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婉瑩

無法被定義的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 即時更新 Facebook 翁婉瑩

不可避免的一戰

發布於
平行於當權緬甸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NUG)在8月17日的例會中,副總統Duval Shei La宣布,保護人民的戰爭不可避免,他們將會決定反攻軍政府的起義日期。而發動政變的軍事首領敏昂萊則成立「看守政府」,任命自己為總理,彰顯對緬甸的控制權,為9月14日召開的聯合國大會,「誰能代表緬甸」的聯合國代表權之戰,已經展開。

平行於當權緬甸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NUG)在8月17日的例會中,副總統Duval Shei La宣布,保護人民的戰爭不可避免,他們將會決定反攻軍政府的起義日期。

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統計,截至8月19日超過1,007人遭到軍政府殺害,5,747人遭關押,255人遭到判刑,包括兩名未成年人的26人,被判處死刑。

緬甸軍事首領敏昂萊在今年2月1日發動政變,成立「國家行政委員會」掌握國家機器。更於8月1日宣布成立「看守政府」,換湯不換藥地任命敏昂萊為總理,並將原本承諾一年舉辦「公正」的選舉,這個承諾已被延長至兩年。

誰能在聯合國代表緬甸?

以全民盟為主的跨黨派與民族人士,在4月16日成立了「民族團結政府」,向國際爭取支持;而敏昂萊則成立「看守政府」,任命自己為總理,彰顯對緬甸的控制權,為9月14日召開的聯合國大會,「誰能代表緬甸」的聯合國代表權之戰,已經展開。

曾在聯合國會議出三指反威權手勢,呼籲國際社會協助緬甸恢復民主體制的緬甸大使覺莫敦(Kyaw Moe Tun),軍政府在今年7月向聯合國要求更換大使未果,至今支持民族團結政府的覺莫敦仍在聯合國代表緬甸。

而8月6日美國紐約州警方逮捕兩名緬甸公民,兩人涉嫌密謀殺害或傷害覺莫敦,外界亦有臆測係軍政府所策劃的謀殺行動,但已被軍政府否認,美方也加強了覺莫敦的安全維護。

「(敏昂萊)總司令似乎決心透過成立『看守政府』,來鞏固他的權力控制,而他的控制手段還包括自任該國總理、廢止去年的選舉結果,與企圖解散全民盟。」聯合國的緬甸問題特使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 在8月10日的記者會表示。

針對緬甸代表權問題,「聯合國不會承認任何一方政府,一切取決於聯合國會員國是否做出決定。」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 說。「會員國若不做出任何決定,覺莫敦在聯合國合法代表緬甸,而被囚禁的翁山蘇姬與總統溫敏(Win Myint),仍是國家領導人。 」她強調。

過往聯合國針對代表權爭議的作法,個案與不同會員國,都曾提出各種標準,而在歷史上出現各種代表權的決議。先不討論細節與過去個案的情況下,緬甸的民主政府被強行推翻,成員國可能必須考量「聯合國緬甸特別諮詢委員會」(SAC-M) 提出的:

「每個當局能行使有效控制;每個當局持有的民主合法性;並遵守國際法。」

而聯合國對緬甸代表權的決定,也將影響聯合國的司法機構-海牙國際法庭的代表權。

若民族團結政府取得聯合國的合法代表權,便可對國際法庭訴諸政變以來軍政府對人民的暴力與屠殺,而軍政府成員亦是羅興雅人遭受種族迫害的主要被告。

爭取聯合國的認可,人民的支持更重要

民族團結政府(NUG)支持的「總罷工協調機構」(General Strike Coordination Body, GSCB)8月10日在Facebook上發起串連運動,號召用戶使用大頭照濾鏡,標示「Accept NUG, Reject Military」(承認NUG,否決軍政府),要求聯合國接受民族團結政府代表緬甸。

GSCB表示,截至8月15日已超過300萬用戶使用濾鏡頭貼。


軍政府對此網路行動非常憤怒,指控63名藝術家、藝人與意見領袖變更他們的Facebook頭貼,違反今年8月1日才修正的《反恐怖主義法》。

根據該法,勸說、宣傳和招募任何人參加任何恐怖團體或恐怖活動的行為,刑期從3年增加到7年。

緬甸當地媒體《Mizzima》在8月15日報導,仰光西區警察局要求仰光地區的所有鄉鎮,編制參與更換Facebook頭貼的名單。

30歲的Ko Ye Mon(化名)擁有政治學學位,他對《Myanmar Now》表示,「這個網路行動可以展示我們推翻軍事獨裁的訴求,就算什麼都沒發生,也足以威脅到軍隊士氣。」

「它展示了緬甸人民的態度,儘管人民沒有因此而直接受益。」「而換頭貼的串連行動,也能幫助你的朋友表達自己的態度。」他說。

「緬甸人民支持誰?聯合國與國際社會必須在大會召開前瞭解這點,我們希望國際社會傾聽我們的聲音與願望。」一位GSCB對《Myanmar Now》說。

人民的對民族團結政府的支持,更展現在「勝利之春彩券」的銷售,民族團結政府的目標是10天內銷售50萬張,每張緬幣2000元,約1.2美元。

自今年2月政變後,民眾發動的「公民不服從運動」(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 CDM),在緬甸各領域蔓延,其中以公務員的罷工,讓軍政府至今仍難以維持國家行政機器的正常運作,包括公立醫院、各級學校老師與大眾運輸系統。過去半年來,公民不服從運動已被證明深遠的影響力,但受苦的是到處躲藏、失去收入的公務員。

第一批50,000張彩券在8月15日推出,一小時內銷售一空,營收達1億緬元,約60,760美元。民族團結政府表示,銷售額的70%將運用於支援公民不合作運動與反軍政運動,30%由中獎者持有。

勝利之春彩券標誌


政變前,緬甸人熱中購買國營彩券,許多彩券商在路邊擺張桌子即可銷售,而高達1億5000萬緬元(約9萬1000美元)的頭獎,讓國營彩券廣受歡迎。

政變後的緬甸公民不服從運動,包括抵制各種向軍政府繳納的費用,包括納稅、國營企業產品與彩券。國營彩券數次開獎延後,許多彩券行倒閉。

這與民眾熱烈支持「勝利之春彩券」形成巨大的反差。

彩券銷售第二天,官網被熱情的民眾擠爆,超出負荷而暫停運作,以處理當天售出的72,000多張彩券。

儘管軍政府透過國營媒體,要對緬甸境內購買彩券的人祭出法律行動,民族團結政府也呼籲民眾不要留下真實姓名與電話。而大多數緬甸境內民眾購買「勝利之春彩券」,是對民族團結政府與罷工公務員提供財務支援,最終目標都是推翻軍政府。

「我只是盡我所能,有沒有中獎其實我不太在意。」一位不願具名的仰光民眾對《The Irrawaddy》說。

儘管銷售熱烈,但緬甸境內民眾必須透過線上支付購買彩券,而線上支付與網際網路掌握在軍政府手中。

有民眾為了規避軍政府透過線上支付與手機訊號基地台的追查,「他們特地買新手機與sim卡,遠離住家去操作線上支付,買完彩券後便將新手機與sim卡關閉。」一位不願具名的民眾表示。

* 如何套用 #AcceptNUGRejectMilitary Facebook頭貼

在手機版facebook點選我的頭貼即可使用

* 如何購買「勝利之春」國際摸彩券
對國際社會銷售的「摸彩券」,每張平均10美元,以銷售總金額500萬美元為目標,民族團結政府透過全球聲援團體以各種貨幣銷售,摸彩獎品為流亡海外的緬甸藝術家作品。這是一個位於新加坡的團體SpringReveZ,請參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