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婉瑩

無法被定義的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 即時更新 Facebook 翁婉瑩

當戰地記者進入殺戮之地

發布於
專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因記錄敏昂萊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成為軍政府的敵人,而暴露於危險之中,他們僅是舉起攝影機、相機、手機、電腦、筆記本與筆,便成為殘暴政權的主要目標。

美國有線電視網(CNN)國際新聞記者Clarissa Ward和她的團隊,3月30日自首爾搭乘緬甸國際航空,抵達仰光採訪政變後的緬甸。

緬甸自2月1日政變後便停止大部分國際航班,關閉國際機場,停止核發簽證。

Clarissa Ward是著名的戰地記者,多次獲獎。31日下午,她的車隊在軍車護送下穿越仰光市區。Clarissa Ward在網路社群上寫道:「電話聽不清楚聲音,但當我們全副武裝的車隊通過時,民眾在敲打鍋碗瓢盆。」

而仰光市區也在31日下午無預警全面停電斷網。仰光當地流傳,軍政府為避免CNN車隊所到之地,民眾聚集遊行,故意斷網斷電。

軍政府發言人沒有回應《路透社》關於CNN團隊的提問,而被軍政府雇用進行國際遊說的以色列說客Ari Ben-Menashe則告訴《路透社》,他已安排CNN的採訪,這個團隊可以自由地採訪他們想採訪的。

CNN也沒有回應《路透社》的求證。

Ben-Menashe說,軍車只是護送CNN團隊採訪官員以及日前被摧毀工廠。


Clarissa Ward與CNN採訪團隊在軍車的護送下,穿越仰光市區


當Clarissa Ward與CNN團隊落地仰光後,緬甸發生了這些事:

  • 2月1日至3月30日,全緬甸超過521人死於軍政府的武力鎮壓,30日就有8人被殺,目前超過2600人被拘禁。
  • 3月31日,翁山蘇姬被允許在警察局與她的律師視訊通話15分鐘,這是政變後兩個月,她首次與律師談話。Min Min Soe律師說,翁山蘇姬的健康狀況良好,她也為人民祈禱。而翁山蘇姬也將在4月1日透過視訊被審訊,上次的庭審因網路中斷而未進行。
  • 代表全民盟的民間議會(CRPH)與軍政府同時在31日發動代表性的政治動作。

CRPH於31日宣布廢止《2008憲法》,這部半套民主的憲法,讓翁山蘇姬得以透過選票贏得執政權,也讓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民意。

CRPH同時也宣布過渡的《聯邦民主憲章》,內容包括實行民主、保障平等與自決的聯邦民主聯盟,所有民族與公民自由平等,基於正義互相認可與尊重,並將於4月第1週集合所有聯邦民主力量,組建一個民族團結的政府。

軍政府也在31日宣布,為慶祝4月13日至16日的緬甸新年,從4月1日至30日暫停所有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軍事行動。

民眾燒毀《2008憲法》


  • Kambawza銀行在30日公告,根據中央銀行的命令,每天全國行庫最多只能發行20萬張ATM卡,後續該行將公告撤下,但依舊造成民心騷動。

目前每人每天的ATM提款上限為50萬緬元(約355美元),但從3月1日起,每週最多只能提款200萬緬元(約1419美元);企業每週最多只能支付2000萬緬元(約14187美元);有企業向《BBC Buemese》抱怨,他在緬甸的美元帳戶被關閉,國外銀行無法從緬甸民營銀行扣款。

更簡單地解釋,當手機網路被關閉,網路銀行與行動支付已難以運作,代表必須用ATM提款卡才能提取現金,而現在ATM卡的發行又有上限。

就是國家把錢卡在銀行裡,只進不出。

根據目擊者向《路透社》表示,在31日有12名受傷的克倫族民眾,進入泰國的醫院就醫,但泰國仍持續遣返緬甸難民,因為他們認為邊境是安全的。而泰國於31日表示將會暫時接收難民,但不會設置難民營。

流離失所的克倫族民眾
一名克倫族婦女在逃亡過程生下孩子


30日,一架軍機轟炸了勃固省良樂賓鎮( Nyaung Lay Pin)的克倫民族聯盟(KNU)控制地區,造成7人死亡,1人受傷。這個地區富含金礦與砂石,在KNU與政府簽署停火協議後,由KUN與當地政府聯合開採。

  • 當Clarissa Ward採訪團隊在軍車護送下,穿越仰光時,至少19名新聞記者正被拘禁,11名記者被以刑法第505條a的散播謠言罪起訴,一名記者被以刑法第505條b的煽動罪起訴。

3月8日,Mizzima、Myanmar Now、DVB、7 Day與Khit Thit Media遭撤照,軍政府搜索媒體辦公室,再加上不斷增加的記者被捕人數,原本在政變初期的街頭,可以看到的「Press」記者背心與相機,已經不復見。

突襲、逮捕、訴訟,迫使所有不為軍權服務的記者躲藏了起來。

軍方發動政變後不久,新聞部便通告媒體不可使用「政變」一詞,來描述軍方的「接管政權」,也不可以將「國家行政委員會」稱為「軍事政權」或「軍事委員會」,但所有的獨立媒體仍持續使用這些詞彙,無視政權的警告。

《The Irrawaddy》的專欄評論人Naing Khit描述,

「全緬甸藏匿的記者約有數百人,我的朋友透過電話聯絡我,但不敢透露自己的下落。他們正在躲藏處工作,秘密地蒐集新聞,因為在公開場合露面,將是自由的終結。他們有些人已經搬到偏遠地區,甚至企圖逃離緬甸。」

Naing Khit說,民眾也意識到媒體的困境,因此公民記者成為政變後的重要傳播力量,補充專業記者的工作。民眾在反軍政行動中拍照或攝影,透過網路社群傳播,或傳送給媒體發佈全國與全世界。

所有專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因記錄敏昂萊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成為軍政府的敵人,而暴露於危險之中,他們僅是舉起攝影機、相機、手機、電腦、筆記本與筆,便成為殘暴政權的主要目標。

Clarissa Ward是著名的戰地記者,她確實來到殺戮之地緬甸,在國際說客與軍政府的安排下。

一名Twitter用戶San San寫下:「我們在下午1點同時敲打鍋碗瓢盆,向她和平地表達,我們反對軍事政變,因為實際上we are not ok!」

他呼應CNN曾報導曼德勒華裔女孩鄧家希,她被維安部隊射殺時,身上穿的T恤文字:「Everything will be OK.」

Photos from BBC Burmese The Irrawaddy - Burmese Editi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分裂與團結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