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SP | 短篇小說——《綁架》(III)

發布於
此篇是久違嘗試寫作短篇小說三部曲的最後一篇,前兩篇在關聯文章。文字、音樂最美妙的魔力即是,每個人帶著自己的故事與他人的故事碰撞出千變萬化的火花。對於馬特市最近的雜感先寫一點在後記,還有之後會發布的文章裡。


站牌走往捷運站出口的路途約莫2分多鐘的距離,在他耳裡的音樂嘎然而止以後,再多走兩步對他而言都顯得過分奢侈。

被各樣異於常人期待綁架的靈魂,音樂能在時間延綿著、持續著,成為他靈魂唯一的救贖。他拿下耳機,又朝向路旁啐了口痰,少年人以老氣橫秋的態度假冒成為長輩。

他原先會對別人的眼光感到格外敏感,如果年齡的假性增長能夠為他證明自己與別人有所不同,也許便成為他鮮少安全感的來源。

他不得不開始仔細聆聽周圍的環境如何譜寫世界的歌,學習面對不需要任何他的認證依然能仍強勢地不斷再現在他眼前的必然。




他再一次確認耳機上由數字定義的狀態,期待剩餘不到10%的電量能夠支撐超乎預期的時間,他追逐著安定與事與願違的對反,從他得知店員今日並未上班開始,他便感覺全世界都正在與自己作對。

心中雜音像壞掉的老舊電視,長輩以為用力拍打幾下就能停止白噪音從未停滯片刻的延續,他效法著自己所鄙視的大人,拍拍自己腦袋,希望不再聽見任何雜訊。

搭上手扶梯,看著不斷循環的階梯轉啊轉,轉啊轉,眾人踩踏金屬板搭配著向上爬或朝下行的方向,儘管看似彼此對立,卻依然轉呀轉,轉呀轉,時間不斷流逝在極度相似的腳步中造就重複的疊合。




他首次感受到自己屬於對小方的思念以外的序列裡,猛然抬起頭,他看向死灰色的鋼筋混凝土天花板,似乎存在有些不起眼的輪廓隨著他所聽見的碰撞聲越來越大聲,線條也越加清晰。

他持續看著,想起小方胸前的刺青不再被項鍊所遮蓋一般,好像越來越能夠看得清。就在即將認得流線的軌跡如何在虛空中演繹的前瞬,手扶梯到達了平面使他踉蹌中斷思緒,險些差點跌跤。




他接著走進捷運車廂,聽著到站播報的語音述說他所習慣的日常,他早已能夠背誦最常搭乘的板南線站名次序,市政府站必然緊接著國父紀念館站。

不少次他都認為站名的外語翻譯為「孫逸仙紀念館」和他所聽見的直覺翻譯並不吻合,依舊是他所珍視——與使他被綁架的一線之隔,不可被動搖的日常與肯定。

他有時警覺自己對於序列的神聖潔癖被突如其來的改變所玷汙,播報系統所朗誦的站名在他並未得知更名以前。

他始終不認為有誰能夠優先於這份不變的定律,無法輕易被記憶嫻熟活用的新名稱,再一次提醒他是個無法控制自己能掌握某種規則的期待,他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便是不斷聆聽,持續端詳著那個似乎永遠無法看得清晰的刺青。




捷運到了站,他機械般下了車,呆滯站在大廳中央,再他失去能夠佐證自己持續存在的播報系統後,他便忘記了自己來到原先目的地要做的事情是什麼,他忘記了這個站牌的名字,他沒有轉過身看向答案或搜尋身旁的線索推論出解答。

反倒再一次抬起頭,想像以他起始點向天際線與天頂延伸,連成一條又一條錯綜複雜的網線,他想像與自己身旁的人若能以點堆疊為線,那人再與其他連結,也許有機會生成某條自己與小方之間的捷徑也說不定。

他確實對小方有所好感,但是在反覆、交雜的日常當中,他其實並不會經常想起這個人。

也許是這個人並沒有與他在社群軟體建立線緣,便不會頻繁地看見小方。他渴望能夠抓出關係運行的規則與原理,從此高枕無憂,面對任何人都能用這項通則面對。




「潛意識好像依舊沒有放棄找尋,的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沒必要寫出這麼多文字探索,興許,大智若愚真正的意義是再簡單不過就能夠做到的。」

他向自己喃喃自語,自顧自說著大話,從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如何。

每個人都發著微光,成載著不成波長的光線,儘管再多麼發散,紅色到紫色的漸層,終將在某日共同成為一道白光,照耀彼此的生命。




他總算想起塵封許久的寶藏,再次打開這珠寶盒,閃光使他想念起自己。

下一刻,他回過神來他早已回到家中附近的便利商店,不帶著任何期待,也不走了進去點了一杯冰拿鐵。

為著挑燈夜戰書寫小說而努力,以咖啡因奢求麻醉所有惆悵,這一次他終於鼓起勇氣向小方說:刺青很好看。

(完)



後記

此篇是久違嘗試寫作短篇小說三部曲的最後一篇,前兩篇在關聯文章。文字、音樂最美妙的魔力即是,每個人帶著自己的故事與他人的故事碰撞出千變萬化的火花。

與平時的寫作風格差異蠻大的,在這個狀態的我所寫出來的東西,寫完才發現遠比我想像還要再更發散一點,也是因為這樣平常才很少寫。對我而言,能夠「掌控」文字來表達腦海裡的想法,表達每個階段、細節是怎麼思考的比較簡單。

而在寫作小說時,我的思維便會處於另外一個狀態(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懂我在說什麼)純粹是腦海中出現什麼畫面、意境、感受、知覺,我就把它寫下來,如此而已。




有段時間常聽別人說我「文筆很好」每一次聽到這種回應,總覺得對方是否誤會什麼了,抑或他只是看不太懂,不知道要講什麼,所以講這個當作回饋?不過,退一步而言,我從來也沒有想要我的文字「很好懂」就是了。

總之,感謝每個閱讀這篇小說的你,往後我還是會繼續創作的,不論馬特市最近風波多麼紛亂,還讓我最喜歡的創作者之一打算改頭換面,重新用不同心境面對Matters。

我依然感謝著我自己,始終不為什麼而寫,只為著自己而寫,在文字中當一個真實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SP | 短篇小說——《綁架》(I)

SP | 短篇小說——《綁架》(II)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