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疫情会否改变你的择偶条件?

新冠病毒崛起至今,已经无情地吞噬了大家对于2020满怀的期待与憧憬。看着一个个国家的沦陷、死亡人数日益上升,越来愈多公司减薪裁员,就算是戴着口罩,吸入的也是满满的焦虑与恐惧。步入4月份,大家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展望,感觉唯一的目标就是健健康康,能继续活着就不错了。

几天前,一位也是牙医的闺蜜给我打了电话说心里难受想要聊聊天。本以为,她只是压力大想要找个人发泄一下,毕竟现在这情况我们不能开业,基本上是等于手停口停。可是,还没讲两句,她就哭了起来。原来是在急诊室值班的男朋友给她发了条短信。信息说有关人员刚刚通知男友,6天前他处理的其中一位病患已经确诊是新冠肺炎的病患。虽然男友在信息内说了,当下处理病患的时候是有做好防疫措施,可是对于闺蜜来说这依然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她当下的反应自然是连发了一堆信息,可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得到回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里等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男朋友。而我,能做的也只是尽量和她聊天,减低她的焦虑。我们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也讨论着这疫情关联的笑话(比如:我国的妇女早前建议女性在家办公时要化妆打扮整齐,并模仿哆啦A梦的声音向丈夫撒娇)。


其实这次的谈话,让我想起一个印度人朋友的帖文。他说,这次疫情以后,大概许多父母也会开始反思,而不是一味的想尽办法让小孩成为医生。而我也很好奇,这疫情以后,是不是也有很多人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从事这类“高风险”的工作呢?毕竟,心理压力其实还蛮大的,而且不排除将来新疫情的爆发将会越来越普遍。

关于闺蜜的男友,院方至今是没有要求他做任何的测试。原因是当下他是有穿戴防疫措施,所以除非他有新冠肺炎的症状,不然没有检测的必要。看来,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没有那么快结束啊。

另外,现在这情况,治安也开始亮起红灯。几天前,才听到朋友的牙科诊所进贼,现金、电脑、还有口罩都被偷了。今天又听到有一位朋友花了十五万进口的口罩,在海关仓库凭空消失。海关人员称有人伪造文件,他们只认文件不认人,让别人把货取走了。

哈哈。。。好像越写越离题了。

不过,困了,不改了。晚安。


波士頓疫情筆記23: 醫護,防護,聯署信

武漢肺炎 - 日本疫情0301

來自遠方的疫情筆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