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音

电影。

临近午夜,团长焦急如焚。预定的收货时间已过去两个小时,但依然联系不上司机。

志愿者都收工了,只有一名防疫人员还守在一楼。他等得有些不耐烦,十一点一过,也决定去休息了。

这批团购的物资是一箱肉。上一波收到货的人早早在群里分享了买家秀,邻里们羡慕之余,也开始讨论如何在缺少酱料的情况下烹饪,最后一致认定白切为最佳。

肉迟迟不来。有人问,一会儿分发的时候要是已经睡了怎么办?

另一人说,「谁来发?志愿者也要睡觉啊。我们自己下楼去取的话,被特保抓起来怎么办。」

特保是在小区门口执勤的人。目前,物资要想送来,需要在门口经过分拣,然后志愿者送到楼下,接着由每栋的防疫人员进行消杀,最后才能抵达各家各户。

团长整理了一下思路:时间太晚不好麻烦志愿者;特保不能擅离岗位;防疫人员眼看着也要休息;楼里的居民不能下楼去取;就算想让司机明天送,也打不通电话。

更为关键的是,由于本栋楼有确诊,其他栋的志愿者也无法帮忙送进楼内,只能维持100米的安全距离。

「既然不能下楼,让特保把肉放进一楼电梯,电梯逐层停下,各楼层的人去电梯口等待怎么样?」

「特保是不会帮忙的,这不是他们的义务。」

最后一百米成了无法解决的难题。群里开始担忧万一今晚送到了没人领,肉会不会放坏。

明天上海的气温将达到30度。从上一批货的情况来看,箱子里并不附带冰块。人们对这箱肉的态度变得复杂,希望它尽快到,或者可以拖拖拉拉直到第二天。

有人提议,这完全是商家失信,与其承担肉坏的风险,不如全部退掉。

也有人说,非常时期都不容易,就别退了。或者,只退一部分人的?

团长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不断地把各方的通话和聊天记录发到群里,解释自己与供货商如何约定好时间,又是如何打不通司机的电话。

主张退货的居民不依不饶,「就因为抓准了你们的消费心态,商家才为所欲为。」她发言的频率逐渐高了起来,「如果心齐,完全可以追责的。」

但人们太想吃肉了。越来越多的回复表示,不愿让到手的东西就这么退回。

她独木难支。只好说,那我也不退,臭了供起来。「不想讲话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

团长再次拨通司机的电话,依然无人接听。几分钟后,品牌方跟团长说,司机太累,倒在路边了,明早第一站5-6点可以送到这里。

她立刻把消息发到群里。第二天抵达,意味着志愿者可以及时把肉分发出去。腐烂、扰民、最后一百米都将不再是问题。

「我们白熬了。」团长说。

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安心去睡觉了。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

2022.4.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