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日记~马来西亚宣布全国移动另管辖令48小时后之随想

其实对政府这样的宣布,其实并没有感到意外。在一星期前,在写疫情给了我一记耳光一文时虽然说有了点心理准备,但是当我国首相正式宣布的时候,确实有点感觉措手不及。

3月16号晚上十点时,我国首相通过现场直播的方式宣布我国正式将在3月18-31日进入移动管辖的时候,一开始大家的潜意识里面都认为这一举就是相等于封国,但是把演讲听完的时候,感觉上比较像半封城的状态。

图片来自网路


虽然这项措施的本意很简单,就是让人民尽量不要外出,减少病毒的蔓延。但是很快的,我们就发现这条列并没有很完善,其中有太多的漏洞以及灰色地带。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我们牙医到底该不该营业?文稿里说明“重要机构”将持续运作,包括医疗服务。那我们牙科算不算医疗呢?在这疫情扩散,资源短缺的状态,大家都很有共识地只接见“紧急状况”的案件。很显然政府里面的牙科不可能会停业,那我们这些私人介是否有依旧有看诊的必要呢?又或者说,如果我们继续营业,带来的危害性是否更高呢?由于一切来得太突然,大家七嘴八舌的言论纷纷、各持己见。就连国家的牙科学会负责人也来不及开会讨论,唯一的方式就是让我们等。

我给妈妈打了电话,她说家里是有一点粮食,但是弟弟的大学忽然放假回家担心不够米,隔天要出门买。妈妈一直以来抵抗力都不太好,所以我就毛遂自荐的说,隔天上班前我去买。隔天,我十点半上班,九点十五分就到了超市,一开始只有大概不到10个人。在超市开门的5分钟前,我忽然发现,我身边都挤满人。大家看起来都是有备而来,不但全副武装甚至还一边讨论战略。我身后的妈妈像个军师般,大声地下令丈夫和孩子们各自的任务,最可笑的是她竟然不是用”拿“而是交代孩子去”抢“。

到了九点半电动闸门慢慢升起时,很多人忽然好像失心疯一般,直接弯腰冲入商场搏杀一番。好像只有我,还有几位老外显得比较冷静,等闸门开到一般人可以进入的高度才进去。妈妈原本让我买一袋十公斤的白米,可惜已经没有一包装了,就拿了2袋五公斤的,然后我再拿了30颗鸡蛋,本来想说买一些意大利面条,可是走来走去都找不到放在哪里。结果定眼一看,原来摆放意面的柜子已经完全被扫空。不是只是条状意面缺货,而是所有各种形状的意面都完了,一整个柜子都空完,难怪我找不到在哪里😓。为了避免还钱的长龙,我赶在大家还在努力填满购物车时就结账走人。经过了一轮的惊吓和惊恐的购物体验,我只能终结,没让妈妈出门是对的选择!

图片来自网路


到了中午,有关当局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指示,我们是否应该继续营业。我老板就已经决定我们会开到17号,18-31号暂时先关,把诊所的电话带回家,大家在家里待命。万一有什么紧急案件,我们会依据严重性来处理。所以我们把所有该看的病人都挤在一天里面,能缓解我们也尽量缓解。

放工回到家,本以为迎面而来的会是两个星期的平静。结果,脸书和whatsapp上疯狂的流传出,警方宣布在移动管辖期间,人民要是想要跨出自己所在的州,就必须到警局申请出门通行证。结果导致一大班人,纷纷到各个警局门口排队。但由于人数过盛,警方在几个小时后就宣布取消这项条规。

图片来自网路, 警局外的人龙在全国各个警局上演


没有了申请通行证的必要,大班的游子在今天浩浩荡荡的回乡“过年,车龙不断甚至导致严重的交通堵塞。还有很多老一辈的长辈,看见孩子们不上班,很开心大煮特煮,还邀请邻居上门做客。至于餐营业,很多人也完全无视只可以提供外卖的条例,让食客们进入用餐,光明正大享受难得的”假期“。还有很多工厂一各样的理由向政府申请在这管辖期间继续运作,据说已经有上百家工厂获准,明天复工。

这原本让大家乖乖坐在家里的”移动管辖令“,截止现在来看似乎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虽然这两天的确证案例有稍微减少,但这会是风暴来临前的安宁吗?我不知道,我只可以默默的祷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马来西亚正式施行锁国行动!!!

武汉硬封城被忽视的人道危机──次生灾难

马来西亚行动限制抗疫行动(首日,3月18日)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