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HJ批判省思|政治正確到道德正確

發布於
道德正確的人以為自己做到了道德上對的、良善的事情,就彷彿避免掉所有「做錯」的可能性。

前言

被資本主義蹂躪的社會,每個人把利益、效率設為最高價值的判準,他們不把人當成一個具有理想與價值的存在,工具化每一個人而從未把人當成人看。

在此種背景底下,人們彼此的交往流於形式與表面,他們壓根對「內在價值」一點興趣也沒有,也對理想信念等精神充滿質疑。



表面工夫的大師

為求利益,尤其是政治目的而說出違心的話,當個膚淺與表面的人,拒絕與任何人交心,我們稱作「政治正確」。

講出對方想要聽到的那些話,以此達到政治或社交的用意:讓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留下好的形象。

偽裝與觀察是這類「政治正確」行為背後的重要基礎,偽裝自己最深處的想法,觀察對方的偏好與需求。



道德的擋箭牌

另有一種人明明早已成年,卻連「60分的社會化」都尚未達成,尤其在家人的愛護或同溫層過度取暖下成長的人。他們從小被呵護,並未感受過為了生存、為了現實而非得以裝模作樣,變成自己不喜歡或者違背本心的樣子。

他們從自身出發建構自己的道德觀念,並且以這樣的道德觀面對世界,且依此認為這樣的觀念合乎理念或教義,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

更會進一步說,這麼道德譴責他人是「上帝應許」的,信仰與自以為義的道德優越感成為他們綁架別人的藉口。

就在此刻,他們從「政治正確」過渡到「道德正確」了。

政治正確與道德正確皆不可取,後者背後的邏輯更是自我中心,認為只有自己心目中的上帝才是真正的上帝,只有自己所建構那套倫理觀才是「符合基督樣式」的觀點。



向律法祈禱

一方面禱告神成就事情,另一方面卻總是不曉得在「禱告以後」缺乏的正是實踐。他們法利賽人般的形式主義,以為禱告之後就會從天上掉下來美好果實。

他們行事原則缺乏一種除自身以外的眼界來看待。道德正確的人以為自己做到了道德上對的、良善的事情,就彷彿避免掉所有「做錯」的可能性。

畢竟,認為自己在道德上做對了,那麼其他事情就算沒做到,應該也沒甚麼吧?



以自義指向至高

這正是他們這些人背後的邏輯:他們不思進取,幼稚地以為做到道德上正確的事情就好像對神有所交代,在觀念上把上帝作為最高守則,貌似就得到了免死金牌。

他們並非是康德的義務論者,簡而有力地使世界被他們評價。

他們是半套的義務論者,根本撐不上是一名實踐定言令式的人,他們顧此失彼,想做到完美卻又缺失具體實踐的意願。

因為真正的義務論者不存在「能力」的問題,只有意願的疑慮而已。



給予過度關愛的場域,使每個人感受到溫暖,但卻容易變成培養道德正確的溫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