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泉

史學博士,記者、學者、商人、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靈性與才華

發布於
原來才華與靈性是專有名詞。同鄉各位耆老所稱「才華」就是只做份內事但求無過,不挑額外擔推卸責任的本事;「靈性」就是苟且鑽營逢迎拍馬,依強凌弱踩人向上的手段。

認識一個同鄉的妹子,幾年了,見過幾面,頗為投緣,總是天南地北聊個沒完。妹子從事文化產業工作,書讀得多,有內涵、點子多、見識廣,想法也很有見地。上次見面約在台北市一家日式咖啡店,我突然對她說:

「你真是一個沒有才華的人,而且沒有靈性。」

她臉上表情錯愕,應該在想我是腦袋打結還是被鬼附身了,怎麼突然這樣講。我覺得好笑,告訴她家鄉老人的某個觀念。

我父年少就在異鄉拚搏,為了避免被欺負,到哪裡都要找同鄉會參加。從同鄉會的年輕人到中間骨幹,進而成為耆老,同鄉人脈廣博遠大得很。他們再一起多少也要提到家鄉舊事,包括風俗啊、觀念啊、形象啊、俗諺啊⋯⋯總之同鄉會有他現實上的作用,也有他精神上的意義。至少,聚在一起的都是同鄉嘛。

同鄉孫伯伯的公子小萬很露臉,經常上電視。某次在電視上看到了,我父轉頭對我說:

「小萬啊!真是個有才華的孩子。你孫伯伯教得好。」

我側著頭想了一下印象中與小萬哥有限的交往,勉強答著:

「萬哥兒是真的很有本事,一天到晚上電視,搶佔媒體版面,很能搞事情,這也是一種不容易的才華。」

我父點了點頭,進一步詮釋:

「人家小萬啊,很有靈性,年紀輕輕就考上公務員,後來又走了公務系統的路子當了教授。有了位置也不亂來,滿腹才華規規矩矩,每天早上還到父親面前請安。」

喔,請安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全村子都傳聞小萬哥每天早晨到父親面前立正姿態垂首侍立,說:「父親大人,小萬給您請安,您老人家早。」

這事從小到大除了小萬哥出門不在家之外,無一日間斷。我私下也是很佩服他的,但這似乎應該說是孝順,怎麼說是才華?而且進入公務系統難免要鬥爭,手段靈活本事確實不可小看,但這應該說是鑽營,喔不,機靈,怎麼說是靈性?

後來陪著我父參加了幾場同鄉會,從小相善的孟伯伯搭著我的肩膀說:

「小楊啊,你書讀得還不錯啊,多點靈性,找找關係,要不孟伯伯給你弄條路子。」

「他臭脾氣,一點靈性也沒有,找關係他也不要。」我父看不下去從旁邊砍了一句。孟伯伯笑得尷尬,就說:

「沒靈性也沒關係,老實人嘛!這年代,有才華的人就能活下去。」

聽得我好感動,誰說一定要搞逢迎拍馬、苟且鑽營?只要有才華,有本事,誰都可以闖出一片天不是?

孟伯伯拉來了李伯伯,笑著說:

「才華就屬我們李兄第一,拳腳千般過,一點不沾身。現在官做得這麼大了!」李伯伯笑瞇了眼:

「當官要有才華,這我倒是有些心得的。規規矩矩,老實做官,一把太極,推向天邊。」

我父瞥了我一眼,搖搖頭:

「不,他也沒有才華。」

原來才華與靈性是專有名詞。同鄉各位耆老所稱「才華」就是只做份內事但求無過,不挑額外擔推卸責任的本事;「靈性」就是苟且鑽營逢迎拍馬,依強凌弱踩人向上的手段。

我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個同鄉妹子呢?這麼談得來不只是因為投緣,也因為她不止沒有靈性,還沒有才華,跟我一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