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一枚90后的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为防疾慌乱的心,来一个笑话吧!

老是有很多人搞不懂,医生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把人体从头学到脚,可你们牙医就单单学个嘴巴还有32颗牙齿怎么也琢磨了同样五年的时间啊。

在很多人的定义里边,牙医不算是个正真的医生,我妈就是其中一个。我生病的时候,她终是会千交代万交代我一定要看医生。我要是说我自己也是医生会看着办,铁定被骂。。。妈妈的原话是“你这个那算什医生,别逞强、装厉害”

让我给你说说,那么在我妈的定义里面,我这牙医女儿上医学院,学的功夫是干嘛用的。还记得大约在我大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家里面冲凉房的水池坏了。在我们这里一般比较旧的家,都不用花洒,而是用砖筑成一个小池盛水冲凉的。

然后我妈看见我回来,就五彩飞扬的对我说:“太好了,你回来的正好,家里的水池漏水了,我买了一些灰分,你去帮我修一下。”我当下愣傻了,张大双眼对我妈妈眨了眨眼,我这千金小姐几乎可以说是五指不沾阳水,怎么会去修水池。结果,我妈妈给了我一个神逻辑的回复:“你不是会补牙吗?就一样的,你就照学校教你的一样去补一补啊?”

看来牙医们的工作范围的广狭,可真的是因人而异呀。。。

武汉肺炎的消息,依然没有多大正面的消息。今天马来西亚有了首宗马来西亚人确诊的案例,也开始引起了一些恐慌。刚刚想去买个免洗洗手液结果已经完全断货了,这样下去情况要是不再减缓的话,估计我们诊所所用的专业消毒产品即将会迎来一阵短缺荒了。说真的除了预防,我们能做的也太少了。在我上一遍留言里面@后前線KMnese提到在这非常时期,若是可以添加一点幽默,苦中一点甜也许会好一点。

不得不承认这招还真的管用,今天在网上看了一遍很好笑的新闻就和同事们分享,结果大家有的笑得打滚、有的笑得没气。有那么一瞬间,大家都觉得轻松起来,可以隔着口罩用力呼吸,鼓起勇气继续加油,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新闻吧!

p/s:也有可能是我笑点低,不好笑的话不要怪我哦


几天前有一名叫Mollie O'Brien的年轻女子,为逗小表弟开心,果断决定将一个口琴塞入自己的嘴巴。虽然这顺利地让小表弟开心的笑了起来,但她很快意识到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口琴完全卡在她的口腔处,拿不出来!Mollie在十分懊悔的同时,还不忘将这“悲剧”录起来,发布在抖音App上。幽默感十足的她还配上Bill Wurtz 的 “I did a bad thing”, 歌词简直完全符合她当下的情况。

I just did a bad thing

I regret the thing I did

And you're wondering what it is

Tell you what I did


来看下影片,

https://www.tiktok.com/@mollieobrien/video/6786738000958131462?lang=en

上传不了斗音的原片,只好用YouTube的

据Mollie形容,因为口琴恰好卡在口腔正中央,所以只要她一紧张起来,呼吸稍微沉重时候,口琴都会发出声音。这一吸一呼的,应该是个现场即兴演奏吧。。。起初,Mollie以为她的妈妈在知晓这件事后会很生气,但妈妈在知道这事后感到很惊讶,因为不曾想到自己竟然养育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孩子。后来,Mollie 在被送入院后,随即就被转介给了牙医。牙医利用工具帮Mollie将口琴取出。

老实说,我在心里模拟了一下到了,这Case要是到我手上,我到底会怎么把口琴弄出来。我的推测是,那牙医应该没有把口琴分成两半再取出,毕竟那应该是属于消防员的工作吧。那么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多放一些润滑剂尝试一下,不然就是用拔牙的钳子把口琴的一端弄断/短,应该就可以出来吧!大家还有什么脑洞大开的方法,可以给我提一下,搞不好我将来还真是会遇上呢。

我其实很希望有个视频看下那牙医怎样取出来,不过偷偷告述你,要是我遇上这情况,我肯定会做一件的事情。我铁定会板着脸一脸严肃地了解问题,然后用找工具的借口到另外一个房间狂笑到饱,再回去处理“紧急状况”。要不然,这一边工作,一边有伴奏的气氛,我肯定憋不住。

今年新年,把恭喜发财先搁一边,平安二字值千金啊!

那些年,牙医值班(On-call)的迷信

致:那个正在怀疑人生的你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