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森林

放眼所及都是銀灰色的樹木,空蕩蕩的樹枝繁複的交纏遮覆整片天空,這裡是鹿角森林,一切開始與終結的地方。森林中有五位居民,收藏日常生活裡的靈光、書籍與電影中的浮光、教育現場一閃而逝的火光,以及在詩歌中隱晦的殘光。 讓森林更加遼闊: https://liker.land/ri85603/civic

[林靜]如果在冬夜,有一袋米

聽好了,我只問一次:一袋米到底要扛幾樓?

現在是凌晨兩點四十八分
說要早點睡的那人
正在床上研究手相
「你看我手上有著一面令旗,
這是帶天命的呢!」

其實我不太明白天命的意思
但拿著令旗的人通常下場不太好
畢竟這個時代
九天玄女也得去賣爆米花

另一頭的我
在心裡更新我的失眠歷程檔案:
「忽肚餓不可堪,應是過熱所致
欲服冰淇淋⋯⋯。」

不對,我們需要更多新名詞
超前厭世、軟性投胎、微死亡
對了,還有最關鍵的一類:
類末日、類崩盤、類不知所云

凌晨四點零八分
手握令旗的那位終於開示
「我們不該在不吉利的數字睡去
不如來練習數數吧
聽好了,我只問一次:
一袋米到底要扛幾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