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

只是一个过客

民主制度的新危机:科技巨头是否会成为新的“政府”?

發布於

近期,在美国国会发生的动乱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大量川普支持者为了维护“大选的公正性”,在1月6日周三闯进国会阻碍了选票程序,而川普则被指责为这场“政变”的幕后指导者。

国会动乱当天

强闯国会扰乱司法秩序的行为已足以令人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所担忧,但接下来各大科技巨头采取的措施又仿佛火上加油般将美国这座曾经的民主灯塔打进了无尽的深渊。曾被美国引以为傲的民主制度是否已不复存在?科技巨头对市场的垄断是否能直接控制政治局面?私人公司通过掌握舆论方向与屏蔽异见者言论来为政治家谋取利益的作法是否与宪法相悖?这一周来,各大公司对前总统川普的封锁以及右翼社交媒体parler的没落不由使人思考信息时代下,科技公司是否会成为新的“政府”


随着民众呼声的高涨以及国会动乱事件的发酵,各大公司纷纷宣布封锁川普帐号。

1月7日

•       facebook公司第一个宣布封锁川普,时限不定。

•       被传播的最广,也是最轰动的便是Twitter对川普私人帐号的封锁。Twitter首先宣布封锁是暂时性的,之后又将时限延长到了无限。川普官方帐号中的几条推文也被删除。

•       Twitch宣布在川普离开office之前,会禁止该帐号发布新的内容。

•       Snapchat宣布封锁川普,时限不定。

•       Tiktok宣布封锁与“川普对动乱参与者发表讲话”相关的视频。

1月8日

•       Discord宣布封锁服务器The Donald。

•       Shopify宣布停止对两个川普线上商店的服务。       

1月9日

•       Reddit封锁了r/DonaldTrump及r/The_Donald等subreddit。

1月12日

•       Youtube移除了川普官方频道的新视频并冻结了该帐号一星期,同时撤销了视频下的评论功能。

除了川普在互联网上的社会性死亡,右翼社交媒体Parler也惨遭毒手。苹果的App Store及谷歌的Play Store下架了Parler应用,亚马逊随后也宣布AWS(Amazon Web Services)将停止托管Parler。三位科技巨头都以“该社交媒体未能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煽动暴力的帖子传播”为由抹杀掉了Parler。Parler CEO John Matze在一篇帖子中说道:

“This was a coordinated attack by the tech giants to kill competition in the market place... You can expect the war on competition and free speech to continue, but don’t count us out.”
(这是科技巨头联手的一次攻击,旨在杀死市场竞争。在竞争与言论自由之上的战争将会继续打响,不过不要指望我们。)

本周一Parler正式把亚马逊告上了法庭,指责亚马逊在打破合约之前未给予三十天警告,并且提出亚马逊针对自己而忽略推特上煽动暴力的帖子的行为过于伪君子。亚马逊的回应则是引用了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的Section 230,表示该法律允许了提供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公司删除他们认为合适的内容。


至于川普与Parler是否真的有在网路平台上宣传暴力是一个问题,比之更严重的问题则是私有科技公司是否有权利随意取消对用户的服务。尽管Section 230保护了这些科技巨头制裁其用户的权利,但作为在全国人民中都极具影响力并为上百万人提供服务的大型公司,他们更应该履行维护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对于言论自由的义务。一旦科技巨头联合起来利用法律的漏洞限制并侵犯其平台用户发表言论的权利,后果将不堪设想。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确实很多,但是对于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创造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社会”也简单很多。只要通过下架软件,封锁帐号,拒绝服务等手法便可轻松地禁言一个人或一个团体。对于坐拥几百万用户的科技巨头来说,想要使用以上的方法更是轻而易举。

这次私人大型科技公司制裁政治媒体/人物的事件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一次挑战,也是一种威胁。在这些中心化组织成功垄断了市场之后,数字极权时代的到来也就不会久远。从各大公司封锁川普帐号就可以看出,这些科技巨头早已自说自话将自己的权力与政府机构持平,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政治观点覆写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强行使被他们针对的用户从网络上“被消失”。哪怕是经过选举合法当选的总统,作为这些科技公司的用户之一,当然也无法避免来自这些平台的审查。亚马逊对Parler的制裁在形式上甚至比封号要更加恶劣,因为川普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Parler作为一个社交媒体拥有着上百万的用户。

谈到数字极权,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便是当代中国。中共为了维护政权做过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建立GFW并把所有的大型科技公司都掌控在自己手上,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未来最大的敌人。时间证明中共是正确的,信息时代下,谁掌握了科技,谁就掌握了政权。这也是为什么马云在事业飞黄腾达之际突然隐退,央行为了抗击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突然宣布发行数字人民币的原因。相比之下,美国这几位科技巨头的“功绩”看似并没中国这样激进,但他们联合起来的影响力是波及全球的。

中国新推出的数字人民币

举一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苹果公司的IOS系统为了保护自家的生态系统选择了完全闭源,iPhone用户想要下载应用只能通过官方的app store。排除部分喜欢用浏览器浏览社交媒体的人,大多数普通用户还是更偏向于app的使用体验的。更何况并不是所有app都有网页版本。如此一来,苹果从app store下架应用的行为与审查无异。与其相反,半开源的安卓系统在经历play store移除应用后还有更多的途径来获取相应的应用。苹果生态链的封闭特性允许了苹果为其用户做决定,将苹果不希望用户看到的内容筛选出去。

时代的进步飞快,美国不一定能提前预想到当今的民主系统会被科技所击破。预防科技巨头成为新一代独裁者的方法只有两个:拆散科技巨头以及鼓励去中心化平台的传播。具有和Parler几乎相相同经验的右翼社交平台Gab正是意味到了这点才选择加入去中心化式社交网络fediverse,聪明的苟延残喘了下来(详细介绍请看我之前写的这篇文章)。政府的职权不应该由科技巨头来掌握,国民的隐私也不应该躺在这些科技公司的数据库里等着职员们来让审查机制变得更加便利。

借用我朋友的一句话:恐怕在不远的将来,你美的三权分立指的就不是立法,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分立,而是谷歌,脸书和推特的三权分立当科技巨头可以为所欲为的屏蔽掉自己不想听到的声音时,美国还需要白宫,国会,和法院做什么?当下,民主的公平性只有在科技巨头愿意尊重用户,尊重言论自由的情境下才能顺利运转,否则只会瓦解当下的政治体系并建立起一个由科技公司为中心的集权政府。

希望那个“不远的将来”永远也不会来临。


资料链接

川普封号时间线

Parler下线的Reuter新闻

amazon回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