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假如给予我多一次机会,我要当个女汉子学会修车 (likened:riceball)

马来西亚是个若是没有汽车就难以生活的国家,除了首都吉隆坡之外,其他地区的公共交通设施还没到达一个很完善的地步。还记得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省钱而选择搭巴士,但事实上有不少时候,是肯本等不到巴士结果因为时间的关系必须招的士的。换句话说,如果巴士准时到站是个奇迹,迟到或是没到则是常态。所以这里的很多年轻人,一毕业第一个目标就是买车,因为若是没有代步的工具就会局限很多的工作机会。当然,摩托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可以这里的车祸几率算是偏高,说一很多父母,包括我的父母会直接阻拦小孩,不让他们考取摩托车驾驶护照。(我已经打算偷偷瞒着我的父母去考。。哈哈)

还没有到沙巴工作的时候,在我的印象里因该没有汽车到不了的地方,但是在沙巴工作的两年,不但令我开了眼界,更是改变了不少我的人生价值观。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初出茅庐,对于师兄师姐们都是很爱慕和敬佩。有一天,有个师姐邀请我们周末时,参加一个医疗营(medical camp),说是要个山区的村民,提供看牙和看病的服务。当时,我们几个黄毛小丫头,看在有免费吃喝,又有机会和师姐师兄相处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历经颠簸,我们终于到达。大家各自搭棚,开始煮饭、休息


其实医疗营在东马(沙巴和砂捞越)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活动,因为有不少原住民,长期住在深林内陆不论是在水源、电源、医疗等资源都是极其缺乏的。所以会有不少的慈善部门、政府机构、或是宗教团体,甚至大小社团会不定期地来举办医疗营,到内陆去服务民众。马来文里,有一句话叫“ Tak kena maka tak cinta, ”,字面解释是没有机会认识,所以不喜欢。我想这句话在这我这心境来说再贴切不过。自从参加第一次后我直接是上了瘾,在两年的工作时间里,我一共参加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营会。

在每一个营会中,都有一班伟大的灵魂人物。这些令人敬佩又尊重的不是那些华佗再世的医师,也不是准备各样药物的药剂师,当然也不是我们这些毛头牙医。他们就是生活经历丰富,博学多才的司机大叔们。灵魂人物这称号,他们绝对是受之无愧, 因为没了他们我们决对绝对到不了山区。这些司机大叔们都是驾驶经验丰富,很多更是四轮驱动挑战赛的老手。四轮驱动挑战赛(Broneo Safari Off Road Challenge) 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新鲜的名称,但是对于东马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不论是4 by 4 或是Broneo Safari 对于很多的男孩来说就是梦想。

遇上雨天,轮胎容易陷入,需要有人下车给与司机指挥避开烂泥。

除了年度的横越丛林比赛,这些热心的大叔经常也会尽量帮助我们每一次进村,不要以为看似简单,每一次进村都是庞大的花费,但是这些热心的大叔却老是一笑而过、无私地奉献。每一次出发前,这些大叔们都会自费把车细心检查,在维修上下心思,还有换轮胎等。蜈蚣虫(Off road轮胎的别名)一般比普通轮胎较大,所以不适合在平常的马路上使用,所以这些轮胎一般是存放在修车行,等到要出发的一天前才回去换上,回来后又换回去,还要把车洗干净,并且进行各样的检测。


一路上路况难测,尤其是要是有遇上雨天的情况,难免会有状况的发生,但是这些爱车达人对于他们的宝贝比对女人还要了解。出状况的时候肯定有,但是每一次的经验都告述我,我是多虑的。这些大叔们和小叮当一样厉害,一有问题就马上下车维修,每一次我们都能平安进村,开开心心的回家。

这算是一个比较豪华的医疗营,因为还有电流。可以吹风扇,有灯照。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必须在没有风扇下工作,还要赶在太阳下山前把来到的村民看完。


这一些的经验当中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接下来我也会慢慢在我的#菜鸟汤牙医系列里面更新。回到主题,我不是个汽车迷,但是我很宝贝我的老车。至今我还是驾着一辆15岁的丰田-威驰(Vios)。近日我的爱车最近越来越多问题,可我这战车陪了从西马到东马再回到西马,我真的舍不得更换。所以每当爱车出毛病的时候,我老是很后悔当初有那么多神级的师傅,怎么我就没把握好机会,好好请教一番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