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森林

放眼所及都是銀灰色的樹木,空蕩蕩的樹枝繁複的交纏遮覆整片天空,這裡是鹿角森林,一切開始與終結的地方。森林中有五位居民,收藏日常生活裡的靈光、書籍與電影中的浮光、教育現場一閃而逝的火光,以及在詩歌中隱晦的殘光。 讓森林更加遼闊: https://liker.land/ri85603/civic

[簡綠] 複製

發布於
「如果我可以對死神許願,我會希望擁有帶給後代幸福的能力,因為我自己不幸福,我不希望後代怪我為什麼沒有帶給他們幸福。」

  最近教到一個孩子,平常上課時很樂於發表自己的意見,從學習單看來也對自己很有要求,一開始看起來知書達禮、乖巧懂事,每次下課都會留下來找我閒聊,是個很可愛的孩子。

  但經過一個禮拜後,他開始會在課堂上當著所有人的面說:「我不想報名欸。」

  他說這句話時笑笑的,講完後就會撒嬌的說,「老師你跟我媽說要她報名啦。」從經驗上看來,我知道他是喜歡課程的,只是希望老師挽留他,一開始,我也沒太放在心上。

  後來,他開始變本加厲,會在課堂上故意說出「老師你作文真的改得很爛」、「我真的不想報名」這類的話,說完後,他又會要我跟他媽媽說,請他媽媽報名。我開始覺得不舒服了,嚴肅的跟他溝通幾次之後,仍然不見改進,就在這種不舒服的情緒下,課程結束了。

  他在回饋表單上寫下,他很想報名,希望能繼續上課,但我知道挽留他也沒有用了,家長大概率不會報名,報名了可能也不會滿意。

  這樣的孩子其實不少,有時候我會想,這孩子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表現,是不是因為他的父母在家就是這樣跟他說話的?

「為什麼考99分?為什麼不是考100分呢?太爛了吧?」

「為什麼沒有選上班長?你是不是人緣很差啊?」

「為什麼老師沒有選你?你太差勁了齁?」

  其實爸媽想聽到的,是孩子們的反駁,只是透過負面的語言,掩飾自己真正想得知的訊息。而這些大人們自以為是表達謙虛的習慣,留在了孩子心裡,久而久之,他們也會變成這樣的人,這些傷人的表達方式,只會一代又一代的複製下去。

  後來,我收到了家長的私訊,認為我沒有認真的改孩子的學習單,因為他覺得自己孩子寫作「不夠精簡」,但老師卻對孩子的學習單諸多誇獎,他認為孩子這樣會太自滿,沒辦法進步。(但我明明仔細的解釋了他句型使用上的錯處,並指出了錯字)

  這位只看得到冗言贅字的家長,看不到他的孩子在面對罪人時做出的思考,看不到孩子如何思考兩性之間的議題,看不到孩子如何觀察這個世界⋯⋯,他只看到孩子的錯字,還有不夠通順的句子,他看不到這些思考的背後,孩子真正被什麼感動了。

  我真的很生氣,真的真的真的很生氣。

  我其實很能體會這個孩子的心情,因為我也是這樣長大的,我的媽媽總是用很負面的話語來表達他的愛與關懷,現在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我曾經因此非常受傷。在很小的時候,我真的以為只要自己沒有當班長、沒有得獎,我就不會被愛,這種恐懼一直伴隨著我長大。

  長大後的我,難以承受批評,很容易感受到焦慮,總是懷著莫名其妙的競爭心。我害怕自己做了一點錯事便不會被愛了,會失去自己的容身之處,因此我永遠戰戰兢兢、精神上無法好好休息。直到現在,都還在學習如何愛自己。

  所以我真的很生氣,面對口不擇言的學生,我很生氣,因為他在被提醒之後,仍然沒有意識到他對別人造成的傷害,他已經學會了如何不著痕跡的藉由踩低別人來捧高自己;面對家長,我更生氣,因為他把自己的自卑加諸於孩子身上,拚命要求孩子成為一個不是自己的大人,複製自己的自卑繼續生活下去。

  我大概更生氣無能為力的我自己,我沒辦法改變孩子的離開,也沒辦法改變這樣的循環。我看到那孩子在最後一篇作文裡寫下:「如果我可以對死神許願,我會希望擁有帶給後代幸福的能力,因為我自己不幸福,我不希望後代怪我為什麼沒有帶給他們幸福。」

  他把「幸福」寫成了「幸服」,我想他媽媽眼裡大概只看得到這件事情,而我的稱讚,對他媽媽而言可能也只是一種對孩子的討好,就像考卷上的99分,大多時候我們只看得見那個刺眼的錯處。

  我常常說教學讓我重新看見自己,也展開跟過去對話的契機。當然,過程中還是遭遇到不少的挫敗,就像現在,我大概率會跟這個孩子錯身而過。但挫敗之後的我會更加堅強,下一次我想接住這樣的孩子,即使需要更長的時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