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了吗
🦉起飞了吗

前方有光。

亮黑 第一章•异乡人

旅居于大洋联盟的舞台剧导演顾海兮时隔18年再次回到荣耀之东,目的是寻找旧世界分崩离析前的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手稿,并着手准备在故乡导演其电影《尤利西斯的凝视》改编的舞台剧。然而,在荣耀之东社会动荡与世界相互猜忌、冷战的状态下,她的归来和微妙的身份引起了轩然大波。暗流涌动中,国立临冬大学哲学系教授凯特·克罗夫特走进了她的世界。
人执迷的一切将决定自己的命运。——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广场上的时钟敲响六声,其上的白鸽依然在整理羽毛。它们是这里的老居民,对雄浑的钟声已经不为所动。鸽子们偶尔扇动翅膀,注视着不远处的卫国者雕像——这时,一个金色的脑袋出现在高扬手臂的巨大雕像之下。

白鸽像是约好了一样振翅飞向那个出现的身影,如同收拢一朵纯白的玫瑰。

“不好意思,今天修改论文拖得晚了一点。”被降落的白鸽簇拥的女人对在她手心啄食的鸟儿说道。她有一张轮廓深邃又点缀柔和线条的脸,使她灰蓝色的眼睛成为这份美貌的两颗明珠。

女人与广场上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相貌显示着她无疑是这个荣耀之东的城市中的异乡人,然而早早赶来等待她的鸽子们不这么认为——他们显然是老朋友了。

女人抚摸着鸽子的脑袋,鸽子们就放下吃食“咕咕咕咕”地蹭蹭她的手指,甚至飞上她的手臂,藏在她的灰色围巾下。

虽然现在是仲秋时节,但作为地处荣耀之东北部的临冬市已经经历了一次大幅降温。这几天一直是阴冷的天气,广场上的人们也大都穿起了厚外套,反观金发女人穿着薄毛呢大衣,围巾也只是象征性地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倒是显得她风度翩翩。

“克罗夫特教授,您每天都会来这里。”路过的行人向她打招呼,也停下来逗一逗鸽子。

“从学校出来顺路,看看朋友们。”名叫凯特·克罗夫特的女人笑着点头,随后拍拍手站起来,“好了,我的朋友。我该回去了。你们饱餐了一顿,我还在饿肚子呢。”

鸽子们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从她的肩头和衣摆处离开,再次低头整理着羽毛或者寻找被风吹远的谷粒。

城市有轨电车到站了。今晚简单做一份乌冬面和奶油蘑菇汤吧,凯特心里想着,登上了电车。

电车上的乘客不算多,荣耀之东的人民用黑眼睛看了一眼上车的新乘客,或许目光在异国人样貌的女人脸上多停留了一秒钟,目光很快不再波动。凯特对之报以微笑,选择了后排的位置坐下,撑着下巴看窗外后退的风景。

道路很宽阔,路两旁的建筑物高高低低地,如同赋格曲调一般逐渐低矮下去,低饱和度的色彩显得它们毫无攻击性,如同静立或者伏在大地上的古老雕像。盯着它们看久了,总是会怀疑从半开的窗户里会飘出浓重的雾气。

吵闹声从前方传来,凯特同大家一起循声望去,发现前方的巷子口边,一群年轻人正在围攻一名中年男人,周围是散落的档案袋。男人的帽子落在一边,正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部蹲在地上叫喊着“停下”。他的口音听起来很生硬,凯特突然觉得熟悉。电车驶近,她眯起眼睛看向男人,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顾不上身边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到的观望窗外打斗的其他人,电车门打开的瞬间,金发女人挟起一阵风冲了出去。

“嘿!你们在干什么,快停手!”竟然有人比她提前出声警告。与此同时,一个瘦高的身影闪进巷子里。凯特赶上那人飘荡着的棕色发尾,刚一踏进巷子,一记球棍便砸了过来。她侧身躲过,拉住年轻人的手腕将其往前一带,接着肘击就撞在对方下颌。

年轻人哀叫着倒下,凯特这才看清与三名年轻人周旋的瘦高女人——东方人温润皮肤下覆盖着清晰凌厉的骨骼,棕发下的眼神明亮警惕,如同头顶利角的鹿。

是的,像鹿一样。毫无侵略性,但是如斗士一般不容侵犯。当对方越过年轻人看向她并且露出微笑时,凯特加深了自己的判断。

上个瞬间对峙的局势一触即发。几个人扭打在一起,刚刚被围殴的男人受了伤,被东方女人安置在墙角,正在捂着流血的脑袋呻吟。 

后背相抵,凯特对东方女人轻声说:“其实那是我的同事,他刚来荣耀之东不久。谢谢你。”

“没什么,我也刚到,我不觉得这是什么错。”对方笑着回答,挡下年轻人的棍子,接着一脚踹在对方小腿上,“反而是这群小家伙,该让他们去警局里长点教训。”看着健壮的小伙子倒在地上痛呼起来,她耸耸肩补上一句。

凯特吹了声口哨,只是冲上来的两个人的怒吼声很响亮,她不确定女人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赞美。

等到警笛声趋近,临冬市警察赶来时,两人正扭住年轻人的手腕在他们的怒骂声中谈笑。

“虽然时机不太巧,但是……我是凯特·克罗夫特,是国立临冬大学的哲学系教授,那是我的同事默朗。谢谢你。”

“是啊,像这个样子连握手都做不到。”东方女人一边双手制住年轻人,令他直不起腰,一边对凯特笑道:“我叫顾海兮,是个舞台剧导演。”

“顾海兮……顾……!”凯特一愣,而后脱口而出说:“你是刚回国的……《雾中风景》的舞台剧导演?”这时警察上前来将她手下的年轻人控制住,凯特立刻从自己的背包中翻找出两张崭新的票据向对方示意:“这是学生刚刚送给我的,真的不好意思,我没有认出您。因为,天呐,您比剧照中还要……对不起,我可以说俊美吗?因为您在剧中是反串演出的。”

“您过奖了,克罗夫特教授。”解放出双手的舞台剧导演向凯特伸出手,说:“我很期待您去观看我们的演出……”

话音未落,凯特发现顾海兮突然变了脸色,二人即将交握的手一瞬擦过。凯特回头时,顾海兮已经冲向了蜷缩在墙角的默朗,而挣开警察的披发年轻人正举起枪指向后者——

肉体被击中的沉闷湿润响声。

棕色长发的女人倒在地上,鲜血一点点从她的右袖口沁出,地面与她的肩膀上的血迹正在一同扩大。被她推开的默朗瞪大了眼睛,面色灰白地断续说着“对不起”,在警察的斥骂与年轻人的反驳声中,医护人员将两名流血的伤者抬上了救护车。

“我可以一起去吗?”凯特向医护人员问道。顾海兮侧卧在担架上,鲜血将她的真个右肩都染红了。隔着沾染上灰尘的长发看不清她的眼睛,凯特只能听到伤者隐忍的喘息声。

“女士,很抱歉占用你的时间,但你需要先随我们去警局做笔录。”未等医护人员答话,两名警察来到凯特面前说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亮黑 第二章•回音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