡人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