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一枚90后的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我志愿是经营一家殡仪馆

不要怀疑你的眼睛你没有看错,我的志愿是想开一家殡仪馆(广告时间:现在疫情期间,大家要提醒自己不要常常摸脸哦💗)

不知道大家是否曾经和我一样想像过自己的悼别仪式呢?

具体上,我也说不出从几时开始萌起这样的念头。但是,我可以很肯定地讲,是在我当医生之前就有过幻想起自己的葬礼的经历。可能是小说或是电影的触发,我一直都希望在我的葬礼上,大家都是盛装出席,穿得美美的来道别。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但是在门前的小桌子上要有很多我们一家人从小到大,到各地旅游的照片。

哦对了,当然少不了我最爱的花。玫瑰或是百合就不要了吧,感觉太俗了。除非它们是我喜欢的香槟色,不然就选牡丹花、兵乓菊。要不,薰衣草也不错,淡淡的香气会让人暖心。至于音乐嘛,我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让我闺蜜决定吧,应该会是她喜欢爵士乐和吉他曲吧。

image : exit here website


可是长大后,去了是葬礼才发现,不可能会是我想象中那么样。这里的葬礼都非常形式化,华人不论什么宗教都是大同小异。直属家属一般还是孝服出席,就是白色上衣,黑色裤。然后,依据道教、佛教或者基督教的形式进行。我欣赏中华文化的美,更认同披麻戴孝当中深厚的意义,可是我还是感觉会少了一点点的个人化,好像没什么会让人想起的细节的意识。

当了医生后,我这个想法就更加清晰了。毕竟慢慢体会到生离死别真的是一个日常,以其避而不谈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讨论。我父母是比较传统型很避忌这样的话题,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机会谈到这一块。可是其实我很希望他们可以敞开地说说,他们对于后事有什么想法,这样那天到来时,以其任意猜测至少我知道我是按照他们的心愿安排。而我也很想让他们知道,万一有那么一天他们必须做出决定时,我会希望尊重我DNR(Do Not Resuscitate)的决定。

所以,我其中一个梦想,就是经营一家别开生面的殡仪馆。一家可以按照客户可以定制不同的丧礼方式、独特的典礼、不同的花牌的殡仪馆,让人们以最优雅有特色的方式来道别。当然除了可以在自己临死之前,规划自己的悼别仪式。我也希望,万一身边所爱的人忽然意外离世时,家属可以安心里的想法、心思和方式跟挚爱的人道别。毕竟,永别是一门很难的功课,所以如果给予一个按着心里舒服的方式道别,不但会更加个人化而且对于被遗留下来的人更是一种心理上的了结。

我这个心中的念头重来都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过,一直到后来我意外发现在伦敦,有一家名为Exit Here的殡仪馆,他们家的理念就和我的蛮相似。这间殡仪馆的老板的目的就是想完全颠覆传统型丧礼和殡仪馆的定刻印象。


兴奋之余,我马上和我喜欢的男孩分享这事。结果,当然是被白眼啦!他说,天下那么多事情你怎么就对这事有兴趣了呢?结果我想都没想,就给了很多好像很有道理的理由来证明策划丧礼绝对是一门有意义的事,毕竟

1)人一生中,可以结很多次婚,可是只会死一次

2)不是每个人都会结婚,可是每个人都会死啊

3)如果我得了绝症,以其花一大笔钱治疗换取短短几年的存活率,还不如搞个潇潇洒洒的道别会让大家记住我, 然后把剩余的钱捐出去。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志願】,點燃夢想!

我的志願-圖書館員

別用「志願」限制住自己的人生,任何時候都適合開始一段新旅程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