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了吗
🦉起飞了吗

前方有光。

亮黑 第五章•相逢

“我们有音乐,也不缺酒!”

“是的,您说的很对!接下来他们没有打起来吧?”留着利落中发的年轻女孩望着吧台的服务生,不自觉地前倾身体问道。

到了夜晚,书店开始供应酒水,挑高的穹顶降下暖黄的灯光,将满座的客人笼罩在暧昧朦胧之中。光束中央的乐手们正旁若无人地演奏着,音符随着渐次幽暗的灯光飘散,没有人知道它们能不能传入座位上交谈说笑的客人耳中。

“谢天谢地,他们没有。名叫廖源的学生——我想您是知道的,警局局长廖青山的公子——他常常来这里,所以这次卖给了我面子。”凯特端着酒杯走过来,笑着说,“章警官,啊,苏黎小姐!我不知道原来你们之前认识。”

“克罗夫特女士,您好。”年轻的女孩一同向凯特问好,章寒淇又接着答道:“我和苏黎可以说是发小了,自从她去大洋联盟留学,我们俩已经5年没有见过了。”苏黎一直看着章寒淇,也笑着点头,暖色的灯光照亮了她微红的脸颊。

“真不错,顾导演把您的朋友也带回来了。”凯特说着在她们身边唯一的空位坐下,又对正在调酒的服务生说:“今晚给这两位小姐免单。”

调酒师在章寒淇的一连串“谢谢”里向她递出一杯莫斯科骡子,“我记得您,章警官。上次全城宵禁时,多亏您帮我解围。”他的牙齿整齐洁白,笑起来很纯真清爽。

“喔,是你!我记得你之前刘海很长的。”章寒淇盯着将长发全部束在脑后扎起的调酒师看了一会,惊喜地说。

“您竟然还记得我。”对方笑着挤压着柠檬汁,酸甜清新的香气迸发了出来。

苏黎一直托着腮看着好朋友——章寒淇很自然地与那位调酒师聊了起来,很快就聊到了男生的家人甚至他失恋的经历——她并不插话,修长的手指偶尔敲击着桌面。透光的桌面有着冰雕一样的质感,照亮晶莹的酒液和她白皙柔软的侧脸。

“顾导演已经休息了吧,她今天应该很疲惫。”因为担心会吓到神情专注的女孩,凯特放轻了声音问道。然而苏黎只是将长发别在耳后,望着凯特道:“顾老师应该还在整理资料,她明天要去拜访一位老人,是关于安哲罗普洛斯导演的一些问题要请教。”她的眼睛像是蜜酒,笑意是其中柔和的波纹。

“对了,克罗夫特女士,我们的排练场地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顾老师说欢迎您随时去观看排练。”苏黎说着,双手递上一张深蓝色的卡片。

凯特接过来,发现自己手指压住的卡片一角设计成了亮蓝色的光弧,使那张卡片看起来就像是灯光开启、大幕拉开前的舞台一样,烫银的手写字体是一串地址——“连·剧场……恕方区尚林路57号。太好了,离这里并不远。谢谢你,苏黎小姐,我会常去叨扰的。”她又摩挲了一下卡片上的字,问道:“这是顾导演的字吧?很潇洒、有力,真漂亮,就像她本人一样。”

苏黎点点头,说:“其实我们一开始也考虑过鹤安路那边,虽然没有这边临近海岸的风景,但是那边的场地更大,而且费用也低不少。但是那里还在执行宵禁,对我们来说很不方便。”她说着转头看了看店中的客人——当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视线,即使是一同坐在吧台上的其他人也在与自己的同伴交谈甚欢。酒杯中冰块摇晃的声音、琴弦振动的声音、人们传达感情的声音……扑在书店的玻璃窗上,成为湿润温暖的雾气。外面的景色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夜幕茫茫,晕开的灯光闪烁。

“黎黎,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章寒淇注意到好友沉默中的不寻常,扶着她的肩膀问道。

苏黎回过神来,笑着——凯特这时注意到她有一颗小虎牙——说:“没事,就是觉得克罗夫特女士的这家店很棒,很暖和。这里的调酒我也很喜欢,我想顾老师一定也会喜欢的。”她的脸又红了一点,令她微皱的眉头显得不那么忧郁了。

“好呀,既然你们的剧团离这里不远,以后就常来吧,白天犯困时也可以来喝杯咖啡。”凯特说着,给自己要了一杯威士忌。

“我记得饮雾室偶尔也会举办座谈会的,上次不是邀请过冯至先生吗?能不能也与顾导演联系一下呢?”章寒淇眼睛一亮,望着苏黎和凯特说道:“我今天看了顾导演的采访,曾君的提出的问题,实话讲,有点太浅了,而且他已经给自己预设了答案,给我的感觉是他只是想从顾导演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顾导演自己一定也不怎么满意吧?”她与苏黎对视了一眼,两人会心一笑。

“这是个好提议。饮雾室这边随时可以做好准备,只要顾导演愿意赏光的话。”凯特注意到苏黎并没有露出为难的神情,便向她举了下酒杯,笑道:“等顾导演那边都收拾妥当,还要麻烦你帮我们说情啦,苏黎小姐。”

三人于是干杯、说笑起来。不一会,凯特注意到了自紧闭的储物间走出的瘦小女孩——她像是本不该掉落的白桦树新枝一样插入人群中。

“肖溪,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凯特走上前去,揽住女孩问道:“你家那边还在执行宵禁吧。发生什么事了?你从今天上午开始就心事重重的。”

“我没事的,店长。是……生理期,有些难受。”女孩嗫嚅道,她的眼睛湿漉漉的,有些红肿,“我怕打扰您,就在储物间里待了一会。我这就回去,您不用担心。”她的脸色是苍白的,只有颧骨撑起的双颊有一点血丝,却显得她更虚弱了。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也没有想到,不然应该带你去二楼休息呀。”凯特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抬眼发现章寒淇和苏黎走了过来。凯特的表情舒展了一下,对章寒淇道:“章警官,原本说好了要给您今晚免单的,但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您帮忙。这是我的店员肖溪,今天因为身体不适耽误了时间,现在回去已经赶不上亮桥路的宵禁了,但她的家人身体不好,所以她无论如何都得回去。能不能请您……”

章寒淇看了看不敢与她对视的女孩,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凯特点了点头道:“没问题的,克罗夫特女士。只是亮桥路离这边很远,而我又喝了酒,这个时间看来得由您为我们找一位司机了。”

“这个好说。”凯特指了指方才与章寒淇聊天的调酒师,“让他载你们好吗?”

“可是店里还在忙,少一位调酒师的话?”肖溪脸上流露出的担忧比刚刚还要多,“我、我自己回去就好……只要检查没有那么严格,我能溜进去的,您不用担心。”她努力露出微笑,声音却越来越不稳。

“这里有我呢。”凯特把金发盘在脑后,轻抚着肖溪的后背说:“没事的,明天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亮黑 第一章•异乡人

亮黑 第四章·吵闹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