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

手持两把锟斤拷,口中疾呼烫烫烫。

政治正确现象是言论审查的必然结果

發布於

政治正确这个词在美国已经流行了很久,至少我十几年来刚来美国的时候就有了,现在出圈出口到了中文互联网。正如内卷这个词从人类学最近普及到中文互联网一样,传播的过程中,似乎不同的人对这些词的理解不尽相同。

只见政治正确这个词被反复使用,但是几乎没人去定义自己的理解,难免产生鸡同鸭讲的效果。

我想抛砖引玉说说我的理解。

先说中国的例子,在中国言论很不自由,主要是政体的原因,其次社会对于不同意见也并不宽容。政府不允许某些言论,删贴喝茶是一种言论审查,迫于社会压力不方便说不受欢迎的言论也是一种言论审查(虽然比较软)。例如在中国骂习近平肯定是不行的,网上很多社交媒体打出来这几个字就要被删或者发不出去。面对言论审查,有表达欲的人还是很想说,那就只能换一种方式,指桑骂槐。例如有人把18年称为庆丰元年(庆丰包子帝习近平登基第一年),不难想象这种说法很快被审查。面对更加严厉的审查,就要选择更加隐蔽的方式来表达,例如我去知乎回答问题表示我觉得当中国人很痛苦,不但没有骄傲反而觉得很倒霉。虽然这是一个表达自我的论述,但是似乎从中可能推论出当中国人不好->因为中国不好->因为习近平中共统治的原因->可是我国发展这么好你还这么说你肯定是恨国颠覆!因此这样的回答也会很快被删除。

当逃避言论审查的方式隐蔽模糊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误伤无辜“。万一我真的是个化学研究生想学习如何彻底清洗细颈瓶怎么办?这时政治正确就开始变得有些荒唐了。

大洋彼岸的美国宪法保护言论自由,法律上来说不能引言获罪,KKK这样的极端种族主义仇恨组织一样可以游行,你想在白宫门口骂niggers也不能给你判刑罚款。反歧视的法律也只是针对行为,不是针对言论。说,总是能说的。

然而法律保护言论自由,不代表社交上生活中发表不受欢迎的言论没有后果。在美国的主流社会价值观中,种族性别年龄宗教等歧视都是不对的。如果一个教授在社交媒体上实名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黑人劣等,那很快他就要被解雇了。同中国一样,美国人也有表达欲望,美国人也有非常大比例的人是很恶劣的种族主义者。那你让他怎么说话? 同理,他不得不选择一些隐蔽模糊的方式表达自己对黑人的不满。而言论审查与时俱进,会把他这些话认定为政治不正确。当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突然你会发现很多政治不正确的话事实上可能是对的。例如白人可以引用一些客观数据,说黑人犯罪率高,学习差等等。这些事情确实是存在的,但是说这话的白人大概率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黑人的厌恶。如何才能辨别一个学者是真心好奇不同人种的智力差异,还是想借此表达黑人劣等的观点呢?这个问题是个死结。更极端的例子是一些本无恶意的人,为了避嫌,不得不避免说容易引起误会的政治不太正确的话(擦边球)。例如有些人圣诞节已经不说merry Xmas,而说happy holiday,再例如有的人描述一个罪犯的时候不太情愿用种族来描述,而用衣着描述。衣服是能换的,皮不好换,这样的描述又有什么意义呢?

从根本上来说,被审查的人总是能找到更加隐晦的方式表达自己不受欢迎的意见,而隐晦程度提高会造成一些看起来很诡异的说话方式。

避免政治正确的尴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社会允许任何言论,如果美国人无论是政客商人还是教授都可以twitter上实名骂黑人niggers活该被奴役,骂小黄人都该去死关进集中营,还可以没有任何后果的话,那他自然不会费老鼻子劲儿去选择一种及其迂回的方式来表达。另外一种可能是世界上每个人都接受主流价值观,打心眼儿就不歧视了,真诚地对于主流价值观没有不满,那他们也不需要隐蔽地发泄。

很显然后者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前者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也很难。假如前者成立,美国的话意识形态极端的组织会变本加厉影响社会稳定,黑人被逼急了也不会踏实。而中国恐怕天天都是老百姓骂习近平,共产党也不太好统治,舆论失控全靠枪杆子也不是长治久安之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