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了吗
🦉起飞了吗

前方有光。

亮黑 第二章•回音

若我多行一步……

医院里静悄悄的,来往的医护人员几乎只用眼神交流。这是件好事,证明今晚这里没有什么突发情况,大家可以度过一个安心的夜晚。

凯特注意着病房号,很近了,前面第三个就是顾海兮的病房。医生在确定她与病人一同“见义勇为”的经历后才把后者的病房号告诉她,并且叮嘱她“一定不要引人注意,医院不想再看到那么多记者来打扰病人休息了”。

“您似乎很关心顾导演呢。”凯特点点头,说。

“我们都很喜欢顾海兮导演,她过去是一位很优秀的舞台剧演员。”医生说完这句话,便继续查房去了。

敲响房门,门开后露出一张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清秀的脸庞。女孩打量了一下凯特,试探性地问:“您是……克罗夫特教授吗?”

“您是怎么知道的?”凯特愣了一下。

“是顾老师告诉我的。她说自己被抬上救护车时听到您想要一起来医院,但自己却没能回应您,所以告诉了我您的相貌。说如果您来的话,就只见您。”女孩眼睛里带着一丝惊喜,笑着对凯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顾老师,克罗夫特教授来了。”进门后从挂帘上的影子上能够看出女孩在帮助伤者调整坐姿高度,凯特耐心地等待着女人的影子平稳下来,然后向她走近。

“克罗夫特教授,谢谢你来看我,请坐吧。”面色苍白的伤员依然是温和爽朗的模样,拉着女孩的手向凯特说道:“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苏黎,她毕业于国立临冬大学文学系。”

女孩鞠躬向凯特问了声好,又自然地问她要不要来一杯咖啡或者茶水。

“咖啡好了,谢谢你。”凯特点头笑道。

“您的同事怎么样了,克罗夫特教授?”顾海兮把手中的纸笔放回桌上,问道。

“外伤并不严重,但有些轻微脑震荡,休息几天会恢复的。倒是您,伤口还在疼吗?”凯特接过苏黎递来的咖啡,道了声谢,“您叫我凯特就好,我可以称呼您‘顾’吗?您的名字很好听,但是我的发音太不标准了……”

顾海兮很轻松地说:“当然可以,您喜欢我的名字我也很开心。伤口不怎么痛了,可能是麻醉药效过去后我睡了一觉,多亏苏黎帮我拦住了记者。”

“医护人员也帮了我们很多忙,说着病人需要休息,坚决阻止他们打扰见义勇为的您。”苏黎看了一下腕表,又说:“您应该也饿了,我去买些粥回来吧。克罗夫特教授,您想要吃点什么呢?”

“不用麻烦了,我在警局里吃了一份炒面。”凯特站起身来说:“您去吧,这里有我呢,”

苏黎离开后,凯特又问:“我也是听到医生们说了才知道,您过去是很优秀的舞台剧演员。”

顾海兮连忙摆了摆手说:“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如果是因为这样给医护人员们添了麻烦我真的会很抱歉。”

“据我所知,您离开荣耀之东已经……18年了,您之后继续在做演员吗,还是?”

“没有,离开祖国后我在大洋联盟学习法律,后来还是去学习导演。”看出凯特的疑惑,顾海兮笑了笑又说:“我大概知道您要问什么。放弃做舞台剧演员其实是因为我在一次排练中受了很严重的伤,那年我24岁,几乎认为自己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凯特望着面前淡然讲述这一切的顾海兮——在她哪怕眼角的细纹中都没有留下痛苦,即使凯特明白那里曾经有无数泪水流过——突然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从别处了解一下她,这样或许自己就不会这样莽撞地提问了。

“你无需自责,凯特。这是太多年之前的事了,你很难提前注意到。而且,我这不是演出《雾中风景》了吗?”顾海兮歪头看着她的神情,脸庞的绒毛在床头灯的映照下带着柔光,“话说回来,你来荣耀之东多久了?”

“马上就三年了,”凯特答道,“竟然已经这么久了。”

顾海兮嘴角浮起饶有趣味的笑意,望着凯特说:“我可以问吗,为什么要来这里?虽然是三年以前,但是荣耀之东排斥外人的情绪在那时候已经比较严重了。”

“你说的没错,其实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年很难熬。交接手续因为一些小问题处理很久、被安排在单独的小办公室、还有我的学生们……”凯特说着不由得笑出声,她用手指抵着额头,想了想又说:“不过,与学生们相处是这其中最轻松的,因为他们毕竟还年轻,接触、交流、理解的意愿更强烈。还好有他们。”

凯特停下来喝了一口咖啡,随着苦涩从舌头两侧泛上来,她吁了一口气,道:“至于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是受我的老师乔纳森•威斯曼所托,在他生病后来接替他的教职。”

顾海兮明白了什么似的缓慢点了点头说:“你的老师……”

“是的,他在我来荣耀之东的那个冬天就去世了。”凯特看了看窗外依旧灯火通明的医院大楼,又笑着对顾海兮道:“他最后对我说:‘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顾海兮闻言举起水杯,微笑道:“或许我们应该敬乔纳森•威斯曼教授。感谢他愿意将自己的一生交付与迷茫的学生们。”

凯特看着咖啡杯中自己的倒影,对着那双蓝眼睛笑了一下。她也举杯道:“敬人性中美好的部分。”

“果然是哲学系教授吗?”顾海兮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你呢,顾?”凯特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又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回国?在大洋联盟你能够得到的,无论是机会,还是成就,甚至是理解,都要比这里多得多吧?”

顾海兮抿着嘴巴笑了一下,开口道:“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安哲罗普洛斯导演的手稿最后一次展出是在荣耀之东,从那之后,它们便销声匿迹。但是,我想……即使找不到原稿,我想二手资料应该也能得到一些吧。”

“你真的很热爱这位导演呢。”凯特话音未落,房门开合的声音打断了她——苏黎拎着三份粥走了进来。女孩笑着轻声说:“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没有,是我一聊起来就收不住了,真是抱歉。”凯特过去迎接她说。

“您不必担心。顾老师也是这样,遇到讲话投机的人她会很开心的。”苏黎敞开打包袋,对凯特说:“我不清楚您的口味,所以买了三份都是味道比较清淡的粥,您看一下喜欢哪一份?”

“那就这份南瓜粥吧,谢谢你,太体贴了。这样我就有一份宵夜或者早餐了。”凯特想了想又问:“可是我觉得顾导演那样温柔开朗的人,难道也会有很难对话的情况吗?”她知道顾海兮能够听得到,于是说着想去看看对方的反应。

“其实顾老师她……诶?”苏黎也笑着正要回答,却突然发现她们讨论的人已经靠在床上睡着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亮黑 第一章•异乡人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