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neychu08

聊聊Lo-Fi音樂、聲音景觀(Soundscape)與隔離中的乾涸心靈

揭露一個你看不到但真實存在的世界,無聲不成活。

原文在此:在聲音裡找回狀態,從AR走向VR的「聲景」獲得療癒
也歡迎大家訂閱我的Medium看最新文章喔!

Covid-19疫情爆發到現在,即使屬性偏宅,我還是懷念過去能夠說出門就出門的日子。長時間待在家裡的後遺症,是一顆心總往外飄,難以集中注意力。抱著「應該不是只有我有這種症頭吧?」的心態上網搜尋,發現在疫情之中,居家工作的國外公民開始利用辦公室噪音產生器來緩解孤獨感、找回工作狀態。

心理學家馬修·利伯曼(Matthew D. Lieberman),從神經科學與社會心理學的角度研究人類行為,提出人類是為了共同合作而存在的生物,天生渴望與他人有所連結的我們,一旦遇到危急社會連結(social connection)的威脅時,感受就會像遭到生理打擊一樣痛苦。

芒刺在背都是真的。(來源:Twitter)

疫情改變了世界的樣貌,我們現實中接觸難度增加,遠離人際使人感到寂寞;社交活動在網路上愈發蓬勃,卻也有人因為太過在意別人而陷入焦慮漩渦。在這艱困時刻,人們對聲音的需求增加,從Podcast、有聲書等蓬勃發展的「耳朵經濟」,到好像永遠不會退流行的白噪音、ASMR,背後的誘因也許正是大家開始意識到聲音對於身心靈層面的積極影響。

聲音景觀,看不到但真實存在的世界

我們的耳朵沒有塞子,注定會一直聽著;但這並不表示,我們有一雙開放的耳朵。
——R. Murray Schafer

聽覺的感官體驗開始被世人重視,要從1970年代加拿大作曲家Murray Schafer提倡的「聲音景觀」(Soundscape)說起。Schafer在調查環境中的噪音污染途中,發現環境中的噪音不純然是負面、具衝擊性的,有時也存在著正面的價值,端看個人或社會怎麼樣感知到這些聲音。

Murray Schafer畫的聲景圖,細節多著呢!(來源:ResarchGate)

「存在人類日常生活中的背景噪音」,聲音景觀打破以往西方「視覺至上」的傳統,向人們展示一片視覺看不見的風景,因此Schafer稱呼這為「聲景」 — — 聲音構建而成的世界。

環境創造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景觀:其一是不受噪音干擾、大多存在於鄉村和自然生態的高傳真(Hi-Fi)聲音;其二是信號受太多聲音遮蔽,音質稍嫌失真的低傳真(Lo-Fi)聲音,在Hi-Fi的聲景,人們能清楚聽見廣闊的空間感,而在Lo-Fi聲景中,一切都非常接近和緊湊,像是每個人眼前稍縱即逝的瞬間,吵雜且忙碌。

張雨生走進森林裡,抱了一棵樹回家。旁人問「樹哪裡來的?」雨生:「雨生鋸來的。」(來源:Unsplash)

但這並不代表,被噪音干擾的聲音就等同是負面的。美國環境音樂家Brian Eno有次車禍住院,一位朋友為他播放豎琴音樂,在朋友離開後,Brian Eno發現這台Hi-Fi音響播放出的高傳真聲音「太安靜了」,其中一顆揚聲器甚至根本沒有運作,他為此感到生氣。但很快的,他注意到窗外的雨聲,與室內安靜的豎琴音樂交錯夾雜,與雨聲的干擾融合成一次獨特且多變的聆聽體驗。

倒不如說,當我們需要一個「能夠專注的環境」時,還得借助於Lo-Fi,你是不是想到那個作業永遠寫不完的女孩了呢?Lo-Fi音樂中的鼓聲、沙沙作響的環境噪音,屏蔽外界使人分心的聲響,與此同時規律的鼓點與熟悉的環境噪音,營造出一種放鬆、有安全感的氛圍,讓人能夠安心地投入工作之中。

從「生活的調味劑」到「另一種生活」

城市、建築的設計,也運用了聲音景觀的概念,創造出使人們舒適生活的環境,體現在日常生活裡的例子,可以從日本新幹線(JR)的發車音樂中見得。從1970年代開始,JR取消單調、統一的進站提示音,替不同地區的站點換上符合當地特色的音樂,使乘客備感親切。在既有的事物上,增添新的印象和資訊,這樣的結合不正是一種擴增實境(AR)?

而虛擬實境(VR),讓我們直接走進聲音的世界裡。像《Soundscape VR》這款VR內容,結合聲音景觀與元宇宙,除了能讓使用者在類似音樂祭的場合中與其他人進行社交互動,也能在開發者自豪的各種聲音場景中,體驗聲音療癒(sound healing)的效果。(據說,沐浴在聲音中,可以減少焦慮,還能變得積極,並且改善睡眠。)

其中最大的虛擬世界Silica Sol,用廣闊的沙漠景觀和特殊的互動模式,致敬美國藝術和音樂盛會「火人祭」(Burning Man),復刻現實世界裡的風景與聲音,以及人與人互動的方式,虛擬實境讓記憶成為永恆的景點。

《Soundscape VR》地圖Silica Sol一景。(來源:VR Focus)

聲音是安全感、是記憶,構成我們從前所經歷或未來將遇上的所有風景。一款名為《Horizons VR》的VR遊戲在介紹文案寫著:「你控制音樂,音樂控制著世界」,讓玩家透過VR環境創造音樂,繼而用音樂改變週遭的環境,或許正是Murray Schafer要傳達的,理解世界的另一種方式。

在這前所未見的疏離年代,也許下一次從夢中睜開眼,仔細聆聽周遭......水流通過管線、牆外隱隱傳來車聲,即便生活中見不著人影,我們還是能感受到自己與他人,正以一舉一動共同生活在同樣的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