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ing

文字音樂創作者

0703日記

發布於


趕赴台北的時候,下起了大雨。
那種,沒有再跟你客氣的大雨。

下了火車,我撐著雨傘,踏著溢滿雨水的鞋,走到了知名的廟門口。
我禮貌請問了廟外的攤販和廟內的人員參拜方式。
從外而內,由右至左,大約十來個神明,
擺上鮮花與供品,雙手合十,我次次誠心告訴了他們一樣的事情。

時而頭淋雨,時而肩扛起傘,時而腳踏進水窪。

我求了五六次,神明才終於同意,給了我三個聖杯。
我再三感謝後離去。

這次的誠心誠意與以往完全不同。
在神明面前不打誑語,我細細拆解自己與遇到所有事情,
如同剖析,如同懺悔,如同洗心革命。

我想我會記得這個如同神聖的霎那。
非常誠實,非常平靜,也感謝一切。

/

我沒有想要工作,我沒有想要賺錢。錢要幹嘛?
我告訴朋友。
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這些完全不重要。
我已經開始相信有其他方法了,關於活著,關於世界。

能不能讓我把我真正重要的事情,不留遺憾地做完?
我幾乎在懇求自己。

/

與朋友的聚餐結束,我再搭上火車回家。
從上次見面以來,我瘦了,是啊每天只吃一餐或兩餐還是會瘦的吧。
之前燙捲的髮型,從不習慣到適應,從適應到喜歡,喜歡上自己微彎在臉龐側的長瀏海。

耳機裡聽著Before Midnight的podcast,他們這週談愛情。
「我覺得我前三段都是puppy love,就是激情結束開始要進入相處關係時我就不想要了。我覺得沒有相處就不算愛情。但以前不會這麼覺得,會覺得那個激情才是愛情。」
「其實就是時間比較長的一夜情吧。」

我的愛情總是讓我無所適從,帶來太多,也帶走太多。
我的愛情總是加深我對自身的毀滅性。
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所以以前我總是拼命逃避愛情。

「就多談幾次戀愛就不會了啊。」我想起前幾天朋友說的這句話。
是啊,我們越害怕的事情就越要去做。
因為做久了,就不怕了。我們就有抗壓性了。

我騎Youbike回家,凌晨的街道好安靜。
好安靜,只有我,只有耳機裡的哲學性的聲音。
坐墊稍微高,我以一種直著身體奮力地往前跑著的姿態踏著踏板。
像是在宣誓甚麼一樣,大口、大口、大口呼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