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武俠】付劍002

(edited)
一片斜笑,「申師傅好腿力。」申三非淺笑吟吟,「可得細擇妳最後之言。」十丈外就一身如箭,幾乎眨眼間貫中腿已在平帆鼻尖之前若寸。

七年一成貫中腿,腿勢自是凌猛,平帆無所可避,一掌擊腿。

「尋苦。」

申三非道,貫中腿一貫其掌,平帆身子朝後飛去。

「碰!」地一聲,她背部觸上了十丈外的柳樹樹幹,樹幹吱呀一聲,碎裂。

「今日尋死,倒非黃道吉日。」申三非冷笑道。

平帆臟腑、喉道與嘴裡依序感到鐵味,嘴邊一道鮮血流下。

心下尋思,此為死戰,袖裡三破針尚多,申三非不知自己暗器之術,該以風波掌繼續欺之。

一片斜笑,「申師傅好腿力。」

申三非淺笑吟吟,「可得細擇妳最後之言。」十丈外就一身如箭,幾乎眨眼間貫中腿已在平帆鼻尖之前若寸。

風波掌如風如波,內力軀內生,柔勁貫掌影,激鬥。

申三非怎知自己已被引近平帆身前?這三破針離敵越近,入魄越深。

貫中腿或可能就絕傳於此,他突感雙肩大腿一陣極細凍刺,停了動作。

「賊女。」

平帆冷笑,「申師傅老江湖,豈不知人間並無無計之鬥?」再入一針,這針卻是鎖住了申三非運勁之門。

申三非內力周身百骸已竄亂殘敗,右膝一軟,跪了下來。

「望申師傅道出家兄下落。」

申三非此刻體內苦極,啐痰,道:「賊道,妳對得起妳師父卜一生麼?」

平帆眼中一絲怒色一閃,「家師之名,非你能辱。」

指間一亮,三破針夾於雙指之間。

「還我兄命,或可少受三破針苦。」

申三非已滿口是血,咳嗽笑道:「卜一生一生無愧,唯妳。」

平帆自小不受卜一生青睞,總引以為內心深恥,此刻不知眼前人之言有意無意,卻是極怒至頭疼欲裂。

申三非跪地,腦中之憶,一生刻苦習武,內力勝師兄弟、十六年,習貫中腿、七年。

現下卻要死在這裡?

苦笑,心頭冷。

平帆肩頭一滴冷意,抬頭,卻是天下了雨。

「申師傅,望誠言。」

申三非散髮披臉,體內沉苦,不語。

偌大樹林,一妙齡女手執三破針佇立,一詭邪之耆跪於其前,其氛甚詭。

平帆心一橫,三破針便要入他雙眉之間。

「轟隆!」一聲,天有悶雷。「波滋!」

一道疾雷劈了二人頂上之樹,枝折,花啦呼啦地落了地。

這巨聲卻震得平帆心中一陣恐懼。

莫不是我行此之惡,天要懲我?她心頭漫出此意。

「罷了。」

雙指迅點,將申三非體內三破針逼出體外,遠處細微叮叮之聲,針竟落地有聲、甚奇。

平帆瞬間已消失無蹤,申三非跪著,感到氣息漸順。

三破針乃人間奇險之物,一入身,終世苦。

一破穴之通暢、二破臟腑常運、三則破,內息之永湧。

申三非豈不知?咳出了血,仍頹跪著。

二十年苦習,毀於大意;功力或倒退十年,時間若能跟著倒退,便不吃虧,但可能嗎?

頹極,身疲,縮於泥上睡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