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晏

寫作是自由晴明的天空 而我是翱翔天際的歸鳥

冷白飯:痛的領悟

此文宜配音樂食用

瘟疫當前,宅在家裏,相信NETFLIX部陪伴了不少人打發時間,Instagram和Facebook上不乏愛的迫降劇照,觀後感。而我,每晚用小酒杯,斟一杯歸園燒酎,獨自享受深夜食堂的人情味。

深夜食堂本來就很多人認識,亦受到廣泛喜受,由漫畫到真人版電影,日劇、韓劇,多年來熱度未減,我就不多費唇舌評論推薦,然而想講一樣感受深刻的食物——白飯。聽說人了解世界是從口開始,可見於嬰兒把手摸到的東西的放進嘴裏,包括自己的手腳,這是他們最先認識自己的途徑,而令我最先了解世界殘酷的,就是這碗白飯。

隨便上網找的白飯,與你我平時吃大致相同,跟昨天吃的差不多,跟明天會吃的很似。 圖片來源:http://img.dreamchefhome.com/uploads/20180601232702_16.jpg

大概在小一,小二的時候,不喜歡吃白飯,然而每一晚餐桌上也必然出現白飯,雖然晚晚都有三四味色香味俱全的菜色下飯,這只顯得這碗飯的乏味,令人討厭,像是每日都要克服的最後關卡。出於對白飯的嫌惡,養成先吃餸,忘記吃飯的習慣,吃飯也有拖延症,很多時吃了個多小時才發現飯沒吃半口,白飯成了冷白飯。這場惡鬥一次又一次上演,不論是對於我還是老母都是種折磨。

有次因為牙痛,本身就沒胃口,又遇上這碗冷白飯,無論是飯的硬度,還是老母的責罵,都沒有一絲憐憫。鐵羹在飯碗挖掘,挖著挖著,覺得很委屈,深知這劫是躲不過了,仍是要繼續爬這碗飯。冷了的白飯,越凍越硬,越硬牙就越痛,越痛便吃得越慢,越慢被罵得越凶。淚水就在眼眶內盈凝欲滴,終於待不住滴到飯上,好像有點變軟了,但哽住的喉嚨不會讓這餐飯變得輕鬆。飯再難啃,依然要啃,就算沒人諒解,淚水會安慰自己。

為生存所需,要食;開心,要食好;不開心,更要食好;慶祝要食;紀念要食;相聚要食……因為食是如此離不開,所有人情世故都能與之連繫。世道再殘酷,更要好好感恩食物入口的剎那,好好仔細感受每下咀嚼,正如好好咀嚼人生每個階段。開心好,傷心也好,Let it be!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