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衣服~短篇小说

發布於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车上呆坐了多久,好不容易才发动的引擎此时此刻听起来,似乎显得格外的疗愈。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这辆接近二十年的老爷车引擎噪音,竟然还带有安抚的作用。我那颗忐忑、惴惴不安的心,随着车子轰鸣渐渐平缓了下来。我满满地松开了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看着方向盘上的残留着一大片的手汗,我有心无力地苦笑着。我在车里翻了翻,想找个纸巾还是抹布什么的,一扭头我从倒后镜上看到了后座上四个摆列整齐的书包。

一股百味参杂的心情忽然如海啸般洪涛凶猛地来袭,我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我说不上来是愤怒的颤动,还是害怕无助的冷颤。一瞬间我的心跳像是接通了汽车的扬声器,开始四环播放,甚至在短短的几秒内直接掩盖了引擎的声音。我张大嘴巴想要用大喊掩盖过着可恶的心跳声,可是我发现我完全发不了声音,而那扑通。。。扑通声却像一只被注射了类固醇的猛兽,以十倍、百倍的速度长大。情急之下,我用仅存的力气把汽车钥匙拔出来。然后一切又缓慢了下来,我开着的口依然发不了声,但是至少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喘息。

我毅然下了车,到后座上把三个书包提到屋里。我打开了第一个书包,里面的衣服都是我最熟悉的,有一大部分其实都已经起毛了,可是老四这丫头就是懂事。她从小就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虽然穿的都是三个姐姐留下来的衣服,可是她完全不会介意。记得去年有点愧疚,想给她买一件新的裙子,她硬是坚持让我把钱花在一条鱼上,说这样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共享这份喜悦。

我坐在地上,把老四的衣服一件件弄整齐,一件一件地数着10件衣服,7件裤子。我走到我们全家唯一的衣橱,拉开了右边的橱门,然后用脚把左橱门前的铁罐移过来,固定着那开关不怎么灵敏右橱门。然后,我再打开了左边的橱门,来到最下边的一格,把小妹的衣服放了进去。我看了一眼决定把她最喜欢的红裤子,放到最顶端,免得这小孩又为了那红裤子把衣服搅乱。

我来到第二和第三个书包前也把里面的衣服裤全部搬了出来。里面装的都是老二和老三的衣物。老三这小瓜虽然才九岁,但是脾气和老爸一模一样,又是强迫症又龟毛的。平常从来不允许,姐姐或是妹妹在没有她的允许之下穿她的衣服。所有的衣服还有裤子不但要分开放,而且还要依照颜色由深到浅顺序排列。四姐妹当中,老三和老二年龄比较相近,所以感情最好,两人无论到哪儿都连在一起。出门的时候,总是会被人们误以为是双胞胎。

终于,我也把老二和老三的衣服整齐地放入衣橱内。我站在衣橱前,由下往上打量着,小妹的在最下面一格,往上一格的衣物由深到浅,然后就是到八成都是粉红色的二姐,再来就是最上面却有最少衣服的一格。我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匆匆忙忙关了左边的橱门,把支撑着右门的铁罐移到左边,关上右衣橱门。

我用最快的速度拿了车钥匙还有钱包,准备冲出家门。开门时,我回头望了地上的三个空书包,忽然之间有千头万绪在我眼前闪耀而过。我紧闭着双眼,用力地猛摇头,然后投降地叹了口气。忽然我的身体像着了魔一样,完全不受控制。只见我拿起地上的书包,把刚刚才放入衣橱的衣物又一件一件地装进了个别的书包里。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把车停好在路边。我想要用倒后镜把我哭花的脸擦一擦,一看那四个书包依然整整齐齐的放在后座,像是重来没有离开过。我努力的掩饰着脸上哭过的痕迹,戴上口罩下了车。我穿过了人群,假装看不见人们对我手上手环的指指点点,直奔到我的目的地。刚刚和我接洽的的先生认出了我,迎着我走来。虽然他走路有点笨拙可是我却一点笑意也没有。我用心观察着他脸上的微表情,希望他带给我的是好消息。

终于,他开口了:“女士,很不幸的想要通知你,除了您的大女儿已经确诊之外,刚刚测试的结果也显示您的第三女儿xxx也是确证病患。我们刚刚一直联络不上您,可能还要麻烦您再回去一趟,给她准备一点衣物。现在医院已经满了,所以只有把她们先安置在方舱隔离中心,马上就要出发了。”

我用最颤抖的声音说了我最不愿面对的:“我带了,四个娃的衣服我都带齐了”

*后记:

这是由真人真事启发的小说,身边很多前线人员的亲眼目睹的经历,在我心中久久挥之不去,于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了小说。耳边传来了,acoustic 版的 “leaving on a jet plan", 歌词里一遍遍的唱着“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Oh babe, I hate to go“ 更加让我感觉到一位母亲务必目送自己的血肉,而连一个再见拥抱的资格,也没有的那种心酸,还有无奈。



1 人支持了作者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