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莉燮
郝莉燮

我沒有辦法在愛裡找救贖,或者我沒有辦法在這世界找救贖。

過盡千帆

我把朋友圈可見範圍變成了一個月可見,上個月今天剛好是我決定走出來的日子。那天我和醬汁告別,我在小男孩家對面的馬路凝視了很久,我遲遲未來的月經也終於出現,我開始和新的人長時間對話,雖然到今天為止我已經ghost了他。

那天傍晚我媽媽終於來接我了,我知道再怎麼努力張望我也看不到什麼了。我在車上最後一次,努力回看。

分開的時間終於比認識的時間更久,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月。小男孩好像也和別人在一起了,我好像對需要很快再找一個新的人這件事徹底釋懷了,我終於失去對tinder的熱情,我隱藏個人信息以後就卸載了。

想起七月大概也是這天的晚上,看到朋友在tinder上獲得一次很浪漫的戀愛以後,我也迫不及待地想效仿,我最終也「求愛成功」,但我和我朋友都在同時間在夜裡消沈和輾轉反側。

我羨慕的關係結束了,我看不清自己而迫切追求、過分放大的愛意(實質上我覺得並不足以讓我難過那麼久和發生一段關係)也草草結束。

就是這個相似的日子裡,七月至今我已經把最都市最快餐的青年人俗套戀愛經歷完了。倒是沒有經歷熱戀。

下次之前考慮清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