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意外找到大一時寫的作文

發布於
蜷在書架前找書。看到一本很少翻閱的老書,抽出來一翻,竟意外掉出幾張稿紙……仔細一瞧,竟是大一時上「大學國文選」時自己寫的一篇作文!文末的紅筆題字,是當時國文選授課教師張曼娟老師的評語,真令人懷念!

老實說,我真沒想到這份「歷史文物」竟然會如此意外的「重見天日」,太令我感到驚喜與意外了。(外加害羞,老天!我以前的字怎麼寫得這樣醜!幸好我現在字體有進步了...)

當時老師給的作文題目是:「我對幸福的想像」。我一邊看自己的文章,一邊拍大腿哈哈大笑,大一時期的我可真是天真又浪漫啊!文章中寫的是每天上學時,我都會行經一片竹子林,於是嚮往著自己未來也能過著恬靜自得、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然而事實上,當時的我每天都在想著下一堂課是如此的枯燥,到底該不該翹課去呢?(哈哈)


我細讀著19歲時的自己,她用笨拙的筆法寫著:


太喧譁的城市不適合我。隱密的竹子林能給我一種平實而熟悉的感覺。
當天氣不陰不雨時,挽起袖子,將種下的白菜拔起,和剛採著的竹筍一同煮成一鍋竹筍蔬菜湯吧!如果下雨了,就讓思緒伴著雨打竹聲飄盪四方。或是在夜裡點上昏黃的小燈,打開窗戶,和一輪明月作伴,那又何妨?誰說孤獨就一定會寂寞?……
當然,最歡喜的就是呼朋引伴地招來三兩好友,一同喫茶、談心,不論閒話,不論是非,彼此含笑點頭,也能透知對方心意。聊到高興時,有人想縱情高歌,即使曲調走音,歌詞使用大易輸入法,仍然博得同情的掌聲。……
在竹子林裡,沒有利害衝突,沒有猜忌心疑,沒有政治鬥爭,更沒有暴力恐懼,這是我心中的幸福田地,心目中的桃花源。


微笑著讀完這篇文章,也看到文末的紅筆題字,那是當時國文選授課教師張曼娟老師的評語,當時曼娟老師的課可是熱門又搶手,我竟然受到幸運之手的眷顧,一選就中,令人懷念!


「我對幸福的想像」這題目,認真一想,其實至今的我一直都沒變,每當遇到太複雜的人事鬥爭,就會快閃了(掩嘴笑~)。現在的我,又會如何書寫這個題目?


即使編輯過「商業理財類」書籍的我,還是很難只用充足的物質與財富、或是「邁向財務自由之路」的觀點來定義所謂的「幸福生活」;充其量,那只能叫做「安穩生活」。

渴望自己老年時無病無痛、心想事成?那又彷彿是一種太過幼稚的童話式幻想,太過「正向」的思考好像也不太適合我。

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說的好像滿有道理的。他說:

一個人應該能獲得幸福,唯一的條件是,他的熱情與興味是向外、而非向內發展。

羅素此言提醒我們,人要避免自我中心,因為當所有的欲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漸漸地對於外界便失去了真正的興趣;而把自己幽閉在自己的欲望之中,是一所最可怕的監獄。

我很同意羅素的想法,希望自己老了以後,眼裡不要只有自己,成為一個討厭的老人。


我對幸福的想像,或許再加上韋政通先生的一本著作名稱吧!那本著作的書名為:

「人是可以這樣活的」!


怎麼活?那就是,即使生活中面對著匱乏、困頓或自我矛盾,但是仍然具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活出意義來。不論成功、失敗、艱難、順心,不論時勢下自己能做個英雄或是異端,就是接受它、品嘗它、承擔它,並藉此鍛鍊自己的心智。

這話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不容易,但韋政通先生可是真的做到了!「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真有這樣的活法,感覺起來也就不那麼難了。

因為不管人在哪裡,竹子林原來就在我們的心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5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