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雲章

高雲章,男,高雄市人。 從國中就開始用習作背後的空白處寫同人推理小說。 曾獲林佛兒推理小說獎佳作 作品散見於個人部落格及 POPO 原創市集。 個人部落格「黑夜降臨時」: https://zcc1234.pixnet.net/blog POPO 原創市集: https://www.popo.tw/users/zcc1234

檸檬 - 第一章 地獄 - 14

「很高興能看到你還活著,」昨天倒在旅店門口的老者此刻身穿土黃色軍裝,抬頭挺胸,拍了拍我的肩頭。以一個不久前還奄奄一息、病骨支離的老頭而言,力道還挺大的,「我會護送他們到目的地,你可以放心。」

「那就麻煩您了。」目送老者一路走向前方,揮手下令部屬上車後,我敲敲軍用卡車的後門,對探出頭來的哈佳說:「他們就麻煩妳了。」

「你不跟我們一起走?」葉馨探出頭來。

「這裡還有一些事要處理,」我說:「等這裡的事處理完,我會過去跟你們會合。」

卡車引擎發出轟隆的運轉聲一輛一輛駛離,四周回復成一片光禿禿的黃沙,只留下沙地上迤邐的車轍。

我將皮箱裡剩下的錢全給了哈佳和大藪,軍團留了部Toyota Hilux N30卡車給我,風沙把白色車身上某某水電包商的名字跟電話磨到只剩斑駁的殘影,像湛藍天空背景裡的一塊污垢。

頂著灼人的陽光,我走到車旁,確認車斗裡綑紮的帳篷和乾糧時,肩頭突然挨了一記。

回過頭,葉馨正站在身後,揪著眉頭。

「妳 - 」

「這是什麼?」她把手上的紙一把捶進我胸口。

那疊紙是我託大藪交給她的信封,裡面有張到紐約的機票,給齊亞克的信,還有給她的紙條。

「我不是叫大藪到目的地再交給妳嗎?」我說。

「他車子一發動就交給我,說要讓我自己決定,」她說完又捶了我肩膀,「你要我去紐約做什麼?」

「我以前是紐約市警察,齊亞克是我的同事,」我說:「他會安排妳做治療,給妳新的身份,妳可以在一個沒人認識妳的地方開始新生活,重新過妳的人生,有什麼不好嗎?」

「這樣說你不會留下來?」

我深吸一口氣,「好吧,我要去香港。」

「我跟你一起去。」

「妳知道我要去做什麼嗎?小姐,我不是去觀光耶。」

「你要去找那些人,對吧?」她說,「我可以幫你的忙,而且我也要找紹輝。」

「妳聽到克勞瑟講的吧?」我扶著她肩頭,「如果妳再被他們抓住,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我不在乎。」

「我可能沒辦法保護妳,甚至會把妳推出去當餌,妳會成為他們的目標被追殺,沒有人可以幫助妳,妳不害怕嗎?」

「我不害怕。」

「要做我的搭檔,一路上會很辛苦哦。」

「你不是答應我,我可以決定自己的人生嗎?」她直直盯著我,我不由得畏縮了一下。

我嘆了口氣,放開她,「好吧,我答應妳。」

「謝謝,」她一把抱住我,透過衣服傳來溫暖的觸感,「對不起。」

「知道嗎?我害怕以後說這句話的恐怕是我。」我說:「上車吧,我們去開普敦。」

「去機場嗎?」她抬頭望向我。

「那些人時常留意飛機班次跟乘客名單,如果坐飛機,他們就曉得我們要過去了,」我打開車門,「我的朋友手上有條船,而且他很樂意載我們過去。」

「他是有私人遊艇的富豪嗎?」葉馨走到助手座。

「這個嘛 - 我確定他不是富豪,」我朝她眨眨眼,「不過他的船應該比私人遊艇要大得多。」

#     #     #

葉馨和我打開車門,清涼的海風帶著鹹腥味撲面而來。

十幾層樓高的白色吊車一字排開,像奇異品種的鳥類從身後的連結車平台上叼起各種色彩的貨櫃,轉身放進港邊貨櫃輪深邃的貨艙中。

一個身穿雙排扣西裝,白髮和白鬍包著方臉,看上去會聯想到耶誕老人的初老男子站在碼頭邊,跟一個穿著白襯衫和西裝長褲的東方男子看著吊車吊起一個跟貨櫃一樣長,用白色塑膠布層層纏裹的紡錘形物體。

我朝初老男子揮揮手,他看見後,跟東方男子走上前來。

「你沒說會帶美女過來。」他說。

「所以你今天要請客嗎?」我說:「這是馬丁.奧爾森船長,這位是朴英業 - 你升大副了嗎?恭喜。」

「託你的福,」東方男子看上去大約四十歲左右,國字臉跟平頭給他增加了些嚴肅的氣氛,「我是朴英業,這艘船的大副。」

「這是葉馨。」

「兩位好。」葉馨朝對方點點頭。

「你要的證件準備好了。」朴英業拿出兩個牛皮紙信封給我。我打開信封,查看裡面的東西。

在哈佳之家時,我請桂敏芙將葉馨的檔案照片複製一份給齊亞克,製作相關的假證件後再寄給奧爾森。

照片裡的葉馨比現在多了抹微笑,如果沒發生這些事,她現在或許也會笑得這麼開心吧。

「喏,妳的證件。」我將葉馨的牛皮紙信封封好,遞給她。

她打開信封,拿出證件查看,「見習船員?」

「抱歉,我身上的錢不太夠,可能要在船上打點零工。」我說。

「你又在嚇小孩子了,」奧爾森呵呵笑了出來,「我們是貨櫃輪,船員和搭便船的乘客相比,比較不引人注意。」

「說到貨櫃輪,那玩意是什麼?」我抬頭望向正越過我們頭頂的紡錘形物體,「你該不會偷運什麼保育類動物吧?」

「船東臨時要我們運到香港的,」奧爾森說:「他下個月到香港參加兒子的婚禮,據說是婚宴上要用的。」

葉馨的視線從紡錘形物體下移,停在髹在船艉上的英文船名。

「這 - 」她笑了出來。

我順著她的眼光望去,讀完後忍不住『噗哧』一聲大笑。

朴英業露出微笑,「你們發現啦。」

天啊,想到我們未來的旅程,這個名字真是太合適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