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SP|來自香港摯友的請求

發布於
修訂於
珍惜你有的freedom is not free.

這篇我並不想歸納到自己的分類裡,因為這是寫給我那群香港好友們的短文。

前言

讓我先從一個故事開始:小明、小華、小美三人是彼此的童年玩伴,上了國高中以後,因各自都有獨立的生活圈便少有來往。在因緣際會下,大學時小華與小美重新獲得了聯繫,便再次開始密切交流。

過了不久,小明也聯絡上了,三人總算重新合體。有天小美身體不太舒服,有點沙啞。小華跟他說:我有個高中同學給我的特效藥,你試試看。

小美雖然覺得哪裡怪怪的,但因為相信小華,便吃了幾顆藥試試看,結果沒有症狀反而沒有得到減緩,反而越來越嚴重。

小華逼著小美一定要繼續吃才有用,小明在一旁看到想勸阻,卻也被小華逼著吃藥。後來小美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小華卻高興地表示:你看,有用吧!沒有聲音就根本不會有好不好聽的問題!


成為啞巴的歧途

我想敏銳一點的讀者應該看得出來,小明、小華、小美的比喻分別是台灣、中共、香港,我覺得以人際關係類比兩岸關係非常有趣,有很多可以值得玩味的地方。

例如可以把校園中各種小團體比擬成國際關係、大學畢業類比成二戰後的世界等等。至於完整故事會如何開展,是否有機會寫成一篇有趣的小說?就有勞馬特市的大家對此盡情揮灑筆墨了。

對我而言,這份「來自高中同學給的特效藥」便是共產主義的思想,小美本來的小感冒只是單純在一開始回歸中國以後的不適應。然則在中共的「薰陶」與「培養」底下,

小美變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後竟變成了啞巴(言論自由消失)
立場新聞的報導

中共的黨慶與香港的悲鳴

今天是2021年的7月1日,一世紀以前,陳獨秀、李大釗、朱德等人成立了中國共產黨,100年後中國確實成長了不少,一掃過去被西方國家壓迫的陰霾,自己卻也成為了含血噴人的怪物。

新疆、西藏、香港乃至中國內地的各個省份,全面都在中共的淫威下過著高壓生活。當我看到這個影片時,著實看得我頭皮發麻,語氣雖慷慨激昂,卻讓我不寒而慄,尤其是43:42處到49:14這段由年輕人發表的致詞,讓我看得目瞪口呆。

中國共產黨的黨慶直播影片
歷史課本所描述爸媽小時候的生活,原來就是這個樣子,活生生出現在海峽另一端。

翻開報紙、點開新聞,難以置信就在2021年,全世界居然還有5分之1的人,必須從小接受這種教育,在這種環境下成長,造就獨裁與專政的當道。


來自香港摯友的請求

與香港好友S的對話
珍惜你有的freedom is not free.

大二、大三時可以說是我最積極參與公共議題的兩年,大四後因為太多事情讓我對社會、國家產生了無奈的感慨,這種心情我把它寫成了這篇短文

看著每況愈下的香港,越來越看不見他們的未來在哪裡,又在年紀漸長以後,似乎便逐漸失去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什麼的信念。

傅榆在《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裡的其中一幕讓我印象深刻,他哭著說:「也許我們還是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一點什麼,所以我們才站在這裡,對吧?」

這部紀錄片激起我兩年積極參與各種遊行、公聽會、社會運動的動力,近兩年後我卻同樣也是因為紀錄片讓我對於這類議題越來越悲觀、失落。

Do not Split

我究竟還能做些什麼?

正當我迷惘不已時,我的香港友人S告訴我:我還能好好珍惜我所擁有的自由,台灣那份得來不易的自由,我本以為所謂能為他人而活只有在信仰裡是可能的,台灣人擁有的自由民主能為香港人的未來而活著,原來這是我最能夠做的事情。

把台灣當作移民首選的友人J

親愛的友人J,我很好,我也希望你能在那能很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