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琪香

旅客,賣文人。定居日本。著作包括《好日。京都》、《器物無聊》等。ronlam119@gmail.com

六月四日,我在家裡放煙花


早幾天,6月4日的晚上,睡前,我們點了一根線香煙花。


線香煙花燃點之始,細小火粒緩緩往上爬,細碎的星火裡綻出了一朵一朵如菊的花火。一股勁地揮發過後,又慢慢平靜下來,小火球慵懶地繼續朝上游動,直至熄滅。日本人自線香煙花看到人的一生,幼時的稚嫰,壯年時的拼勁,老年時的看破與放下,一生裡,熣燦有時,沉靜有時。看著線香煙花完整地走完它的一生,波動的情緒,會稍得安慰。

那是我去年在東京BEAMS買的,筒井時正玩具製造所的出品,亦是日本國內生產線香煙花的唯一工廠。現時在家居中心或百元店買到的,多是國外製造的,想是因為造工不夠嚴謹,通常燒到一半,那如星的火球,便會突然掉到地上去,線香煙花沒法走完它整個旅程。

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錄》裡,收綠了短篇小說〈哈那雷灣〉,Sachi的兒子到夏威夷的沖浪時,被鯊魚攻擊,咬斷了一隻腳,最終死在海裡。她往當地領屍體時,警察跟她說:「不管發動戰爭的名義是甚麼,戰爭中的死,都是因為交戰雙方的怨恨和憎恨所引起的。但自然卻不一樣。自然並沒有偏向哪一邊。這件事情我想對你來說一定是很難過的經驗,不過請你盡量試著這樣想。你的兒子跟發動戰爭的名義、憤怒和憎恨都無關,只是回到大自然的循環裡。」

這些年來,我們承受的死亡傷痛裡,不時夾雜著憤怒與怨恨,想得再開,給死亡再多的意義,內心都不能平伏。煙花熄滅,憤怒與怨恨,在安慰過後,還是會長久殘留,而我會好好保守著它,讓它化作強壯自己的力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