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礁

业余的字词拼凑人,哈哈

發布於

前天一不小心把自己的QQ账号给弄了个永久冻结,吓的重新检查了一遍电子设备的数据,还真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的味道。封禁的理由自然是散播不良消息。

交友圈子比较狭窄,也没有备份信息的习惯,挺多乱七八糟的账号也是图方便绑定的QQ。结果一封号,好家伙,突然就又成了个孤岛。从十九号的出门开始,算到前天,也是刚刚好脱离了隔离期,逃离了危险。还没来得及分享一下好消息,我的朋友们就被迫和我天人两隔啦,我还要为此体验一下担惊受怕的味道。一时间也算是悲喜交加,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吭哧瘪肚地找了个小号,费一包子劲去找回原来的朋友。现实朋友基本都有另外的联系方式,但还是有一些只保持着有限的网络联系的各地网友,他们永远地在我的好友圈子里消失了。再也不能问候你们在异国他乡是否安好,也不能分享你们的喜怒哀乐,了解日常的点点滴滴,以前记下的糗事都只能充作记忆的注脚塞进再也打不开的箱子。失去联络实在是最让人难受的事情。

我实在是想不通了。我只是想说两句实话,说两句心里话,在这片土地上就是这么不可饶恕的一件事吗?

我打字的此时此刻,武汉的天空仍然被黑色幕布遮盖着,这个夜晚,八位“散布谣言”者之一的李文亮病逝了。难以言说的寒意从下往上窜。我张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我想见一下朋友,聊聊我们各自的痛苦与迷茫,但在被封锁的城市,我们根本跨不过那道长江。

“我们需要正能量”是一句多讽刺的话。我们的同胞就是一群巨婴,面对“虚假信息”就会吓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我们也不应该说丧气话,就算丧气话是个必须面对的事实,因为那会打击大家的自信心。小心翼翼维持的普通生活,是那么脆弱无力,纸糊的一样。

我们最擅长的就是丧事喜办了。来吧,继续称呼李文亮医生是英雄吧。我最害怕的就是人造的英雄,他们永远都会救人于水火之中。他的消息从发声开始被维稳一次,死亡再被维稳一次。剩下的七个人也不知道能否被人关注,得到应有的帮助。英雄就这样被从精神上摧毁一次,再从肉体上毁灭一次。

封城以来的这十几天,人们的怒火总是在不断转移的。武汉市政府,红十字会,p4实验室,各地的政府,不过我们的真理部还再尝试着把怒火向着国外转移,甚至还会说漏嘴。哈哈,境外势力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呢。人为制造的谣言让公信力强行被回收,现在大家都学会了等团团反转,有多少捂嘴的行为依靠用来反转的手。丢掉判断力,让我们的注意随着官媒的视线移动,我们继续遗忘,我们继续欢歌,加速奔向全面小康。

想起小学时,老师说过,我们的红领巾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那时候校门口的小卖部里,一条劣质的红领巾和粗劣的零食一样便宜。这片土地上的烈士,还真是不值钱呢。用它蒙住我的双眼,塞住我的嘴巴。因为我害怕,如果不这么做,我的眼睛会流泪,我说的话句句会散播恐慌,最后是一只铁拳向我飞来。

我妈那时也教育我,只要不偷不抢不骗人,不干坏事,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就可以啦。我本来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没有太大压力的事情,现在想想实在是太难,面对这样的现实,闭上嘴就是在骗自己良心,张嘴就是干坏事。那只能对不起了,妈妈,在这片谎言的土地上,再丢掉了诚实,我觉得我就一无所有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