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鷙

過了憤世嫉俗的年纪,只想瀟灑走一回。 主業:臨床心理與心理治療

海德堡之秋

Heidelberg Herbst, 是我過的第一個德國慶祝節日

三年前,那是我在德國的第二夜。

抵達德國柏林機場後,在附近住了一晚。當時我還沒有倒過來時差,長途旅行機艙內乾燥的空氣讓我頭昏腦脹。第二天早上,我拉開住處的窗簾,外面是一幾棟明顯東德風格的簡約住宅樓,和一個小小的廣場。

「啊,這就是德國啊。」我心想 。

雖然並不是什麼濃厚異國情調的窗景,但這陰沈卻又因格外乾淨顯得層次分明的天空,以及開始發黃的樹葉,還有幾個戴著彩色小帽子的德國孩童,給了我我的「德國初印象」。

來不及感慨太多,馬上我就要離開東德,出發去我真正的目的地,位於巴登符騰堡的海德堡。

海德堡很美,是著名的旅遊城市。這所大學很棒,以至於我雖然已經租好了在東德某城的房,繳納學費並且已經註冊,在收到海德堡大學的錄取後,我的所有親朋好友,都認為我應該改變計劃去海德堡。

雖然內心有所抵觸,我怕這「精英」大學的名號,也怕這所「德國最古老大學」的嚴肅刻板,我還是來了。

那天早上,東德還在下雨,當我抵達海德堡時,晴空萬里,秋高氣爽。我的住處在醫學院附近,一切都現代而明朗。

「這是德國的另一邊啊!」我心想。

第二天早上,我和之前在微信上認識的一位朋友約好一起去辦手機號以及註冊。當我們走到市中心時,只見熙熙攘攘的人群。

「沒想到德國也有這麼多人啊!」

當然,這只是因為這座城市在慶祝它最美的時節:「海德堡之秋」。一切都對於剛到德國的我們來說是那麼新鮮有趣:烤腸麵包、巧克力醬可麗餅、新鮮的葡萄酒和啤酒、杏仁糖等等。我和朋友每一個都想嚐嚐。

「我學長說不要一次就逛完這裡的商店,因為這個城市就只有這麼大,逛完以後就沒意思了。」同行的朋友告訴我,可是這又如何呢?我們在興頭上,已經快逛完了大部分店舖和老城的花園。當然第一天也會興致勃勃地造訪了最著名的海德堡城堡。

這也的確是海德堡的全部了。

但即使如此,在海德堡的第四個秋天,我仍然忍不住拿起手機拍個不停。就像每次過橋的時候,電車裡的大部分人,以及騎自行車的人們,都還是會注視著城堡,永遠看不夠。

關於海德堡,最著名的一句話可能是歌德所寫的:「我把心遺失在了海德堡。」

而現在對於我來說,海德堡已經成為了我的第二故鄉,我在海德堡生活的時間,已經僅次於我在故鄉生活的時間了。並且,我甚至想要一直在這裡生活下去。

今天我感冒初癒,在家「隔離」了一週的我想趁著最後的秋陽去城堡走走。即使是小病初癒,也有輕快的感覺,一切都更生動鮮活了,看著結伴出行的人們,我也為他們感到快樂。

城堡遺址
從城堡花園遠眺


從對面的哲學家小徑遠望城堡

德語中有一個詞叫Blätterwald, Blätter是樹葉,Wald是森林,描述秋天的層林盡染,或許可以翻譯為Bunte Blätterwälder. 秋日總是很美,晨霧,夜霧,秋雨與秋陽。這彩色斑斕的林葉,時而被霧籠罩,也會被陽光照耀,總帶來無盡的美。我貪婪地想紀錄下每一瞬間的美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生活| 久違的勞碌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