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前輩對我說:你不知道很多編輯都不讀書嗎?

編輯,不讀書?這怎麼可能呢?
人們缺乏的是喜悅,一種超脫的清醒,可以點燃生命的熱情。 ――――Hermann Hesse。圖片出自:繪本《嘟伊達》

從事編輯工作十多年,深深記得當自己還是一枚出版新鮮人時,一位前輩對我說的話:「你不知道很多編輯是不讀書的嗎?

現在回憶起前輩所言,說話背景已經記不得了,但我猜想應該是警惕加上鼓勵後進的用意,不過當時聽到「編輯」與「不讀書」這兩個關鍵字擺在一起,套用現今的流行用語,還真是「嚇到吃手手」。


那時的我在一間編輯部樓下就是自營書局的出版社工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天除了閱讀手上必須處理的龐大書稿,最幸福的事就是中午十二點半吃飽飯,就開始在儼然如圖書館般的大書店四處探索。剛開始四處遊蕩,隨喜毫無揀擇的看,後來覺得這樣太雜亂沒章法,還給自己設定每週探索計畫:週一暢銷榜區、週二文學歷史、週三社會科學、週四自由彈性、週五藝術美學……

回想那段時光啊,每天就像乘著太空船在小宇宙中探險一樣。 當時心裡總想:「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康的事啊!當編輯可以看這麼多書,還有人每個月固定給薪水,太幸福了啊……」

編輯,不讀書,怎麼可能?


很多事情還真是 「後來才知道 」,作編輯愈久,愈有百種不讀書的理由,舉凡:一、手上書稿已經看不完了,假日都在趕稿子,哪有時間讀閒書?先趕書去再說吧……;二、既然沒時間讀書,那我來逛個網站、大概看一下書籍資料,嗯,大概就好);哎,閱讀載體那麼多,書只是其中一種,我把時間留給更多更新的閱讀載體,逛臉書看ig,書,淺讀即可,善哉善哉……

總而言之,編輯不讀書,非不願,實為情勢所逼哪!

不過,這幾年跟身邊一些編輯好朋友深交,發現我心目中的厲害編輯都是愛藏書、能挑好書讀、且能沉靜下來讀好書之人。為什麼?或許回到一個最基礎的問題:編輯的角色

什麼是編輯?有太多前輩下過精闢的定義:精準的知識策展者、打磨所有細節的工匠、掌握圖文合奏的指揮家、具有敏銳且細微感受力的調音師、串聯者,串聯起與未來的連結與出版端、文化中介者,處在時代的洪流,具有深刻的空間感與未來感……

我從這些愛書的編輯人身上觀察到的是,以編輯的角色來閱讀一本書,編輯或許是最理解作者的人,有時甚至可以理解的比作者本人還要好。


從工作上而論,編輯像是八爪章魚,為呈現一本書竭盡心力。但一個真正成功的編輯,不僅僅是食字的做書人,更具有真誠與人交往與對話的謙和特質,甚或,他得要有細微的識人與識文能力。他要能夠善用各種方式進入作者的心靈世界,透過文字的琢磨開啟作者的生命視窗;他要能夠珍視作者最原始的美,能「通作者之意 」,運用編輯的邏輯 「開覽者之心 」;但同時,他仍要謹守編輯的分寸,成作者之美……

如何達成上述境界?如果不想藉又一次又一次慘痛的編輯實戰經驗傷人又傷已,依我的看法,好好的閱讀一本書,是最節省金錢成本與時間成本的好方式。

編輯,該讀書。而且不得不讀。


誰說編輯不讀書,只是一個小編輯的閱讀筆記園地。近期將把原本放在MEDIUM的文章移至Matters,當然也會不定期持續更新。

請放心,這裡不會太文青,只會有真心真意寫下來的文字。

最多的是對自己要保持不斷學習的提醒,希望修練、拓展自己許多「看見 」的視野。

正如村上龍在小說《老人恐怖分子》的文字: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

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就像繪本《嘟伊達》哩,那兩個用食指指著、或用手端著下巴的蟲子好奇的問:「嘟伊達?」

註:「嘟伊達?」出自繪本中的書名,道聲出版,是一種蟲子語,意指:「這是什麼?」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