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換位思考的編輯人練習:從一則捷運公告談起

Photo by Maybritt Devriese on Unsplash

前一陣子,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大人學」的文章,撰文作者用一則台北捷運的公告為例,說明如何運用簡報製作的原則來修改這則公告,作者指出,資訊的整理應該要從「觀眾視角」(而非「講者視角」)出發,運用簡報溝通的「快、狠、準」原則進行資訊的傳達,才讓接收者獲取資訊時一目了然。

作者修改了捷運公告,製成新版本的公告,獲得許多讀者轉分享。考量到智慧財產權,在此無法把原作者製作的公告圖片貼在這裡,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自行點選這個連結來閱讀這篇文章。


我不認識這位作者,但從閱讀文章中學習到相當實用的簡報製作原則,覺得作者很厲害!不過對於同一件事物,從不同專業的視角切入會有一些不同的判斷,無關對錯,但還滿有趣的,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表達我的看法,如果有不足之處,歡迎讀者給予批評和指教。

我是編輯,因此我重視的是原文所欲傳達的內容,在透過修改、改寫或轉譯之後,是否會發生失真或變質等情況。簡單的比對一下「捷運版」公告的中文內容,以及「修改版」調整後的內容:

1.【台北捷運 公告原始版】

為加強防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燒(大於或等於攝氏38度)之民眾本公司將拒絕運送。

2.【簡報製作 公告修改版】

防疫期間,民眾若發燒(體溫超過38度者)請勿搭乘捷運。

兩個版本很明顯的差異,首在文字的長短,「修改版」顯然要比「捷運版」的公告容易閱讀,尤其是捷運版的那個「之民眾本公司」,真的是有點難讀啊。

重點來了!試問:兩種版本的公告在內容的傳達上是否一致?好了,兩則公告都是在告訴搭捷運的旅客,如果體溫超過標準,是不能搭乘捷運的。其中,最重要的傳達內容就是「體溫是否達到發燒標準」。

聰明的讀者只要細心閱讀兩則公告就會發現,兩者在發燒的定義上並不相同:

第1則台北捷運版公告,對於發燒的定義是「體溫大於或等於攝氏38度」;

第2則修改版公告,對於發燒的定義則是「體溫超過38度」,它排除了體溫等於38度的人。

換言之,捷運公司的規定是,體溫高於38度的人不能搭乘捷運,而體溫等於38度的人也是不能搭乘的,但是修改版在為達到簡化資訊的目的下,卻遺漏掉重要的傳達內容,甚為可惜。此外,兩者在宣導的語氣上也有所不同。由此可知,一則公告不光光只是把資訊進行整理簡化而已,倘若為求簡潔易懂卻使資訊失真,就有點令人惋惜了。


Photo by JC Gellidon on Unsplash

我想許多人會跟我一樣好奇,捷運的公告為何要對體溫超過規定的民眾,用「拒絕運送」的詞彙來說明呢?把人當貨物來「運送」不是很不親民嗎?經過我上網一查(編輯最愛查了XD),哦~原來我國的大眾運輸工具(例如高鐵、台鐵、捷運、公車等),在旅客運送的章程或契約中,全都是使用「運送」這個詞彙。

換句話說,台北捷運今天公布這項規定,是有法源依據的,也因此,它是具有強制力拒絕載客的。換個角度想,如果你今天走到捷運站準備搭車前往公司,一量體溫,叮咚!攝氏38度。捷運站工作人員跟你說:抱歉,您無法進入捷運站,你鐵定會氣炸了,對吧!

那麼,為了避免乘客的抱怨與不必要的衝突,台北捷運的公告除了應該考量簡報原則、適度精簡文字,還可以放上什麼重要的資訊?我的看法是,可以在下方放上法規來源的QRcode供旅客查詢,或是放上英文版本的詳細說明,甚至放上捷運申訴電話或1999專線,讓本國或旅客隨時都找得到人瞭解情況,那麼這則公告就更臻完善了!


捷運站公告被修改的例子,令我想到出社會後的第一個編輯工作,當時合作的作者經常是大學教授。偶爾我會看見身旁的編輯鐵青著臉講電話,掛上電話時滿臉是眼淚、鼻涕縱橫的(好啦其實沒有那麼誇張),跟我哭訴剛剛被作者痛罵的事,編輯說:

「作者剛剛說,我亂改他的稿子,說他不出書了,要拿去給別家出……」

我也曾聽過作者因為被編輯改稿,生氣到不願意掛的說:「那就掛編輯的名字啊,反正編輯那麼愛改,就讓他自己寫就好了啊……」

誰沒有做過錯事,我也會改作者的稿子,但很慶幸的,至今合作過的作者人都非常好,至今還沒有被作者飆罵或遭投訴的經驗。不過我曾深刻體會被編輯改稿的沮喪心情,因此返回編輯台改稿時,就格外謹慎小心了。


記得那段時間,我受編輯委託埋首與另一位作者合寫一本專書,內容是透過採訪眾多人物而記錄成書。沒想到我努力寫完的稿子交給編輯後,對方為了「符合字數與版面規範」,將我構思良久的用字遣詞刪掉了一半!!

那時我跟我的好朋友T(同是文字工作者)說:「你知道嗎?我認真的寫一篇文章所要花費的心血、準備的工夫,真的非常人可以想像,而編輯為了字數和版面的限制,竟然只用十秒鐘刪了我一個句子,他卻不知道,我為了寫那一段花了一小時……」我氣到語無倫次的說。

只見T抿著嘴笑,什麼也沒說。但我似乎彷彿感覺她的意思是:「怎麼樣,你這個常改人稿的編輯終於有現世報了吼,嘿嘿嘿……」

雖然後來這個寫作案子還是順利完成了,但這個親身被改稿的經驗卻深深影響著我,日後在閱讀文章、修改文字、對待作者繪者以及其創作時,會比過去要更加的謹慎與尊敬對方。


編輯不是作者,編輯不是記者,很多時候光看著文字,缺乏身歷其境,是無法深刻進入寫作者或寫作對象的世界中。這時我們就要謙卑,要退一步想:為什麼可以寫的那麼多,他偏偏會選擇寫這個?為什麼他會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寫?是否文字中有弦外之音?是否……或許經過一番自我提問之後,再重新看待作者的文字,說不定就會有一番新的感觸。

編輯不能只為了語句順而隨意刪字,或是因為字數符合版面的設定較好看等原因,大力揮舞著紅筆,要謹慎,要尊重,要思考,否則就會淪為殘忍的刀俎,把珍貴的寶物捨棄了還不自知

正如小說 丈量世界 中的一句話:「一個人如果不能持續確認自己的位置,將寸步難行。」編輯的工作對象不是文字,而是人。編輯本身若能以不畫地自限的態度,試著去了解合作的作者、文字工作者、插畫家、美術設計……,不吝請教每一行專業的眉眉角角,相信重新回到編輯台時,一切會更加豁然開朗。

最後最後,我想引日劇《重版出來》裡的一段話,與編輯與文字工作者們共勉:

我們編輯的工資是誰給的?是讀者。為了讓讀者感到喜悅,就要將作品的質量提高到極致,你如果連這個都不做的話,你是為了什麼站在這兒的?

~出自《重版出來》副主編五百旗頭。


(啊,這篇真的寫得太多字了...............)

編輯的第一步:整稿這件事,萬事起頭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