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布

前記者,現自由撰稿人,關注性別平等/公民社會/環境保護/中國人在海外。

新冠孤独

發布於

隔着15个小时时差,终于听到L的声音。此刻,他在位于西雅图的家中,而我在北京。五年前,我们在内罗毕认识,后来成为室友。如不是因为疫情,我们原本想约在今年去青海徒步,或去海南潜水。

好在,科技让我们短暂相信一切还没有被改变地太糟糕。今年3月,中美疫情都濒临失守的时候,我们会用Skype聊天,抱怨一下出行的不便和政府的无用。对于两个习惯去各处旅行的人来说,300多天不能跨越国境实在令人空虚。人们对数字全球化的欢呼不过是羞于表达这种空虚的另一种不诚恳。

不过这次我总觉得他听上去有点不一样了。当中国的城市已经恢复车水马龙,病毒仍然在美国各地肆虐,恐慌也在继续。大选结果或许暂时给予一些人信心,但人们知道一切不会在弹指之间恢复原样。试图修复的努力仿佛永远赶不上破坏的速度。

L告诉我,明年一月他就要没有工作了。但是出于一些原因,他的健康保险还可以再维持半年。过去一年多,他是华盛顿州一间大学在博茨瓦纳一项全球健康项目的协调员,但长期无法旅行使他的上级开始考虑在本地聘请一名人员取代他的职位。

他告诉我,如果不能立刻找到工作,他会好好地把自己年前买的一艘二手游艇修缮一番。刚买的时候,他曾说他要开着这艘船去漂上半年。但过去的一年,无论是心情和外部环境都没能让他如愿。

他还告诉我,他想与异性约会,但一切进行地很不顺利。人们不再热情地答应一场陌生人的邀约。即便有一些人口头答应见面,最后也会因各种借口不能出现。谁也不想在这样充满不确定甚至危险的时期里,满怀焦虑地出现在陌生人面前。

L并不是性格娇惯或不懂独处。去肯尼亚之前,他曾经在多米尼加和海地都从事过灾后人道主义救援的工作。他知道怎么面对别人的绝望。他知道怎么处理孤独。

我懂的,我说。片刻沉默,电话那头说,”谢谢你跟我聊天。我真的很孤单。”

原来2020真的改变了我们所有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