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兩個生命中的意外過客

很久沒整理email信箱了。今天心血來潮,趁著工作空檔,刪了大把的過期工作用信件,頓時空出許多儲存空間。奇妙的是,明明是虛擬的世界,但是當一指按下刪除鍵,心理竟有種莫名的痛快!彷彿也讓出一大塊心理空間似的,一種無形的輕盈感。

刪信的過程中,無意間瞥到了兩個寄件人。這才驚覺,人的記憶是會隨著時間而淡忘,當再次拾撿起散佚的記憶片段,許多往事突然湧上心頭。想起兩位朋友,兩個我生命中意外的過客。


其中一封email的寄件人是deuteronomy,這是一個讓我覺得有點陌生、卻又依稀有點印象的名字。查看許多封信件內容,我才突然想起,那是在PCHOME寫網誌時期認識的網友姊姊。原本我們只是在網路上互相留言、對話,沒想到某天,我意外地收到她寄給我的email,她告訴我她罹癌了,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於是趁著自己還有力氣的時候,給曾在自己生命中出現的重要朋友們寫封信。

何等榮幸!我竟能透過自己的文字,與一個未曾見面的朋友結緣,甚至在對方的生命中留下一些份量,為此我感到赧然又欣喜,卻也為姊姊罹癌的消息感到悲傷。

我和deuteronomy就這樣互通email半年。

某天,她來信說想約我和另一位網友見面,我們連地點都選好了,但是臨到見面前一天,她又來一封信,說這幾天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擔心外出聚餐恐怕會撐不住,只好取消了聚會。只是這一取消,我們就此沒了音訊,再也沒收到隻字片語……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竟然不敢寫信問她是否安好,可能那時心中充滿著沒來由的害怕與心慌,擔心從此只能在夢裡相約……唉!我那時怎麼那麼傻!


又往前翻歷史信件,看見一封是當時正處在低潮的朋友寫來的尋短信。

記得當時收到信的那個晚上,我整夜未能入睡,因為只有對方的EMAIL而沒有其他聯絡方式,只能一股腦地把心理想說的話用文字寫下,那種害怕失去朋友的焦躁與不安,至今我還深深記得。

打開朋友的尋短信,她寫著:「這個世界沒有人能了解我......心裡承受著許許多多的壓力,然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真想得病死掉算了......有時候,真羨慕自殺的人能一走了之......

我膽戰心驚的打開自己給她的回信。一開頭就連續用了幾個驚嘆號,徹頭徹尾地把她罵了一頓:「去你的多愁善感!去你的自以為是!去你的無能為力!去你的過度膨脹的病識感!去你的!去你的!」


嘖嘖嘖,年輕時的自己,情緒猛爆的很啊(現在看得我都流汗了......)

信裡又寫:「你說這個世界沒人能了解你。親愛的朋友,告訴我,你是誰?你要的是什麼?你想望的人生是什麼模樣?如果,如果你連這些都無法回答、無法想像,你又如何期待別人能了解你?

信末最後寫道:「又或者,你也要回敬我一句:去你的多愁善感!去你的自以為是!那也無妨,因為,我的確是這樣多愁善感、自以為是的在意著你,我親愛的。


LIFE GOES ON.

回頭看著自己寫給別人的信,彷彿重新看見當時的自己。當時那個生活很單純、頭腦很簡單,畢業後出社會一切順遂、人生道路不太崎嶇的女孩,到底有什麼資格說那些話?而當時那個直通通的傻妞,轉眼間,如今也成為兩個小孩的媽了。

雖說現在的生活還是滿單純、頭腦還是一樣簡單,但因為社會的歷練(摧殘)而顯得世故精明許多(露出發光的金牙套~),但還是期許自己對人予以絕對真誠。只期盼能照著自己想要的生活與工作方式活著,懷抱著對家人的愛與責任,希望為兼顧興趣與維生而工作、為增進知識與創造知識而工作......。這,就是現在的我。

如今的我,又會如何回覆當初朋友的那封尋短信呢?我想,我不會再像當時那樣猛爆了,我應該會這樣寫:

雖然生活不會因此完美(也不知道要完美幹嘛)

雖然未來仍舊充滿未知(也不知道要知道未來幹嘛)

最終的未來,就是回歸塵土、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


能做的就是把自己顧好,務實的過好每一天(必要時寧可切斷一切羈絆)

不再執著於讓別人感受你所感受的

而是珍惜你所感受的、你所擁有的


雖然眼前這條路很彎曲,但正因為彎曲

讓我們能夠暫時停駐下來

因為一首歌而找到溫暖、因為一部電影找到悸動

在人我互動裡保守自己、在茫茫人海裡遇見知己


這,就是一種,穩穩的幸福。


到Spotify聆聽 → 點此

或聆聽Youtube的影片檔

註:本文圖片為小女用色鉛筆隨手畫的小圖,我好喜歡。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徵文:接觸自己,與情緒對話 | 第二場線上「自由課」預告:轉化創傷的入門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