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nymph

一个游客/和正在某条丝路上的某人/晚间/客栈里歇了马/讲一个故事

印度故事集 - 瑜珈

我並沒有呆很久,一是假期不夠,二是衣服不夠,整個宿舍各種扶手上晾滿衣物,憑借電扇日夜的排出水分,所有人都會有個習慣期,宿舍里的同修總問我感覺如何,我說ok,又一場不拉的參加各類學習,她們便很滿意。

每天醒來去冥想,天還沒亮,各人有各人的打扮,不一定看得到所有肅穆的臉,我們有時候用頭巾整個將自己遮蓋起來,看上去都高深莫測。大廳可容百人,當前淡季,人們稀稀拉拉席地而坐了三五排,面對著廳前舞台上幾尊神像,舞台側面寫了關於冥想的十二個步驟。

過了漫長的一陣,我的蓮花座慢慢演進成跪姿,間而伸長腿,看看周圍,大部分人都超凡入聖,也不排除有背靠大廳內廊柱瞌睡的。我便放下修行的包袱,去觀察拱廊外的天色,一點點亮起來,感覺整個山的靈氣都調節到和人群一個頻道,一聲鉢響後燈光漸起,大家開始念咒。

每人面前都有一本拉丁字母注音的梵語經咒本,先是老師領誦,幾個老師英語很好,言談間識見不凡,流露出在世界各地推廣瑜伽的經歷,舉止也謙卑得體令人生敬。我記得佛教里也有對於面目端正的要求,各種宗教基本是現代社會的雛形。

慢慢學生代表(隱修院專門有梵語誦經班)也被給予領唱機會,地席間散放各式打擊樂器手鼓搖鈴不一,大家隨時拿起來就加入合唱和器樂,氣氛奇妙,也不知道是宗教聯結了各人,還是旋律、節奏和那些元音的力量。整個誦經過程頗有儀式感,不僅有固定的開場和終結曲,也有極靜的時刻,眾人凝神領受老師的指引,滿是佛在捨衛國祗樹給孤獨園的意思。

瑜伽 1

就在這一刻

你的夢

正夢見你

——光頭才藝表演《俳句》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

第二天來了個藍眼睛小哥,我猜他是德國人,他搖搖頭,說自己是從俄羅斯來的。

當然,他就長得和俄羅斯芭蕾明星一個樣子,而且簡直才二十一二歲的樣子。

隱修院來客都好像藏了許多故事,譬如那些法國姑娘,巴西姑娘,唱披頭士唱得那麼好的利物浦男人,光頭拉丁肌肉男穿成日本忍者樣子,還有那些個爺爺輩的嬉皮,旁邊印度經濟咨詢師悄悄跟我講,他最佩服那個嬉皮,居然全程都把經文背了出來。

下午講座請來了個印度老頭,講課前工作人員貢上了一碗芒果給他享用,吃完他往椅子上一坐,開始講課。

講課從他的年紀講起,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你們想想我有幾歲。

他給我們講的就是瑜伽這種生活方式,用一句話來形容,瑜伽就是婆羅門的生活方式。婆羅門的責任是思考和神的聯結,大家不要覺得種性落後,婆羅門的生活方式和種性無關,所有人都可以選擇婆羅門的生活。

俄羅斯小哥中途就忍不住舉手要提問,老頭不客氣的呵斥他不要打斷上課,又無端去批評另一個加拿大來的女孩,說人家頭髮剪得不合規矩,坐著時用手撐臉也充滿負能量,小姑娘一臉鬱悶,居然也領受了下來,看來個人主義在山裡已經消亡了。被殺雞儆猴的其他人全體噤聲聽課,滿肚子不同意見慢慢也就被忘記,如果不同意見還依然存在的話。

隱修院對不同群體設計了不同課程,我們這群人基本算是檻外人,極淺的開始接觸瑜伽作為宗教的一部分,另一些學習200小時瑜伽教育和更深入儀軌課程的,很難說他們沒有進入一種宗教修行的狀態了。

第一日新人培訓(多麼像公司的迎新)是在個小印度神堂進行,眾人齊力推開卷著的大地席,聽印度老師講隱修院和一般瑜伽中心的不同。隱修院是有上師作為精神傳承的,正所謂瑜伽體式Asana各處皆可習得,和Guru上師系統的接軌只有在隱修院才能做到。

——可是Guru已經去世了,我當時還沒見識到老頭的氣勢,怪突兀的就打斷了印度老師。

——但他的精神還在這裡,我們每天都能感受到。

坐臥寢食都是瑜伽,中華文化里的同位詞差不多是「修行」,瑜伽是生活方式,生活就是一場修行。

每日准點食堂開放,大家赤腳進入,隨身物件均不能帶入,工作人員(多數是志願者)拍著手唱著歌/咒歡迎大家入座,堂內擺好了薄薄的坐席,面前是食盤,裡頭有南印米飯,水煮蔬菜,咖喱。南印飲食清淡,咖喱不似北部加入大量香料和堅果泥,基本只是用椰漿和酸奶調味。工作人員不停的在排排席地而坐的用餐者之間穿行,拎著各類食桶,為需要的人加量。

所有新人都會被嚇到,沒有餐具,完全用手,另外不能說話。

為什麼吃飯不能說話。這個問題前一日都講座提到過,素食者的傲慢在這些關於婆羅門生活方式的講座里毫無遮掩。婆羅門食物不含蒜蔥,全素,席間不能交談,以保證進食的全神貫注,避免因交談而分心,導致過量進食。

我好幾天在想出山到哪家酒店自助吃個夠。

這天早上老師們帶大家做silient walk,從隱修院出門,一隊人均著黃衣(印度教拜火,主色為黃色,橙色),也算是浩浩蕩蕩。清晨南印山水秀麗得很,水里有幾個洗衣服的人,女性露出肌肉豐厚的脖頸,一路也能見到小神龕,像是土地廟,後頭栽種迷你個頭的香蕉樹,徬佛小小的神靈一轉眼就會出現。當地人見到我們這一隊都微笑致意,而我們一行算是在修行一種與外界隔離的功夫,連微笑都不能回應,走了半小時,來到原來隱修院的另一處產業,一座目前已經荒廢的護士學校,一圈坐好,開始冥想。

OM

這是我最喜歡的咒語,簡單,人們閉嘴,世界一下安靜下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