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

喜歡閱讀、喜歡說故事、喜歡避免衝突。 希望我的文字、我的故事能溫暖你的心靈。 或是給你一記當頭棒喝也好。

《擁抱B選項》悲傷沒有有效期限

發布於
修訂於
有人打石膏出現,我們會立即問他:『怎麼了?』如果你腳踝碎裂,大家會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如果你的人生崩解了,他們卻不再過問。
書名:《擁抱B選項》
作者:雪柔・桑德伯格、亞當・格蘭特
譯者:齊若蘭

藉由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的視角,探討人類是如何靠著不可思議的意志力,從挫折中再次爬起、重拾自信。


原來是這三個「P」讓你好不起來

心理學家馬丁・賽利格曼花了數十年研究人是如何面對挫折,提出以下三點將阻礙情緒上的復原:

・Personalisation 把問題個人化 —— 認為是自己的錯

每個人生活中都會面臨或大或小的失去,輕則失戀、失業;重則如親人、寵物的離去,而雪柔面對的是最嚴重的那項。她的丈夫在一趟墨西哥旅遊中不幸離世,當時他獨自一人去健身房,被發現的時候已回天乏術,死因是冠狀動脈性心臟病,老天只花幾秒鐘的時間就帶走了他。雪柔開始怪自己:「要是我陪他去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了。」、「要是我早點發現他的話,或許還有救。」這正是馬丁說的『個人化』。他把丈夫的死,怪在自己身上。


・Pervasiveness 普遍性 —— 認為各層面都會受到影響

喪事處理完後,雪柔回到的工作崗位。以為忙碌的工作會讓自己暫時忘了失去的傷痛,不過任何小事都使他想起死去的丈夫,她覺得現在的她什麼都做不好,悲傷影響工作成效。


・Permanence 永久性 —— 認為事情的衝擊將永久持續

受苦的時候,我們總會把痛苦無限放大,認為自己一輩子都好不起來。雪柔決定再給自己一點時間,暫時離開職場、療癒傷痛,但不會是永遠。

不小心跌倒了,先躺下來哭一下吧!不用急著站起來。


幾個月前,S初戀後失戀了。當時的愛還是這麼的深,你怎能說走就走?我盡可能地以聆聽者的角度陪伴她,幾個月後不見好轉,她陷入隧道效應中,眼裡只有他的好。我試著給她客觀的視角,當然她是聽不進去的。

她開始進入三個P的循環。一是責怪自己當時怎麼不好好經營、愛鬧脾氣;二是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工作沒動力,連吃飯都沒了力氣;三是這個痛太強烈,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好起來。我理解她,但也無能為力,只能把悲傷丟給時間療癒。

前幾個禮拜,她就像服了一帖神藥,藥到病除。就像Rachael對Ross説:

pic from: https://weheartit.com/entry/42700827

這個傷口癒合了,偶爾還隱隱作痛,但生活還是要繼續、也能繼續。



人總以為避開痛苦的話題是尊重

你有沒有「不問問題的朋友」
他們知道你生活中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以為問了會再次傷你的心,所以他們選擇沈默,以為這是最好的關心。書裡面有段關於部落客Tim Urban的描述,我非常喜歡:「你辭掉工作、你談戀愛。新愛人偷吃被你逮到,你在極度憤怒中,把他們兩個都殺了。但沒關係,因為你完全不會和『不問問題的朋友』討論這件事,他從來、從來、從來不會問你任何和你的人生相關的事。」有時候,是因為這些朋友只關心自己;有時候,則是他們和別人聊到太親密的話題時,會感到不自在。

而作者也提到:「有人打石膏出現,我們會立即問他:『怎麼了?』如果你腳踝碎裂,大家會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如果你的人生崩解了,他們卻不再過問。

書中這段讓我感觸最深,去年我斷捨了幾個『不問問題的朋友』。在他們低潮的時候,我總是扮演一個稱職的聆聽者,從不批判只做好陪伴;當我低潮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他們只關心自己。那些人在我低潮的時候,以順遂的處境、批判者的角度,把「我是為你好」的毒藥,用糖衣包裹餵給我,再生氣的說:「你怎麼好不起來?你有努力過嗎?

我毅然決然脫離從高中時期就維持的友情,難過倒不覺得遺憾,雨後是灑脫。時間、空間可以改變任何人的價值觀,兩條相交的線慢慢往反方向移動,最後平行而不交織,斷開是更好的決定。未來在對的頻率上,還有機會和另一條線再次搭上——那條『會問問題的朋友』的線。記得,挫折沒有永久性。


「當人們越來越成熟時,會專注於少數有意義的關係。一個人要活得快樂,友誼的值比量更加重要。」——雪柔・桑德伯格



讓我墜落吧,如果我必須墜落。未來的我會把我接住

根據正向心理學指出,創傷後的成長可能以五種不同的形式出現:找到個人力量、懂得感激、形成深厚的友誼、找到更多人生意義、看到新的可能性。

很諷刺的是,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幸」,也不會有「幸」的概念。二元對立,需要彼此才能同時成立。每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是平等的,總會先得到,再失去。不論是親情、友情、愛情,總會有一刻猝不及防地心碎一地。最珍貴的是擁有的當下,因為你從不知道這是不是最後一刻。

當你擁有A選項,請心懷感恩,擁有的時候會忽略失去的可能性;若命運狠狠地帶走了你的A選項,請別絕望放棄,你還有B選項,起初也許不是最好的,但你可以把它再次變為選項A。

最後我想告訴所有,將痛苦經歷分享出來的你們。你們的勇敢也許會為其他人帶來價值,協助同樣遭遇的人,也能和你們一樣自信的再次站立。那些受過的傷絕對不會毫無意義。

療癒的過程一定很痛、很痛......但傷口總會癒合,時間讓傷不這麼痛了,或許會留下一道永久的疤痕,時時提醒著你——別忘了我。但為什麼要忘記呢?過去每一刻的你,才能成就此時此刻。悲傷和思念沒有有效期限,就像愛一樣。


「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記得你。」 —— 可可夜總會


pic from https://reurl.cc/pWZvyd / edited by R.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