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用童書,把美好的人事物傳下去:日本童書作家加古里子

發布於

說起童書,在你的童年歲月裡,有沒有對哪一本繪本或是童書最印象深刻?是那個幫媽媽買牛奶丟了銅板的小惠?還是野獸國裡在月光下跟野獸一起張牙舞爪的阿奇?

我的童年時光是浸泡在一套「漢聲精選世界最佳兒童圖畫書」裡,也是因為這套書,讓我認識了日本繪本創作家加古里子,直到長大,當了媽媽以後再陪孩子讀加古里子的作品,我內心仍然有種莫名的激動!

說起1926年出生於日本福島縣的加古里子,乍聽之下,您可能感到陌生。其實小時候讀繪本時,不太會去認得作者的名字,當時繪本在台灣正處在「起步走」的階段,媽媽繪本界裡也還沒有什麼「偶像崇拜」。可是我深深記得兒時讀《牙齒的故事》時,自己有多麼喜歡聽媽媽念書中跟自己身體有關的知識;而《工具》一書中的剪刀、牙刷、漱口杯、螺絲釘更是令人驚嘆,原來存在於生活中的小東西們竟是這麼有趣!

《牙齒的故事》(漢聲出版)。

即使相較於一般的繪本而言,加古里子繪本作品中的字量還真是不少,但是他的文字就是有一種親切的魔力,一步步的帶著你去探索平凡事物裡的不平凡。原來一本童書的字量多少,對於孩子來說根本不是問題,重點在於內容與生活間的連結,以及文字與讀者間的親和性。

結合知識與文學,具教化而不說教的說故事高手

或許因為自己曾有過編輯知識類(Non-Fiction)童書的經驗,所以更加佩服加古里子能夠結合自己的「專業」(理科博士)與「喜好」(喜歡為孩子說、寫故事),將知識性的內容如此自然地融入一個簡單雋永的故事中。

結合知識與文學的故事創作,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到底加古里子老師是怎麼辦到的?從加古里子老師在下面這支影片訪談中分享的片段,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

我不斷思考的是,自己的繪本作品,是有可能隨著時代的更迭,而與一代又一代孩子的需求之間產生落差,甚至無法對話,那麼,我的作品裡究竟要裝載著哪些東西,才能夠讓不同世代的孩子願意讀呢? — — 加古里子

加古里子認為,對孩子而言,知識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成長中的孩子每天一睜開眼,就從周遭的世界不停的吸收、再吸收,他們會主動的選擇自己想看、想聽、想學的東西,而且只要是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就會變得非常專注;相反的,對於提不起興趣的也會很快地拋棄它。

因此,加古里子不斷的透過與孩子互動,理解孩子的心智能力以及語言,他非常善於運用簡單的文字、巧妙的圖解,來解釋一樣知識的原理原則。唯有用真心喜歡與孩子對話的心,能夠讓自己真正地蹲下來,用與孩子同樣的高度,寫出孩子們內心真正喜愛的故事吧!

《烏鴉天婦羅店》將炸天婦羅的步驟圖解呈現,孩子看完後也學會了炸天婦羅!(小天下出版)

透過繪本傳達一種生存哲學與價值觀

加古里子的作品最觸動我的,是他在作品中描繪人與人之間的互助與真誠,以及運用故事呈現社會各行各業職人的工作倫理。我想對於加古里子來說,曾歷經二次大戰以及大地震的他,對於「生命」的深切體悟,也反映在他的許多創作之中。

在上面分享的訪談影片中,加古里子曾提到(經過稍稍整理):

孩子有他們的未來。孩子是從現在開始活下去的人,和我們這些生命就快結束的人不同,這就是生命。因此,做為一個創作者,去深刻的思考一個生命「該如何生存下去?」以及「該如何活得更好?」就顯得非常重要。 — — 加古里子

那麼什麼是加古里子的生存哲學呢?台灣的莊世瑩老師在〈日本知識圖畫書先驅──加古里子的創作之道〉一文中提到加古里子的創作源頭時提到:「因為溫和寬厚的大人們總是一路關照他。這個充滿了自然力量和人情友善的環境,成為這個小小孩長大後所有創作的源頭。」

而加古里子也曾在繪本《烏鴉天婦羅店》後記中寫道:

人類「社會」之所以能成立,並不只是靠人多,更重要的是大家要互相幫忙、彌補彼此的不足。

因此,我們在繪本《烏鴉天婦羅店》中讀到,老闆阿久的天婦羅店雖然被燒得面目全非了,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傷了眼睛(故事看到這裡,我都快哭了……),可是故事卻出現了轉機,麵包店的檸檬和年糕(兩隻烏鴉的名字)在一旁拚命為老闆打氣,甚至說願意從頭學習老闆炸天婦羅的料理技巧;老闆阿久也慷慨的願意傳授「獨門絕活」,希望能把炸天婦羅的好吃祕密傳承下去。


在另一本《愛唱歌的青蛙》書中,也有著同樣動人的故事。

青蛙奇奇很愛唱歌,他想幫自己的好朋友蜜蜜買藥,可是沒有錢,只好先在街角唱歌賺錢,可惜沒有人願意停下來聽歌,所以一毛錢都沒賺到;他又去餐廳洗盤子,雖然很認真卻打破了盤子,於是一毛工資都沒領到;後來他把心愛的吉他賣掉,拚命的想存錢買藥。沒想到,最後卻意外地用自己的歌聲抓住了一幫搶匪。

等到他終於找到一個工作,獲得了一筆費用,買好了藥、食物、和漂亮的花,用最快的速度去找蜜蜜,卻發現……(不劇透,請一定要找來讀啊!)

《愛唱歌的青蛙》封面書影(東方出版社出版)。

「人類社會要互相幫助」、「絕處一定能逢生」、「永遠要懷抱希望」、「不管什麼問題只要面對就可以被解決」,在傳遞這些耳熟能詳的價值觀上,加古里子有說教嗎?沒有,即使這些都是「傳統的」、「正向積極的」價值觀,即使2013年創作《烏鴉系列》故事時,加古里子已是87歲的老爺爺,但他筆下這些再溫暖不過的故事,還是為無數的大小孩子帶來滿滿的歡笑與溫暖。

從加古里子的創作中,我們發現一位致力於兒童文學的創作者,他的創作不僅僅是個人內在的抒發與一個創造的歷程,甚至是可能透過文字創作,投入未來社會或是理想社會的改造工程!

我想,這正是作品即使穿越時空,仍能深刻撼動人心的關鍵因素。


也歡迎Matters朋友們一同留言,分享您兒時喜愛的繪本或書籍哦!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