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ing

文字音樂創作者

210321日記_「關於商業性中快速被消耗掉的文化性鏟雪工作,已經分外令人厭倦。」

發布於
我們不能在工作中尋找人生的意義,並且近來發覺愛情也是。如果你從那些地方尋求意義,對我而言幾乎像是一種逃避。

210321

近來總是熬夜。報復性的熬夜。

到了凌晨一點還不想睡然而肚子餓起來,就裹著外套到最近的便利商店買一碗泡麵吃——沖水,等待,將油湯倒到另一個碗裡,倒入調味包,拌面——格外粗糙但寂靜安穩的日常,在夜裡閃耀著一種不為人知的痛快感。

然而在今天與新的文案夥伴開會過後,許許多多的念頭又湧入腦袋,像是給他多少案子、幫他到什麼地步、我要留下什麼、客戶會不會被帶走......這樣一想起來,突然發現了一件令人大驚失色的事情——我還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從剛開始接案現在,覺得自己已經知道可以賺多少錢,又該付出多少代價,並且自己多喜歡這樣的事情。我覺得差不多了,是時候做一些其他事情了。」

「我並不在意金錢啊,他對我的快樂沒有什麼切身相關的關係。我工作僅是追求一種成就感和有趣。」

想起村上春樹在《舞舞舞》中提到的剷雪工作。寫那樣的文字是鏟雪、做那樣的工作是鏟雪、關於商業性中快速被消耗掉的文化性鏟雪工作,約莫像是那樣的事情,已經分外令人厭倦。

-

「這是我要的生活嗎?」

再度在凌晨三點走到便利商店挑選宵夜時,來回考慮要吃辣味炸雞球或是整碗義大利麵,結帳微波在走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都在想著。

「這是我要的生活嗎?」

當然不是了,這其實是很好回答的一個問題。
但帶出更深刻的另一個問題,且才是最根本的核心問題——

「那你想要怎麼樣的生活呢?你要的生活可以脫離金錢嗎?」
「若不脫離金錢,你需要多少錢才能完成?你願意付多少成本交換?」
「你是一時來興還是十分堅決呢?」

我已經不是小孩的年紀了,待人處事和思考也可以說上較為成熟完備,不是在口中隨便喊著夢想啊夢想啊的年紀,也不是隨便遇到打擊或低潮就隨便論斷並放棄的年紀了。

「然而你終究會如何評斷你的人生?以什麼樣的價值觀和意義?」

是啊,我啊,是那種算得上有些愚笨不聽勸的固執人種吧,不顧所有人或者書上的各種建議和規劃,全都必須親身經歷那些陳腔濫調,才能找到說服自己的答案的人——其他人的答案,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我必須全心投賺錢過、全心創作過、全心愛過痛過,最後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觀和方法,並確認哪些對我是真正重要的。是非常愚笨的一種做法,也因此大概也受過許多必要或不必要的傷害。

我一定要擁有過才能經過,我知道自己是那樣的人。為了讓自己經過、到達另一個地方,我會死命地去完成之後會被我拋棄的事情。

我們不能在工作中尋找人生的意義,並且近來發覺愛情也是。如果你從那些地方尋求意義,對我而言幾乎像是一種逃避。

想起前陣子聽的廣播,它說我們把人生的許許多多重點內容取出,並且找出最適合的排列組合狀態,大概就是理想人生的樣子。





-村上春樹鏟雪說

「我既不挑剔工作,派給我的工作也都一一接受。在截稿期限前能夠整理好,有什麼狀況也從不抱怨,字也整齊。工作細心。其他傢伙會偷懶的地方,也都認真做,酬勞低也從來不會露出不高興的臉色。如果半夜兩點半打電話來說無論如何六點以前要寫出二十頁四百字稿紙的話,會在五點半前妥當地寫好。如果說要重新修改則可以在六點以前改寫好。評價會好也是當然的。


就像剷雪一樣。

只要下起雪來,我就會有效率地把它剷到路邊去。


既沒有一絲野心,也沒有一片希望。只是把來的東西一一有系統地快速解決掉而已。說真的也曾想過這是不是在浪費人生呢。不過既然紙漿和墨水都已經這樣被破費了,就算我的人生被浪費掉應該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吧,這是我所獲得的結論。我是活在高度資本主義社會裡呀。在這裡浪費是最大的美德。政治家稱其為內需的洗練化。我稱它為無意義的浪費。這是想法的不同。不過就算想法有所不同,那總之是我們所生活著的社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